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星期人物-从成吉思汗开疆辟土谈公司法

漫画◎图文/谭淑珍
漫画◎图文/谭淑珍

 

( 工商时报 谭淑珍 2018-09-02)《公司法》修法后,有各种的解析、解惑,但是,应该少有人是像理律法律事务所长暨执 行合伙人陈长文是从“缅怀”先怀的角度,从历史中找启发。

日前理律事务所与工总合办“公司法修正重点及实务影响研讨会”,顾名思义即知讲的是新《公司法》对实际公司营运的影响,谈的是现在进行式。

然而,陈长文谈的则是过去,他用三段历史谈法遵、谈企业的永续,还有在全球化的时代里,谁也无法置外于全球的演变。

Read more

【报导】法遵与健康

漫画◎图文/谭淑珍

日前理律事务所与工总合办“两岸投资法遵管理论坛”,谈的是“环安”与“全球税务分享”的议题。陈长文可以从他与工总理事长许胜雄两人的闲聊、法遵与个人健康变成是“一回事”。

会前,陈长文与许胜雄两人聊到他们这一辈与父执辈的台湾企业家们,一生都在为事业打拼,最后,许胜雄说了一句:“我们都会做到死…。”

Read more

【报导】新闻侧写-黑暗带来的台湾启示录

(记者陈碧芬)台湾大型律师事务所理律,昨(4)日举办50年来首度大型系列活动,却发生活动场地福华文教会馆意外大停电,研讨会立刻黑暗一片、所有谈话消音,500多位与会人士当场傻眼,饭店人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套句昨天与谈的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的话,企业管理最不简单的是处理“人”的问题,理律旗下却有700位熟识法律的律师一起工作,“不知道彼此是怎么过的?”由于理律50系列研讨会是理律上千名员工共同决定,以邀请社会贤达与谈重大议题,取代流于行式的周年酒会,昨天到场就多达400位律师群,当意外发生大停电时,一时查不出原因的饭店人员心里直嘀咕:千万不要因为这样,被这群律师告到死。 Read more

贷款补助国华买家,合理吗?

日前准备为孙辈购买寿险时,开始注意台湾保险业现况,从而晓得国华人寿是台湾保险史上第1家遭到接管的寿险公司。据报导,政府标售国华至少须赔付1,000亿元,这让笔者感到困惑。

届时赔付的资金来源,扣除金管会可动用的资金(包括寿险安定基金的180余亿元,及保险业者每年提拨约21亿元的款项,外加每年76亿元的金融营业税),仍有资金缺口700多亿元;报导称,将由安定基金向银行联贷借款,凑足资金一次补助给买家,以如此庞大的贷款来补助国华买家的决定是否适法,实值商榷?

保险法对于保险业退场有特别规定,主管机关得依据该保险业财务或业务恶化的状况等情节轻重,决定采行监管、接管、停业清理或命令解散。就国华的案例,金管会采用接管处理(因无法了解其财务或业务恶化的实际状况,本文对此方式妥适性不予论述)。

处理受接管保险业(国华)的保单责任有3种方式:(1)接管人(安定基金)于取得主管机关(金管会)核准后,调高受接管保险业(国华)保险契约的保险费率或降低其保险金额;(2)由安定基金承接国华的保险契约,代为履行国华的保单责任直至责任终了;(3)标售国华保单,由安定基金提供补助给承接国华保单的受让人。

上述3种方式影响的层面各有不同,第1种方式影响的是国华保户的权益,但购买保险仍属商业行为,所生的风险由消费者自行承担,实无可厚非。换句话说,消费者在投保前应透过公开资讯,慎选优质的保险公司,才能维护自身权益。

第2、3种方式,表面上受影响的是安定基金,但实际受到影响的是日后无辜投保大众的权益。为什么呢?安定基金主要收入为寿险业者依法所提拨的款项,若安定基金现有额度不足以支应其所承担的保单责任或所提供的补助,势必要增加财源因应。

目前,寿险业依法令提拨的安定基金是按总保险费收入之1%计收,未来金管会是否会审酌相关情形予以调升,以提高安定基金的履约或还款能力?若此,保险公司经营成本将会增加,保费亦将随之增加。最后承担此苦果者,却是广大的投保大众!

再者,采行第2或第3种方式对于安定基金的影响也有所不同。第2种方式,是由安定基金承担国华的保单责任(国华不再签发新契约),在此模式下,安定基金虽然必须自行或委外处理后续保单相关事务(含理赔及相关保全作业),但却无立即性的资金需求,至少在短期内没有向银行借款的必要(可节省贷款的利息支出);而第3种方式是要标售国华的保单并提供补助款给受让人,因其须立即提供补助,在安定基金累积额度不足以支应时,应如何处理呢?

以国华的案例来看,若安定基金向银行借款金额高达700亿元,是否有逾越法律授权的违法情事?虽然保险法对于补助上限有所规定,且主管机关亦可为安定保险市场或保障保户权益而同意安定基金借款,但如此高额借款是否符合立法的本意?又是否符合人民对于公平正义的期待?

更何况安定基金采行第3种方式后,除国华外,尚有3家寿险业的公司净值为负,截至101年6月30日止,该3家保险业的负值加总已超过410亿元。日后若要比照国华的退场方式,安定基金应支出的补助款可能须再增加数百亿元,将来要如何收拾残局?到底选择哪一种方式才适法且有利于大众,实不可不慎。

【2012/11/21  经济日报/金融前瞻 1011121】

从自己做起 做好事,把事情做好

从我在红十字会这20多年的经验,来谈论“以服务促进和平”提供一些看法。我们从小就被教导“服务他人为快乐之本”,但是又鲜少真正养成这种服务他人的习惯,其实,真的是从自己身边做起,就可以大大改变这个世界,简单的几个动作,就可以让世界更好。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曾说:“这世界若没有爱你的心与你爱的心,那你不过是一粒飘荡的尘埃。”唯有奉献你的爱,否则对于这世界,你的存在仿佛那微不足道的尘埃。纪伯伦还说过:“当你把自己奉献出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给予”,当然,这句话对于有钱或没有钱的人都一样,“奉献”并不是说你拿不拿的出钱来,重要的是你要有那颗服务、奉献的心。

我曾为一本书写序“善,从问心无愧做起”,我认为,若一件事做起来让自己“问心无愧”,更不担心“公诸于世”,那就可当作对自己个人来说,最基本的“善”吧!也许,当每个人先从这微观的、个人的、基本的善做起,那么有一天宏观的、整体的、无远弗届的至善世界,就会有接近实现的时候。我们心中的“和平”是什么?这个定义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而也许我们可以从这几个人身上看见。

第一个是红十字会之父亨利.杜南1828年生于瑞士,是一位议员的儿子,尽管生活环境优渥,但十分关心老弱病残和社会底层的穷苦人,1895年6月,他偶经意大利北方的苏法利诺镇,亲眼目睹尸横遍野的战场上,无数的伤员在不停地呻吟。由于缺少医护人员,大部分伤兵得不到应有的护理,杜南为这种惨象所震惊。他立即到镇上动员和组织居民救护这些伤兵。1862年11月,杜南把这次亲身经历写成《苏法利诺的回忆》一书,书中强烈呼吁人类不要战争。1863年2月,由他发起成立一个伤兵救护国际委员会,即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同年1 0月,欧洲16国的代表在日内瓦举行国际会议,决定在各国成立红十字组织。为表示对杜南和他的祖国的敬意,会议决定以瑞士国旗图案红底白十字相反的颜色与图案—白底红十字作为红十字会的通用标帜。

再者,如史怀哲先生,大半生都投身于热带丛林中,为解救当地土著的身心而努力,爱人助人,令人动容。在蛮荒之地,他领悟出“敬畏生命”的真理,他说:“如果对生命的尊重不能及于其他一切生命,那就是不彻底。”

还有德雷莎修女为加尔各答街头的穷人服务,为麻疯病患服务,及我们的陈树菊女士,在市场靠卖菜为生,将辛苦赚的钱都存起来行善,20年来捐出逾千万元。他们的行为都证明,服务他人无须家财万贯,只要从小、从身边、从家人、从社区做起,多关心别人、肯定别人,就能做好事,把事情做好。

2012-11-12╱工商时报╱第A16版╱国际扶轮3520地区和平论坛

【2012/11/7  工商时报 1011107】

拒甜心部队 提升战力 国防部长 请脱掉国王新衣

两岸经贸松绑跨出一大步!准经济部长尹启铭昨天表示,未来企业赴大陆投资,“不管资金,只管关键技术”。关键技术方面,高科技产业依瓦圣那协定决定能否放行,传统产业另有配套设计。实施11年,以企业净值40%管制两岸经贸投资的时代即将结束。

准总统马英九昨晚在三三会亦表示,两岸经贸的管理,采“原则开放、例外管理”,以资金管制赴大陆投资,对大陆而言,没有效果,对台湾而言,却有伤害,不如从关键技术上考虑,让台湾能够走出去,让企业有更多的空间,就能让企业愿意回台上市,也让台湾有更多的资金可以运用,“只要是对企业有利、对不会伤害台湾的事情,都会开放、松绑”。

尹启铭表示,戒急用忍时代除以净值上限管制企业登陆,另有产业别限制,例如科技类的半导体、面板,服务业的银行、当铺、电信业等类别都禁止赴大陆投资。未来各部会主管的行业别,以及40%上限的取消,都一并检讨。

内定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昨天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两岸经贸开放应循序渐进,要有配套措施。他透露,准总统马英九的想法是,依瓦圣纳协定,改采技术管制企业登陆,全面取消净值40%上限的管制。但如何操作,需由经济部规划。

尹启铭说,任何政策措施不能只是单方,必须像中药要有复方,也就是要有配套设计让负面效应消除。他指出,一般传统产业是否与高科技产业分开,或采同样标准管理,未来会再设计,会拟订务实、可行的配套措施。

“取消资金管制比较合理”,尹启铭指出,必须依据不同产业特性、特质来管理,不能糊里糊涂一刀砍下去,让该管的没管到,不该管的管到寸步难行。

尹启铭强调,松绑不只是为了两岸的产业,从策略层次来说,松绑 40%上限是为了结合跨国企业来作全球布局,两岸经贸措施松绑后,两岸产业在合作,跨国企业也会加入,跨国企业希望透过台湾与大陆合作,以降低投资风险,跨国企业加入对两岸产业再作全球扩展会有很大助益。

【2008/05/01  工商时报 970501】

《工作哲学》拓展有利条件 开创合作空间

英国前首相邱吉尔,在某次公开演讲后,开放听众以递纸条的方式发问,有位反对他的民众在纸条上写了“笨蛋”递给邱吉尔,邱吉尔好整以暇地亮出纸条,并回复那位民众:“真的很抱歉,笨蛋先生,纸条上只有您的署名,并没有问题,我无法回答。”很显然的,邱吉尔“不”认为自己是笨蛋,同时用他的邱式幽默告知台下的听众,谁是笨蛋?
  
毫无疑问的,“不”是理性的陈述,也是立场的展现,国人耳熟能详的“三不原则”、“四不一没有”堪称说“不”的通俗范例,但“不”,只是谈判或协商的过程中,廓清范围的一种方式,是导向双方或多方都可接受的结果前,无可省略的环节,却必须透过技巧性地呈现,才能使结果趋于圆满,否则适得其反,让协商陷于僵局,甚至破局。
  
我们试着想像若邱吉尔当时接到“笨蛋”纸条,愤怒之余,索性再花3个小时陈述自己过去的丰功伟业,来证明自己不是笨蛋,或者干脆把纸条揉成一团,丢回给台下那位反对的民众,回骂对方才是笨蛋,这样的结果,不但模糊了原先演讲的焦点,也制造了更多的冲突。如此一来,后人对这场是不是笨蛋的聚会,会给予什么评价?就不难想像了。
  
在中国历史上也不乏将“不”字思惟透过敏捷的机智,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将相名人,而春秋时的齐相晏子,可算是个中翘楚。《晏子春秋.第一卷内篇谏上第一‧景公所爱马死欲诛圉人晏子谏第二十五》就记载这么一个故事。齐景公的一匹爱马暴毙,景公盛怒之余,下令处死马伕,晏子立刻趋前历数马伕罪状:“公使汝养马而杀之,当死罪一也;又杀公之所最善马,当死罪二也;使公以一马之故而杀人,百姓闻之必怨吾君,诸侯闻之必轻吾国,汝杀公马,使怨积于百姓,兵弱于邻国,汝当死罪三也。”
  
景公闻言,当下释放了马伕,因为晏子一席指桑骂槐之语,正是提醒景公切勿因马杀人,这不只有损仁德声誉,还使百姓积怨,强邻轻国。最难能可贵的是晏子深谙当时“天威难测”的宫廷文化,选择指责马伕的方式向景公进谏,既不使自己陷于危难的境地,也维护了景公的君权与尊严,不致在公堂之上下不了台,最后让景公心甘情愿地收回成命,救了马伕。晏子的“不”字诀,不仅让当代的诸侯大夫、庶民百姓心悦诚服,即便历经二千多年后的我们,也要为之折服。
  
《先说“不”,赢一步!》是吉姆‧坎普继前一本畅销书《从“不”说起!》(Start with No)之后,第二本剖析协商心态与阐述谈判技巧的书。前书意在建立读者说“不”的正确观念,克服对“不”的恐慌心理,导向“不”的正面思考,藉以“诚意”、“正心”;而后书旨在帮助读者遂行“不”的技巧方法,在“不”的思惟里拓展有利条件,开创真正的合作空间,以利于“齐家”、“治国”,即便有朝一日,我们站上了晏子或邱吉尔的高度来面对这个世界,人生挥洒起来,相信依然游刃有余。

【2007/11/11  工商时报 96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