《病主法》上路后,好还能更好

《病人自主权利法》(下称病主法)是亚洲首部保障病人医疗自主权的法律,经过3年预备期,自108年1月6日正式上路。

《病主法》首次将“医病共享决策权”明文规范,让病人对病情及医疗照护选项有知情、选择、决定权。另外更明定“拒绝医疗权”,在5种法定临床条件下(末期病人、不可逆转之昏迷、永久植物人、极重度失智、政府机关公告重症),病人可借由“预立医疗决定”(AD),拒绝违反意愿的生命延长治疗,改施以缓和医疗,以达善终。

笔者关心《病主法》,并曾投书〈人生期末考,准备好了吗?〉、〈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等文,鼓励各年龄民众都应为自己预做安排。然至今年8月13日签署“预立医疗决定”人次仅6092人,由低签署人数可见《病主法》仍有问题待解。 Read more

走向未宣布戒严的戒严 终是徒劳

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等百位亚洲专家,联名以“中国不是敌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为题于华盛顿邮报发表公开信,警告美国当前“敌视性”的中国政策有损自身与全球利益。就连掀起中美贸易战的当事国美国,国内都存在认为不应“敌视”大陆的声浪,不知这记警钟,是否敲醒了蔡政府?

自年初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习五条”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后,蔡政府最近趁著“香港反送中”之势,以建立“民主防护网”之名,限缩宪法保障的人民权利。

蔡政府强势推动所谓“国安五法”的修正,修了《国家安全法》、《刑法》、《国家机密保护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还不够,自诩“民主的守护者”的民进党团又拟具《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另一修正草案,要在下个会期通过“中共代理人”规范,彻底将不合于民进党台独主张的言论赶尽杀绝。 Read more

拒领没有国旗的身分证

据报,内政部宣布新版身分证预计于明年10月发行,其中除电子化后的隐私问题外,最具争议的不外乎就是身分证上“去国旗之争”。

5月16日内政部长徐国勇于受访时表示,多数人民都赞成保留国旗,他自己也是赞成,然最后的决定权仍在苏贞昌院长手上。但回顾2个月前,徐部长方才提出拟取消身分证上国旗的想法,造成舆论譁然。他当时曾言:“过去两蒋时代的身分证都没有国旗,大部分国家的身分证也没有国旗,不希望国旗问题变成政治议题。”不到2个月,徐部长翻脸如翻书,在得知民调后才态度大转弯,可见当初无疑是无端挑起争议,徒增内部对立。 Read more

摆荡在喜悦与绝望之间的早期疗育

奇奇是5岁的男孩,记得他第一次开口喊“妈妈”,已经4岁了。他被医生判定有肢体动作及语言表达上的发展迟缓,须在6岁前把握黄金期接受早期疗育。尔后在社工师协助下,奇奇虽按时进行医院的物理、语言治疗,但健保补助的早疗次数有限,妈妈深怕早疗未达预期,故还会带着奇奇四处请托,争取任何能接受治疗的机会。

到奇奇该上幼儿园的年纪,却都没有幼儿园有能力接收。最后经几番周折,奇奇才排入有早疗人力的托儿机构。不料,该机构却又因老师不足,停止早疗服务,奇奇又必须重新等待入学……

虽妈妈对付出无怨无悔,然庞大的经济压力也早已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早疗的路,到底要不要坚持下去?此般痛苦日复一日煎熬著妈妈及无数相同困境的家庭。 Read more

新生与衰老 生死问题的政策建言

“新生与衰老”为人生马拉松的两端,我们在“生与死之间”拼了命奔跑、成长。然如今台湾的人口结构呈现“高龄化与少子化”的极端,依内政部统计,自2018年3月起就已进入“高龄社会”,即人口有14%为老年人。但新生儿人口却近乎每年递减,据统计2018年的新生儿仅有18万,与25年前近33万相比,人数减少近半,成为一大隐忧,因此政府的当务之急应是要妥善解决“新生与衰老”的问题。 Read more

精进民主选举,盼国民党党内初选采“负数票”做起

为准备赢得2020年总统、立委大选,国民党内近日最受瞩目之议题,莫过决定党内初选机制。吴敦义党主席、朱立伦等分别提出“党员投票”与“全民调”进行讨论。但无论采上述任一方式,笔者以为国民党应考虑纳入“负数票”制度,不仅较能精确反映候选人支持度,相信初选结果也能更得民心。
Read more

翻转“冷漠”社会,让台湾“温暖”起来

今年学测作文题目为“温暖的心”,有意提醒莘莘学子以温暖的心照亮周遭事物。比起考生们以笔下文字展现善心,笔者更盼众人能真的“起而行”,以温暖的心将奉献社会践行于日常。多数人在独善其身的时代,往往选择冷漠与忽视,因此台湾社会若欲“翻转冷漠”,除仰赖温暖的心,或许更需实践的坚持与毅力。

新的一年,让我们先回顾你我都“不陌生”的点滴…… Read more

人生期末考,准备好了吗?

“……无论你们是擦伤还是流血,只要能出来就好……。”历经普悠玛事件生还后,一位国中少女以〈我在普悠玛上〉为题投书《国语日报》,诉说同伴先行离世、自己第一次知道生死之近,字里行间吐露出一位十六岁少女历经生离死别的不安、恐惧与自责,令笔者不舍。

死亡,真的比我们想像的更近,但多数人却不愿或未曾意识到该如何面对这场“人生期末考”。总以为还年轻,身体仍康健,但世事往往非从人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