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大陸對和統絕望

兩岸各自紀念雙十,習近平總書記說「中國共產黨人是孫中山先生革命事業最忠實的繼承者」;蔡英文總統則拋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北京在思考如何「繼承整個中國」,民進黨則盤算如何製造「兩個中國」,兩黨之差異,可見一斑。

國共長期鬥爭,卻又共同尊崇中山先生,難免「一個孫文,各自表述」;如今習近平不但直接指出「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並認為中共是孫中山「最忠實的繼承者」,這換個角度來說,是三民主義,要統一中國了嗎? Read more

柯文哲大哉問!國民黨主帥何在?

疫情指揮官陳時中光環褪去,台北市長柯文哲(也是民衆黨主席)成為民怨出口,從民進黨幾乎是傾全黨與側翼媒體之力,圍剿柯文哲一人,證明了柯文哲的分量。

民進黨及其媒體的打壓,幾乎到了趙高「指鹿為馬」的程度。柯文哲說,「台灣媒體搞成這樣,你說憂心,還不如說我們有點傷心」;憂心也好,傷心也罷,不如直道而行,由選民來做最後的仲裁。 Read more

蔡總統,說好的疫苗呢?

防疫視同作戰,當這場戰爭才正要開打,全民卻赫然發現政府居然沒有足夠的武器(有效的疫苗)!沒有疫苗,我們拿什麼來防疫?近日媒體拍到機場出現大批「逃難」潮,要到美國、大陸尋求生而為人的疫苗保護,顯見台灣已從Taiwan can help淪落到Taiwan needs help!可悲的人民,可恥的官僚。

據報導截至日前,台灣採購且到貨合計AZ、莫德納僅約八十七萬劑,難怪陳時中部長在記者會中不僅脫口稱日本捐贈是「及時雨」,更誠實表示:「日本的一二四萬劑疫苗是這幾波來最大的一批!」然而,陳部長比誰都清楚,眼前疫苗總量仍遠遠不足!請問身為三軍統帥的蔡總統,救命的疫苗呢?

Read more

根除汙名化陋習 請蔡總統帶頭

川普下台之後,經過社會各界的努力與宣導,再加上拜登本人對「中國病毒」的駁斥,民進黨「政府」終於回歸正軌,衛福部官網已將過去常用的「武漢肺炎」定名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改變雖來得遲但仍可予以肯定。在政府終於「知錯能改」後,肩負「促進國際對我國之了解」的堂堂中華民國通訊社(中央社),直到筆者今天投稿時仍毫不避諱使用「武漢肺炎」四字,實在不配以「我國之眼、世界之窗」自居。 Read more

風行草偃 政治人物心要柔軟些

國父說「政治是管理衆人的事」。因此,看到有政治人物批對手「睜眼說瞎話」,筆者很為這樣的發言難過。即使說者無心,但聽在盲人及他們的親友來說,是做何感想?説別人「智障」更是欠考慮。

不幸的是,「睜眼說瞎話」、「智障」已是台灣社會長久習慣的貶抑用法,說的人或許不覺得是在講身心失能的朋友。從小到大,我們也不難聽到有人說「你小兒麻痺喔」來取笑動作較不協調的人,類似語詞還有「娘娘腔」、「男人婆」…。

文明,展現在對少數族群的同理與尊重。美國在一九八○年代興起「政治正確」運動,要求避免冒犯少數族群的言論。因此不稱「黑人」(black)而改成「非裔美國人」(African American);不說「矮」(short),而說「垂直受挑戰的」(vertically challenged)。

有人認為,過度強調「政治正確」,反讓言論「假假的」,但就算「假」,至少也凸顯了顧慮他人感受的誠意。在「同理心」這件事上,筆者認為寧願太過也不要不及,而台灣顯然是在「不及」的程度。

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以「生孩子沒屁眼」來形容父母缺德的報應。有些人可能以為這只是誇大的譬喻,但醫學上真的有「無肛症」,發生率約四千分之一;可以想像,對無肛症孩子的父母,他們聽到這些言論的感受。

時代在進步,文明也透過學習而高升,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用詞,今天要有能力去調整、改變。就像以「失能」來取代「殘廢」;以「原住民」取代「山胞」,就算日常用語難以避免一些約定成俗的用語,政治人物的公開發言,至少要有風行草偃正面示範的作用。

而在語言的尊重與包容外,更重要的是我們的能否真正做到平等對待每一個人。台灣社會對東南亞移工、外配,有一種隱隱的優越感,這也流露在日常相處上,亟需改善。

文明進步的另一個例子,是過去有許多疾病,以地名稱呼,例如「香港腳」、「中東呼吸症候群」,這樣的描述也有汙名化的影響,世衛因此在二○一五年制定了疾病命名的原則,避免以地名、國家來為疾病命名。

新冠肺炎已經正式定名為Covid-19,過去或現在還有意無知稱呼「武漢肺炎」的人,應該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活在上個世紀呢?

(作者為紅十字會終身志工)

20210519聯合報

個人主權優於國家主權

美日聯合聲明重提「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雖然拜登上台後全力挺台,但「台獨」顯然不在選項之內。在安全與獨立,生活與主權之間,民進黨的朋友、台灣人民有拜登的智慧嗎?

長期以來,台灣地區人民在統獨之間打轉,獨派(特別是民進黨員)追求台灣主權「獨立」,大陸地區人民絕大多數是統派,捍衛中國主權「完整」。但有誰想過,誰說「主權」是這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事?是老天說的?還是放諸萬古而不易的真理?

「主權」這個名詞的出現,不過是最近幾百年的事情,但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我們知道與其追求國家主權的擴張,不如追求個人主權的實現。什麼是「個人主權」?就是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做主,選擇過什麼樣的生活,實現什麼樣的人生。

「國家主權」就可以讓人民為自己生命做主嗎?過去的納粹德國、現在的緬甸都有國家主權,但他們的人民不能說是幸福;而波多黎各雖只是美國的自治邦,卻沒有選擇獨立,沒有國家主權並不影響波多黎各人民的生活福祉。

在全球化趨勢下,「國家主權」已經一次一次被「超國家」所削弱,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歐洲聯盟,這些被喻為世界進步的指標,都是各國對主權的部分讓與而組成運作的。

政治人物愛談統獨,是因為對自己的權力有幫助,小老百姓為什麼也要被統獨綁架呢?現在的台灣,群體防疫無法落實,邊境無法開放,政府(執政黨)濫權、媒體噤聲,這種種的問題,難道「主權」可以當作鴉片嗎啡,讓一切生活上的苦痛拋諸雲空?

國際法學家勞特派特曾說:「國家是為人類而設,而非人類為國家而設。」國家主權是追求個人主權的手段,如果台灣人民為了虛無縹緲的國家主權,而犧牲自己和家人的主權(更不用說充當霸權棋子),就未免本末倒置了。

國家主權不重要,什麼才重要?制度。制度才是真正可以決定人民幸福的關鍵因素。套進兩岸現狀來說,筆者不支持在兩岸制度還不相容的此刻貿然統一,但更反對急獨,為了「台灣共和國」的虛名,引發戰爭。

如果有一天,大陸和台灣一樣有競爭性的民主制度、有相同的經濟生活水平,這時大陸還會反對台灣獨立嗎?台灣還需要反對國家統一嗎?統不統,獨不獨,在那個時間點上,根本是不重要的。因為,不論統或獨,人民都是幸福的,這樣的想法是筆者近四十年來的立場—中國應該統一,但是不是現在;讓兩岸繼續交流互動,求同存異,追求良制的形成,屆時統一自然水到渠成。

時間,是統獨問題的「雙贏解」,讓時間提供大陸成長的機會,與美國並駕齊驅,讓他們擁有足夠的包容性,包容從統到獨的一切兩岸分合的可能;也讓時間提供台灣更精進於制度的機會,擦亮「民主」和「法治」的招牌。

 

而在那之前,兩岸應彼此尊重,務實交流、相互扶持;名義的部分能讓則讓,不能讓,就回到像九二年會談的智慧基調,給彼此各自表述的空間。

二○○四年,筆者提過類似的概念,不幸的是十七年後,依然適用。

(作者為海峽交流基金會首任秘書長)

20210503聯合報

愛國者治港,適足以害之

兩岸在民主制度的回頭路上,可謂亦步亦趨。民進黨政府規定高階官員、將領退休後,「不可參與中國大陸相關政治活動,而有妨害國家尊嚴行為」,北京當局修法「愛國者治港」,如此把忠誠當作一種義務,實在讓人感慨。

中國積弱百餘年,今日終於可以「平視」他國,如何不讓人振奮?大陸內部的「戰狼」風潮,與好萊塢的「美國拯救世界」,台灣人民為中華隊加油打氣,出發點是一樣的,都是「民族主義」。

民族主義,代表著對「生命共同體」的認同,但民族主義,也應該要容忍個體價值觀的存在。行為上,公民不能傷害國家利益的事情,但要用法律來要求言論、思想上的「愛國」,這樣的愛,就未免有些流於形式了,愛之也適足以害之。

未來香港的參選者,必須經過特區政府「資格審查委員會」的篩選,不需交代理由,也沒有救濟管道;立法會職責在監督政府,政府卻可審查立法議員的資格,那麼議會「制衡」的能力,也就被大幅限縮了。

「愛之適足以害之」,這是筆者的第一反應。一個「不愛國」的候選人,卻能在選舉中出線,那是否表示選他的人,也同樣的「不愛國」?而如果有許多香港市民不愛國,那麼原因出在那裡?有沒有原因是值得以服務人民而存在的政府檢討改進的空間?

筆者也不願為了批評而批評。從香港到新疆,民進黨政府不放過每個撿到槍的機會,國民黨也學乖,黨主席參選人紛紛表示意見,呼籲北京這個,呼籲北京那個。但台灣也應該要反省,為什麼民進黨越撐,香港的處境卻越是倒退?

舉馬英九總統,作為對比。馬總統對六四的關懷,是從台北市長到卸任總統,一以貫之;他對大陸民主的期待,是發自內心,真的希望大陸好,中國人民好。

民進黨批評大陸人權,北京可以用「追求台獨的障眼法」打發過去,大陸人民也不會埋單;但馬總統期待中國的民主,筆者認為對岸人民,是聽得進去,北京當局,也不至於認為有什麼惡意。

可惜,台灣政壇,已再無馬英九,不說民進黨,國民黨內的天王大老,他們對大陸民主、人權的關切,也沒有「同舟共濟」的情感。

「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馬英九擔任台北市市長、國民黨主席、總統任內的話),還有那位國民黨人,能講出這樣的話?講不出來,那對大陸的再多批評,也是假的,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敢唱中共的反調。

現在大陸民主真正的瓶頸,是大陸人民對於民主,或者說西方式民主,已經不感興趣了。香港的普選也好,新疆的再教育營也好,歐美越關注,反而越凝聚大陸人民的反抗意識。

「愛之適足以害之」!古有明訓,這既是說北京對香港的「愛國」,也是台灣對香港的「撐民主」。覺醒吧!

(作者為首任海峽交流基金會秘書長)

20210405聯合報

良制一國 國軍要當英雄非烈士

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日前表示,中國大陸未來五到十年的最可能軍事目標,「台灣首當其衝」。對此,新上任的國防部長邱國正則回應:「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不考量美軍幾天能來馳援,中共要打多久,我們就陪多久。」從民進黨政府上任以來,國防部的發言,常常充滿「悲壯」之感,包括去年的八二三砲戰紀念場合,「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也絕不會讓敵人越雷池一步」的講話,白話英文翻譯就是,「over my dead body」。

戰到一兵一卒,用嘴巴說固然簡單,但然後呢?回顧歷史,哪一場戰爭不是「古來征戰幾人回」,一旦參戰就是徹徹底底的輸家。筆者是軍人遺孤,父親陣亡在四川邛崍山,應該有資格說這句話:「國軍不能怕死,總統不能不怕軍人死」,中華民國國軍應該是英雄,而非僅僅烈士。筆者的父親民國卅八年來台,家人尚未安頓妥當,隨即「奉命」回到前線,去進行一場事後看來必敗的戰役,到今天,筆者始終不解,當時的「命令」有何意義?

七十年後的今天更不用說,讓盡忠職守的國軍,「奉陪」共軍到一兵一卒,對台灣的意義何在?所有三軍將士都知道,如果兩岸開戰,他們不是為了二千三百萬人的民主自由捐軀,而是因為民進黨的莽撞挑釁,為了執政當局的私欲,而付出了寶貴的生命。邱部長(前任國家安全局局長)當然知道這個不能說的祕密。

軍事是政治的延伸,邱部長也坦承,雖然中共目前沒有辦法以正規作戰對台灣有動作,「但一旦吃了秤砣鐵了心,要打的話沒有不可能的,是具備這能耐的。」意思是,中共現在沒有選擇武力犯台,不是打不贏台灣,而是「不划算」,但若有一天民進黨讓北京覺得,打台灣是「划算的」,那中共當然有這個能力。民進黨的所做所為,卻無時不在增加北京攻台的合理性。

近期蔡政府似乎也想要戒掉「仇中」這個政治嗎啡,筆者肯定陸委會主委邱太三口中兩岸應有「建設性模糊」,但這個模糊仍得要北京埋單,而「兩岸同屬一國」是大前提,至於這一國是那一國,有各說各話的空間。在「一中」的框架下,九二共識其實已經是一個對台灣最有利的內容,只是民進黨因為過去反對九二共識太久,於是希望跟北京協調,能否把九二共識換個模糊的名字,給民進黨一個台階下。

要讓九二共識「換湯不換藥」,現在邱太三雖已重提「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既然如此,那不妨直接表明:「兩岸同屬中華民國」,讓兩岸向「良制一國」的目標邁進,戰爭絕對不是選項。果如此,北京即便不能接受大陸屬於「中華民國」,但民進黨毫無保留的承認「兩岸同屬一國」,這也就明白表示放棄台獨,是兩岸最好的東風雨露,也讓北京沒有升高兩岸緊張對峙的理由。這樣的政府,也才值得軍人的效忠。邱部長要請蔡總統讓中華民國國軍當英雄,而不是烈士!

(作者為中華民國國民)

20210322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