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利他就是利己谈“互惠”

报载泰国日前拟调涨签证费用(后暂不调涨),国内民众与旅游业者多认台湾给泰国免签,泰国至今却未给台湾免签,不符互惠原则;政务委员张景森则认为互惠想法“太传统”,免签可带来观光财,“不知道替国家每年多赚一百亿的政策,算什么丧权辱国?”似隐含无须考量互惠的观点。

由积极面,互惠是“你对我好,我对你好”;由消极面,也是“你对我坏,我对你坏”。张委员对互惠的看法某程度上是正确的,互惠在部分情形中确实无益、甚至对人民有害,但是否可以遽认互惠在当代已失去其功能?值得商榷。

Read more

碍,是生命给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近日事务所一位前同事来拜访,分享自己生命因听损女儿而改变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为人父母的勇气,也反思社会的障碍意识是否有进步空间。

莉芳二十年前曾服务于理律法律事务所,长女在一岁时诊断有重度听损,可以想见在听到医师告知当下,为人父母面临的紧张、担忧,甚至在还不清楚听损会有什么样影响时,就必须为女儿的治疗来回奔走。

Read more

陆战队驻AIT 不如恢复台美共同防御条约

在中共机舰频繁绕台后,报载美国派两艘军舰航经台海,且正考虑对台军购常态化,再加上陆战队或进驻AIT,AIT处长梅建华的“台湾有难、美国一定帮”……这对受压力的国人看来是鼓舞,笔者却担心绿营独派会误读。

要保障台湾和平,只有三座标,一是两岸关系的和缓,只要台湾坚持宪法下的“一中各表,九二共识”(或“两岸一家亲”),两岸自然会紧密交流,大陆鹰派也不好找借口寻衅。二是军事力量,只是两岸军事实力失衡愈加明显。三是国际大局,当前美陆在贸易、朝核、国防、国际秩序等层面展开一波波罕见博奕,北美、欧洲、澳洲也要求中共改变“锐实力”等作法。当战略板块位移,对周边国家与台湾,是机会,也有风险。

Read more

两岸制度竞争,台湾能说不吗?

三十一年前,面对陆方“一国两制”的呼吁,蒋经国总统以“一国良制”回应,认为中国应该要统一在“自由、民主、均富”之下。

客观实力如此悬殊,以制度竞争,来缓和陆方追求统一的压力,是台湾最好的安排。不仅可以满足台人“现时不愿统一”的民意,也有最正当的理由,难道大陆同胞,就不应该适用好制度、过好生活吗?

Read more

两韩走近两岸走远?盼“良制一国,新的开始”

两韩文金会,高举“和平,新的开始”;台海却愈趋紧张,二○一五年两岸马习会,我们错过什么?

作为全球仅存两组分裂国家:韩国民众及朝野期盼统一;但台湾民众对统一支持度逐年下滑,统独激化朝野对立。令人困惑:两韩之间,政经制度差距、敌意,难道小于交流三十年的两岸吗?

Read more

冒进台独 是以人民为壑

民调长期低迷的蔡总统接受专访大吐苦水,原来年改、缺电,都是“马政府没有提早准备”,成绩单不是没有,只是还没拿出来。

这样将责任推诿给马政府,说服力如何,民众心中自有一把尺,难以辩驳的是,民进党的所谓“改革”,代价如此巨大,过程如此粗糙,已经违背了蔡总统选前的承诺。

社会记忆犹新,选前蔡总统被问到许多政策的规画,言必称“凝聚共识”,时至今日,民进党的所做所为,有在乎过一丝一毫的“共识”吗? 选前的“沟通”与“谦卑”,只是欺骗选票的手段,这才是伤害蔡政府执政根基的原因。

两岸政策,也是如此。

Read more

当王希哲和马英九谈一国良制

媒体报导,大陆异议人士王希哲作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密使”,拜访马英九前总统,传达“北京希望台湾接受一国良制”的讯息。

说密使,可能性不大。王希哲的立场不等于北京的立场,目前中共把立场踩在“一国两制”而不是“一国良制”,同时,马英九也不是现任的总统,说真的,也没什么政治上的需要,来台湾和马英九谈“一国良制”。

笔者也偶而往来两岸,到大陆的时候,如果对方愿意听,会阐述自己的看法,回台湾,也难免把在大陆的所见所闻分享,王希哲充其量就是这样的一股使命感。但对王希哲认为“一国良制是最适合两岸关系的做法”,笔者深有“所见略同”之感。

Read more

当人民不再信任政党之后

民主政治,离不开政党政治,因为政党是一个理念的“品牌”,让为工作、家庭忙碌的选民,可以有个初步的归纳。

譬如说,在美国,如果支持民主党,大致就是支持高税收、高福利、枪枝管制,共和党则相反;而英国的工党/保守党,则有左派与右派的差别。总之,政党的基本原则确定了,就可以扩散到细部的政策上。

而台湾的政党政治,显然是以统独光谱来分类,对于中国大陆的态度,决定了从上到下几乎所有重要政策。例如对中国大陆友善,就会支持两岸经贸,就会倾向开放、鼓励竞争的经济制度,而主张台湾独立,就不得不依赖美、日的保护,同时对于与中国大陆的一切接触抱持着犹豫与敌意。

自总统民选后二十年来,台湾人民一直是以此分类的,但是日前的一份民调,有超过百分之五十二的民众没有政党倾向,而国民党虽然是支持度最高的政党,也仅有百分之十九点一,略高于民进党的百分之十八点一,而第三大党的时代力量,则是百分之六点二。

是什么原因,让每个政党的支持度都大幅下跌,而让人民不再信任政党,在被问到支持哪个政党时,以留白应答?

笔者以为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每个政党的“跳票纪录”,都是多采多姿、“罄竹难书”。 从国民党来看,马总统的声望低迷,绝大部分也是来自于“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不如人意。事实上,“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只是两岸接触的一种妥协,并不包括各自对外接触(否则就是双重承认了),但国民党把九二共识讲得过度美好,到了执政后,遇到北京打压国际空间,就显得有苦难言,这虽仍可说是一个最务实、对台湾最有利的两岸政策,但却因为“高期待”,反而有了低满意度。

民进党的故事显然是反过来,选前举起“台独”大旗,“我是XXX,我主张台湾独立”,在野时一切逢中必反,鼓励了台独支持者的情绪,结果执政之后,除了耍耍嘴皮以外,能够做得跟以前一模一样,就像陈前总统说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能骗自己也骗别人”。

而民进党除了在两岸政策消风,在劳工、能源议题上,也一再破功,这当然会让支持者失望。

至于第三大党的时代力量,显然是“素人从政”之后,当家才知柴米贵,才感受到厨房的热度。作为公民,可以高举理想的大旗,把标准提高到圣人乃至神人的程度,但是掌握权力之后,就也要接受“圣人标准”乃至于“神人”的检验。黄国昌罢免案的同意票远高过不同意票,受人奚落,即在于此。

但是,一个政党不好,可能是那个政党的问题,每个政党都不好,那就有些有趣的原因了。为什么每个政党宁愿政见跳票,也要在选前高画大饼?是不是他们知道,选民就吃这套,宁愿当选被骂,也不要落选被笑?

还是要回到,民主政治,离不开政党政治。“选人不选党”是一句空话,因为选民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能够记得总统、自己市长的候选人已经不容易,谁能记得所有立委、自己县市所有议员的名字,试问,多少人知道自己的里长是谁?

除了像马英九、柯文哲这种个人魅力破表的少数外,绝大多数的政治人物,都必须归纳在政党的座标之外。

与其对政党不支持、不信任,不如发展一个,好的、诚实的政党可以生存有土壤,一个说谎、毁诺的政党会受到惩罚的环境。

政党政治,在今日此时,仍然是民主的必要元素。

(作者为终身志工)

2018年02月14日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