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陈总统 让我们从痛若中寻见真理

   在陈瑞仁检察官公布了国务机要费的起诉书后,看着陈水扁总统的坚不下台的答辩,看着民进党内保扁的声音击溃了反省的声音。我不禁怀疑起,所谓的公理与正 义到底还存不存在?然而,当我思虑及此,心中不由一惊,如果,我有此怀疑,可以想见的,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对台湾当前政局感到挫折沮丧。

  这时,渐渐地有一个声音在我脑中盘旋:这些事情的背后必有道理。反念一想,我突然觉得,也许我们该向陈总统道谢,这不是一个反讽式的修辞,而是衷心的、诚意的感谢。虽然听起来有点荒诞,但就像捷克前总统哈维尔曾说的:“真正的意义只能从荒诞中看到。”

  如果说,挫折与错误,是一个人成长的必经历程,那么我们应该虔敬地感谢陈总统,他几乎尽了最大的可能性,做出一切人性中所可能的、最恶劣的错误示范。这个重要的反面教材,让我们可以从中习得教训。

  若从国家的层次来看待陈总统的错误,虽然他为这块土地的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挫折、愤怒、撕裂。但也让我们看清了原来我们所骄傲的民主,是如此的稚嫩脆弱,原来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加倍努力的地方。

  让犯过的错误 能免疫

   诚如哈维尔所言:“为了了解真理,我们就必须沉降到痛苦的底层。”我们要谢谢陈总统,将台湾沉降到痛苦的底层,这使我们拥有了难得的机会去了解真理,重 新寻找社会的价值立足点、反思台湾的民主发展。如果痛苦可以让我们看清真理,并让我们能从此对陈总统所犯过的错误免疫,不让第二个陈水扁,再在台湾这块土 地上出现!那么这样的痛苦,仍是值得的。

  接着我想以几个“具体的身分”谢谢陈总统。

  首先,我要以中华民国公民的身分,谢谢陈总统。过去六年半,陈总统为了维系权位,极尽可能地操弄族群,不断地裂解台湾人民本应相融相依、祸福与共的情感,让国家因对立而空转。

   然而,正因这种分化撕裂的政治手段运用到了极致,比较今昔,就会发现大多数人民,已然从意识形态架构出来的谎言中觉醒。本省外省的切割分化渐被痛恶,中 共同路人的大帽子也不再有效。统独的意识形态之争渐渐退位,于是公共政策、操守廉洁开始成为检验政治人物最重要的指标。

  其次,我要以曾经走上凯达格兰大道的反贪公民身分,谢谢陈总统。“幸亏”陈总统让人民愤怒到了极限,举国同忾的氛围中,长期被蓝绿政党绑架而对立的人民,竟意外地找到了反贪腐这个最大公约数,百万红潮因之掀涌。

  或有人会不说:“那又如何,陈总统不是仍然绑架民进党,不动如山地厚颜恋栈?”

  红潮 烧出了政客原形

   是的,看起来陈总统暂不会倒下,但红潮怒火最大的意义,是在烧出政客原形,让人民有机会对集体堕落的政客们,进行“一次性淘汰”。不要以为红潮退去,政 客即能无事,北高市长选举、下一届的立委选举,乃至于二○○八年的总统选举,愤怒将会化为选票对政客进行制裁。民进党在人民的选票制裁中若能觉醒,那是好 事,台湾仍需要足与国民党互为牵衡的政党;但若仍不觉醒,那也不是坏事,让我们趁早淘汰一个堕落的政党与集结其中的政客,将力量用来支持其他可以牵衡国民 党的新兴政党。而这样的选票制裁,也同样可以警示国民党与贪腐妥协合流的下场。

  第三,我想代替全国的家长老师,谢谢陈总统。很多人感 叹,陈总统的失范让他们很难教育子女学生。但我反觉得透过陈总统的负例,师长们更该笃定地告诉学子:“名利可求,但不能失德。”这绝非一厢情愿,事实上, 从绝大多数唾弃总统失范的民调中,可以清楚看到,操守品德仍是社会坚定支持的价值。

  我一直认为,人生在世最大的奖赏就是行正坐稳,因为不论贫富,一辈子都可俯仰无愧!相对的,人生最大的惩罚,就是成为贪佞邪枉的恶徒,他身上的恶,除非改悔,就将是终生的诅咒。

   就算对以上观点存疑,必须眼见“善恶有报”,才愿意相信德先于利的道理。那么,不妨细想,陈总统的恶行真的没有“恶报”吗?陈瑞仁检察官,不就透过其起 诉书,拆穿了陈总统的谎言吗?而即便今天陈总统仗着刑事豁免权,司法尚难对之诉究,但他总有卸任之时,法律制裁,已在不远处等着他。

  第四,我想以法律人的身分,谢谢陈总统。这些年来,法律人全体受到社会日渐强大的责难。“法律人,为什么不争气?”这个庞大的问号开始浮现在我心头。

  而造成法律人不争气的最关键的原因则是:乡愿。而反过来说,若想重建社会大众对法律人的信心,法律人刻不容缓要做的就是:不再乡愿。

  法律人 走出乡愿文化

  二○○六年十一月三日,陈瑞仁检察官公布了国务机要费案的起诉书,其不畏威权的执著,一举扭转检察机关在人民心中濒临破产的公信力。这是法律人走出乡愿文化的至关紧要的一步。

   很巧的,也同样是二○○六年十一月三日,大法官在没有不同意见书的情形下,以不可思议的人权低标,作出剥夺中华民国公民服公职之权,侵伤人权的“释字第 六一八号”解释。我得知后,即于十一月九日发表“冷漠麻木的大法官解释”一文,以一一点名方式,批评翁岳生院长在内,作出该释宪文的十一位大法官。草稿撰 妥后,我的学生问我:“是否不要点名批评比较好?”

  我知道学生是为我好,不希望我得罪人,更何况这些人当中有许多是我的尊敬的学者与 好友故旧。但就是因为每个法律人都不想得罪人,同道相护的结果,才使得法律人表现令人不忍卒睹!因此对是该解释,我若不点出名字,当事人隐在“大法官”这 个集体名词的背后,谁会去联想大法官指的是谁?历史也不会留下纪录。他们就会失去自我鞭策的动力,只有透过点名的方式,赋加他们被舆论检验纪录的压力,这 样他们才会真心在意他们作出的解释文。

  或许有人会说,批评别人容易,难道你陈长文就不会犯错?不是的,我当然会犯错,但一则,身为大 法官的法律人,本该有心理准备与雅量,去接受公舆的检验与批判!二则,换个方向来看,身为律师的我,如果有人针对我执业表现不对之处有所批评,闻过则喜, 闻过则谢,我会给自己一个欣然接受的期许!

  而所谓的不乡愿,也可扩大为对其他社会菁英的特别期待:请不要再以“政治中立”作为逃避公 民责任的懦弱借口,对一个失范总统,愈是拥有社会地位与力量的人,愈有责任对其作出“道德拒绝”的价值选择。在关键时刻,林浊水与李文忠二位民进党的菁 英,以辞去立委的方式,勇敢地表达出他们对陈总统的道德拒绝,令人敬佩!比方说民进党内的相对的吕秀莲、苏贞昌、谢长廷,为何仍未展现勇气,说人民听的懂 的话,与陈总统切割你们何时能够展现如林浊水、李文忠一般的道德勇气,作出负责任的历史表态呢?党外民主精神象征的林义雄先生,我们也在等待着你的历史表 态!

  社会菁英 请别再冷漠

  仍在冷漠旁观的社会菁英们,你们在等什么呢?当我们看到凯达格兰大道上以行动发出反贪 怒吼的民众,这些来自四方的升斗平民,在不景气的经济冲击下,本应忙于养家餬口,他们才是最有借口冷漠的一群。但他们却没有假装事不关己,也没有惺惺假假 的用政治中立作为借口,他们上街头吹风淋雨,喊哑了喉咙,他们凭著良心,用行动对贪腐总统作出了立场表态,作出了道德拒绝。我要问问,还在忸怩作态的企业 领袖、党国大老、学界耆宿、社会贤达们,不愁温饱的诸位,还要机关算尽到什么程度呢?还能继续漠视执政者的滥权腐败吗?要知道,陈总统恋栈不去的最大资 本,就是这些社会菁英的冷漠旁观。

  我知道,这些不乡愿与道德拒绝的吁求,对讲求以和为贵的中国人来说,犹显困难。人伦关系的考量,常 常妨碍了我们对公理是非的坚持,于是官官相护、同道相护、戚亲相护以及政党内的同志相护(如民进党在总统涉及国务机费弊案的表现)。一旦这些因循护短成为 常态,贪渎不法的政客恶徒,就可以更加的放肆跋扈。陈总统今日荒谬不堪之表现,不就是众人乡愿纵容的结果?

  最后,我以泰戈尔的话作 结:“最好的东西不是独来的,它伴了所有的东西同来。”藏在挫折里的“反省”,是一个国家进步成长最好最美的礼物,但这个礼物唯一的缺点就是,他不是独来 的,他总是和痛苦失败结伴而来。当我们看见陈总统所带来的痛苦,千万别忘了,那也带来了反省,让我们深刻反省的最好实例!

  (本文作者陈长文为理律事务所执行长)

    【2006-11-14 民生报焦点评论 951114 】

【书与人生】 兴、观、群、怨

这一周我要谈的是台湾作家陈鱼所著的短篇小说集《解决》。

我常在想,台湾的法律人还读不读小说呢?有没有时间读小说呢?一本令人动容的小说,每每掩卷之余,内心波动久久不能自已,那是一种洞悉生命真谛的瞬间感动,帮助读者在那当下,认真反刍自己的人生,同时激发人类情感中,对周遭万物悲悯的胸怀。于是我会有个天真的想法,当一位律师要为被告出庭辩护前读了狄更斯的“双城记”、当一位检察官要撰写起诉书前读了雨果的“悲惨世界”、当一位法官要宣判前读了江元庆的“司法无边”、当一位法律人出身的行政院长甚至总统,要对一项重大政策下达决策之前读了圣修伯里的“小王子”,那么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肯定不会让“向上提升”这四个字在如今沦为嘲谑式的反讽,而是愈来愈进步了吧!至少在我熟悉的“法治”范畴之内应如是吧!

《解决》是以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市井小民为主题的短篇小说集,其中娓娓道尽一个个背负沈重经济压力的小市民,图求温饱的心路历程,但是社会所能提供给他们的生存环境,往往是苛刻和险恶的,以至如故事中,待业的老李最后死于车祸、在军中出类拔萃的阿勉退伍终究沦为抢匪、乏人闻问的游民在选前成为市长竞选连任的造势工具,凡此种种,不正是现存社会阴暗角落的缩影,却被为政者刻意漠视的?

陈鱼在自序中尝言:“不论是痛苦、快乐、悲伤、喜悦、无奈、挣扎、希望或者失望,都渴望透过小说的方式,呈现台湾当前如我之市井小民一种真实的人生写照。”只是这种追求基本幸福的微小权利,对许多处于弱势的族群而言,却如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

于是,当一个社会的结构,在上有一位辩才无碍却遭起诉的律师总统、一位穿金戴银仍见钱眼开的总统夫人、一位充满铜臭并眼高于顶的总统女婿、一座门禁森严的官邸前络绎于途的达官显贵,对照社会底层的受虐孩童、卡债学生、单亲妈妈、失业父亲、高捷外劳、大陆新娘以及一条条因走投无路而烧炭、割腕、跳楼、投海以至绝命的怨灵亡魂,我希望有更多优秀的作家,继续透过全观或微观的写作视野,以生花灿笔,如实写尽这些悲愁怨苦,让还活在这个世上,并且内心仍保有基本良知的人们,得以“兴”、可以“观”、藉以“群”、也宣泄了“怨”,即便“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事件依旧在我们生活周遭层出不穷,我仍深信人的本善将透过文学的洗涤,一点一滴汇聚成庞大的正面力量,使人们充满慈悲,持续抑制邪恶的气焰,并对未来的人生,充满憧憬与希望。(陈长文)

【2006-11-14 民生报  951114】

谈强制爱滋病患迁离社区的法院判决 -走出歧视弱势团体的社会循环

报载收容爱滋病患和爱滋宝宝的“台湾关爱之家协会”,经再兴社区自治管理委员会以违反住户规约:住户不得在社区内从事收容或安置传染病业务规定为由提起诉讼。台北地方法院十一日判决,台湾关爱之家协会必须迁离现址。
要评论这个事件,必须先建立一个概念:社会问题是一个环环相扣的循环。换言之,看似独立的个别事件,其实牵连诸广,很难从单一面向即可清楚理解事件的所由与所解。爱滋病患和爱滋宝宝被社区居民排斥,其牵涉的问题层面不只包括法律,还包括政府政策、资源配置与社会观念。
从法院判决观察-判决结果与法牴触,承审法官竟看不到自己的严重歧视。
首先,法院的判决甚有问题,社区规约的法源乃《公寓大厦管理条例》(以下简称公寓条例),惟依《后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条例》(以下简称爱滋条例)第六条之一第一项规定:“感染人类免疫缺乏病毒者之人格与合法权益应受尊重及保障,不得予以歧视,拒绝其就学、就医、就业或予其他不公平之待遇。”限制拒绝其住居之权,已明显违反该条规定。在法律的适用优先性上,爱滋条例属特别法,一旦两条例有牴触情形,亦应优先适用爱滋条例。
复依我国宪法第七条平等权、第十条居住迁徙自由等规定,对于公寓条例之解释允应不违宪法并与为爱滋条例相调和,若无法为合宪解释,则其规定亦因牴触宪法而无效。或有疑问,社区不能禁止爱滋病患移入,那也不能限制感染SARS或伊波拉病毒患者的住居权囉?这一问,刚好问中本案的重点。依传染病防制法第十二条规定,对于该法所定传染病人,“非因公共防治要求,不得拒绝其就学、就业或予其他不公平之待遇。”换言之,出于公共防治要求,对特定传染病患,即有限制住居可能。
而爱滋条例中,其对爱滋病患之权利限制,仅于第六之一条第二项规定:“中央卫生主管机关对感染人类免疫缺乏病毒者所从事之工作,为避免其传染于人,得予必要之限制。”显示,爱滋病基于传染途径的相对可控性,其权利保障程度要高于其他传染病患者。
若深入一步做法条分析,有权“限制”爱滋病患权利者限于中央卫生主管机关,而且仅能对“从事之工作”为限制,无论如何,社区管委会都没有资格与权利限制、歧视爱滋病患的住居权利。
总之,笔者很遗憾,地方法院承审法官竟看不到自己判决里的严重歧视。
在批判别人之前,要先有“假设的同情”
实际上,特定弱势团体受到社区民众的排挤,并非个案。2003年有“台湾启智技艺训练中心”进驻桃园县中坜市某社区被阻事件;2004年“北县康复之友协会”在新庄市设立精神复健机构遭民众持续抗议事件,以及发生于不久前,台中向阳之家受虐儿遭社区居民排挤事件等等。
这些频繁的抗争,对弱势团体进入自身生活圈的反抗,在在显示,类似问题不只是单纯的法律问题,也包括了社会价值观以及政府角色扮演等面向的问题。甚至可以这么说,要单纯从实证法律中进行分析,反而是最简单的,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得到居民不该排拒、也没有权力排拒特定弱势团体以合法管理进驻社区的结论。然而,这个法律结论作出来之后,就会解决类似的社会问题吗?若作如此想,似乎就显得天真了一些。这是我们为什么必须进一步从社会观念与政府角色的角度深入思考的缘故。
首先,身为多重障碍儿,或正确地说“多重挑战儿”的家长,如果你要问对类似弱势团体遭到歧视的感受,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我很痛心,我觉得这些居民缺乏为他人处心设想的能力。
然而,要厘清问题发生的究竟,单从这样感性、单一角度出发是不够的。英国哲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曾说:“在我们批判别人之前,先要有一种‘假设的同情’。”罗素这句话,可提供我们讨论爱滋病患遭排挤问题一个很好的参考。
从居民角度设想-他们在担心什么?他们担心的问题是否会发生?
换言之,不管感性的倾向如何,我们都必须试着站在社区居民的角度,去想三个问题:
一、他们在担心什么?
二、他们担心的问题是否会发生?
三、即使他们担心的问题存在,是否就构成社区拒绝弱势团体进驻社区的理由?
第一个问题,他们在担心什么?很明显地,他们担心既有的生活品质受到影响,既有的生活秩序受到威胁。因为爱滋宝宝也好、受虐儿也好,其他的身心挑战者也罢,社区居民不了解这些孩子、病患或身心挑战者,并将这些弱势团体加上了一个“与己不同”的标签,透过这个标签的赋加,社区居民也同时为自己创造了不确定的恐惧感,他们担心这些弱势团体会作出什么不可预期的事情,威胁他们既有的生活。由于社区居民自己先有抽象的担心,再扩大他们的想像,然后转化成为一个具体的担心:例如房价会因此下跌。
第二个问题,他们担心的问题会不会发生呢?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因为存在着对象的变量,受虐儿、智能挑战者或精神挑战者,不同的对象,相应的不确定性是不同的。就爱滋病患居住权的问题,我并不会轻率地断言社区居民的忧心是无理的,而必须依对象来看,且透过一定的方式,包括建立了解,或依对象由政府或专业团体提供特别的服务。要完全消除社区居民的疑虑,确实有相对困难,因此,这些弱势团体所面临的排拒障碍,往往相对较高。
第三个问题是,即使他们担心的问题存在,是否就构成社区拒绝弱势团体进驻社区的理由?答案明显是否定的。现代国家,人权的平等保障是首要价值,特别是不容以“身分”作为区别的歧视,社区居民以进驻社区者是“受虐儿”、“爱滋儿”、“身心挑战者”为“身分区别”,作为排拒特定弱势团体的理由,是明显抵触现代国家的人权价值的,自然不可能被接受。
从政府角色建言-缩减国防经费,增加辅导人力、补贴社区民众。
然而,回答完这三个问题后,受到“不确定”影响的居民,如果站在他们的立场去思考,他们可能会提出底下几个质疑:为什么要由我来承受这样的“不确定”(当然,前提是不确定的影响的确存在)?甚至,为什么不由政府建立一个独立的社区,来容纳这些特定的弱势团体呢?
我们先来看第二个质疑,为什么不由政府建立一个独立的社区,来容纳这些特定的弱势团体呢?则因牴触了弱势团体的重要目标-社会化,而显得不可能。除了重度或有暴力倾向的精神挑战者,可能需要特别的安置外,包括受虐儿、爱滋儿、智能挑战者或轻度的精神挑战者,在照护他们的过程中,训练他们社会化、融入人群,是照护的重要方法,也是目标。换言之,隔离集中的作法,将损及这些群体参与正常社群生活的权益。
接着让我们来看第一个质疑,笔者认为,这个质疑,并非全无道理。如果不确定所造成的影响确然存在,社会集体对于弱势团体的照护责任,理论上似应由社会全体共同承担,只要求特定社区居民来完全承担,似不公平。就这一点而言,政府应承担更多的责任,亦即有义务透过一定的政策辅导,来减轻特定社区居民的忧虑。例如,增加辅导人力,或补贴社区因为接纳特定弱势团体所增加的额外修缮、维护或管理的支出。但这部分,要做到什么程度,则涉及政府财力的问题,而这也是为什么笔者屡屡公开主张,缩减每年数千亿国防经费的原因。
最后,法律只是解决类似问题最“低阶”的方法,但若人民没有建立成熟的价值观,能够尊重弱势团体参与正常社会生活的权利,那么,即便法律可以强制社区居民接纳弱势团体,弱势团体与社区居民间的冲突,仍将会以不同的形式持续存在。
“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礼运大同的世界,何时能够实现?法律合理规范、政府积极协助以及人民尊重体谅。三者皆备,大同可达。
【2006/10/13  民生报 951013】

看到幸福与希望

最近,看了五部国家地理频道所拍摄的纪录片,内容都是各种令人惴惴不安的灾难:互相残杀的战争、以平民为攻击对象的恐怖活动、现代科技也无能为力的大海啸和病毒、现代化破坏传统带来的无力感和价值错乱。然而,在这些画面中,我得到的体悟是:只有当人们认真地去了解战争的残酷和灾难的无情,才能够找到幸福与希望的道路。

在《关爱无国界──烽火下的镜头》片中,真实的悲剧就血淋淋地在人们生活的街市中上演着: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边境一个小边防哨,遭自杀炸弹攻击,窜起一柱白烟,一位以色列巡警和一位阿拉伯少女当场被炸死。镜头拉近,那位阿拉伯少女的头颅滚倒在街旁,清丽的脸庞上染著血。没有人能了解她为何选择把自己绑上炸弹,亲手拉下让她粉身碎骨的引信……。如果以色列人能和阿拉伯人和平相处,那个少女也许还开心地活着。

《恐怖统治──人质事件簿》则是一部车臣恐怖分子占领莫斯科剧院的纪录片,画面里有恐怖分子对俄罗斯小学发动残酷攻击,绝望的父母抱着淌血的无辜孩童在哭号;还有恐怖分子在镜头前对着全世界说:“我们不要钱不要飞机,你们凭什么说我们是恐怖分子?”全片不只有人质的观点,也有恐怖分子自己的诠释。

这些纪录片的镜头,都几乎像利刃一样尖锐,令人看在眼里痛彻心底。也因此让我深刻反思:在台湾,战争是个抽象的概念,但在那里,战争是他们每天生活的一部分。那阿拉伯少女头颅影像,始终在我的心里头挥之不去。我一直在想,她临死的那一刻,究竟在想些什么?如果了解把她推向战争的原因,是不是就能让我们更远离战争?而一旦有一天遇上了国际恐怖分子,我们又该怎么做?要如何解开这可怕的死结。

《微型杀手──世纪大流感》、《南亚大海啸──劫后余生》这两部片子,都让我们知道,人类面对自然有多么的无助,许多人因无力感而愈加冷漠,但事实上是,假若更能有效动员防疫,SARS就不会在全球引起大规模的惊慌;透过大海啸的不幸经验,提醒我们赶快去学习如何防范或降低灾难的应变之道。

在SARS流行期间、南亚海啸发生过后,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都曾参与防疫的工作和救灾的募款,当时我就设想把自已放在里面,换成是我,我该怎么做,即使在绝望中也要找希望,才能更积极有效的预防这类灾变,也唯有我们越了解它们,然后一起预防,才能保障所有人的共同幸福。(陈长文)

【2006-09-19 民生报01版今日焦点 950919】

陈长文给爱子文文的一封信

你教会爸妈 什么是巨人般的毅力

文文:

用这封信,爸爸想告诉你,因为有你,爸爸和妈妈是多么地快乐、骄傲与感谢。你是上帝赐给我们最大的宝贝,在你的身上,我们流过的泪、绽过的笑,都是数不清的幸福轨迹。因为你,串连起爸爸、妈妈、姐姐的永远相爱的圆圈圈。那圆圈圈的中心,就是你,是你对我们的依恋和爱,无声地稳固了我们家里满溢的幸福。你是我们家最坚固的爱的堡垒。

当我看着你倍于常人地努力,学习著对一般人来说简单至极生活小事,每一个小小的突破都能带来大大的喜悦-对你、对家人。于是,你教会了爸爸、妈妈和家人们知道,这世界没有难得倒人的事情,因为你是我们的榜样,示范著巨人般的不放弃,以及全心投入的毅力努力。而看见你无多的欲望,容易满足的童稚,没有心机直率的说话,爸爸常会觉得,这世界上大多数汲汲于名利,被无穷欲望束缚的人,该从你身上那单纯的快乐,得到意味深长的启发。

也因为你,让我们一家人看到了世界的另一种面象,看到了上天交托给人们的一个重要的任务。这世界上,有许许多多和你一样的天使,他们心里都有和你一样浓浓的纯真,等待着人们用敏感与关心去发掘、并且学习。如果少了你的启发,爸爸并没有把握会在红十字会担任长期的义工,去为许多和你一样的真正需要帮助的天使,尽上薄薄的一分心力。如果是这样,爸爸的人生必然少掉了最有意义的一部分。

而我也更能体会,家中有和你一样孩子的父母家庭,他们所面对的艰难,对于社会上比较弱势的一群,也会有更多与更深的理解,知道也体会他们的辛苦。我甚至常常在想,每一个掌握权力的达官显要们,或者较有能力较幸福的富裕家庭,家中都应该有像你一样的孩子,这绝不是诅咒,而是一个深切的祝福,这样他们才能体会,他们手上的权力或资源可以创造多少弱势者脸上的微笑。他们才会知道,没有好好运用手上的力量造福人群,是多么可叹的浪费。

如果,他们家里也都有像你一样的孩子,我相信政治人物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浪费千百亿的公帑,他们就比较会用那些宝贵的经费去换取无数和你一样的孩子的快乐、幸福,去帮助有你这样的孩子的家庭、父母,让他们肩上的重担稍稍卸下。并扩而大之,善用手上的资源去帮助失忆老人、精神病患以及许许多多等待帮助的弱势族群,并且将爱心推及世界,去助开发较为迟滞的国家里,许多等待援助的人们。

你教会爸妈 痛苦多源于太爱自己

而有能力的人也就会更珍视手上的拥有的一切,会知道,不断地累积财富金钱是没有意义的,到离开尘世的那一天,没有人带得走一分一毫,何不好好地运用自己所有的,去帮助受苦者,取得温饱、取得微笑?

很多人,在权倾一时、富甲天下的时候,总会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的生命好像是无限的,因此,好事不必自己做,或以后再做就可以了。但实际上,人的生命远远比我们想像的脆弱太多太多了,不管你是布衣小民,还是权倾一时的亚历山大大帝,“那一时”总是说来就来,今天我们不能善用自己拥有的一切行善积福,临到“那一时”,就只能抱着遗憾与羞愧而去。

爸爸在e-mail上,总是附着纪伯伦的一首诗:“这世界若没有爱你的心与你爱的心,那你不过是一粒飘荡的尘埃。”这首诗,让爸爸想到的就是你。

我常在想,很多人的痛苦,其实是来自于太爱自己 (也就是自私),于是忘了去爱人,也忘了去感受别人的爱,于是他们迷失了自己。他们不知道,这世界上,只有能爱人与能被爱的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是你,让我们的爱有了坚强的依附,也让我们永远、永远地,可以感受你那源流不断地爱。也因为我们对你的爱,我们更希望这世界有更多人能够像你一样地喜乐地得到平安的爱。

让所有的人都一起从你以及与你一样的天使身上,学会爱人与被爱,只有这样,人生才不会是一粒飘荡的尘埃,而会是幸福的春天。

你是我们最深爱的文文。也谢谢文文,用了全部的灵魂,深爱我们。

爱你的爸爸、妈妈和家人

【2005/08/08  民生报 94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