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悦远来,北京与王道的距离

随着美国大选时程的逼近,美中的对立越来越显性化,台湾也必然涉入其中。美中不仅是经济与科技的竞争,也是双方“制度”的角力。北京当局是让大陆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准,达到史上的新高点,但与王道,始终尚有一段距离。

人民日报拒绝美国驻中大使的投书,是双方制度差异的一个缩影。我们可以理解人民日报的苦衷,作为中共的官方媒体,无法刊登与政府立场不同的文章。但拒绝刊登,也有另一个角度的说不过去,毕竟任何人,包括中共驻美大使在内,都可以自由在美国发表文章,论述与美国政府不同的意见,那为什么北京无法给予他国外交官同等的空间呢?

言论自由是个表征,这个表征反映着许多本质上的差异。值得庆幸的是,今日的北京当局,并不仅以“大国”、“强国”为满足,而希望成为一个近悦远来的“王道之国”,笔者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北京当局会将这个差异补足。 Read more

小花花与阿鸿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爱

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温馨的新闻:今年二月,一只疑似受人类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带流浪的比特犬,出没在附近山庄而被山友们注意,并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团里传开,众人也盼牠能下山获得治疗照顾。高山协作员张永鸿(阿鸿)开始在上山时照料他、建立信任,并多次尝试带牠下山。但或许是先前对人类社会的阴影,小花花最终都在走至登山口时受惊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协助安排下,阿鸿和友人再次展开救援行动。在几经波折的第六十小时,一路跟着下山的小花花再次来到登山口。这次阿鸿选择强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将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车辆—在全程没有牵绳和麻醉下—终于顺利引领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疗和照料。

在数百则快讯报导和流言蜚语充斥的每天,报纸上不起眼的一则小新闻,却抓住了笔者的心。读著这样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Read more

唐奖法治奖 实践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届唐奖法治奖出炉,由哥伦比亚、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个非政府组织获奖。超越个人、肯定团体力量的授奖,别具意义。法治进程因身处不同困境而有相异的发展轨迹、推动力道及方向。三个得奖组织面对自身特殊自然、历史人文环境,分别藉实践法治以精进和平、人权及环境,集结智勇双全的民间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战沉疴的文化及政府结构,不仅身体力行二○一二年联合国法治宣言:“联合国三大支柱(和平、人权和永续发展),非法治无以为功”精神,更体现“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视角及典范。 Read more

港版国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对北京全国人大通过制定港版国安法之决定,近期已有诸多讨论与政治联想,笔者想从法律角度分析此举是否与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湾民众应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须强调,对香港回归而言,“一国两制”是细致的制度安排。邓小平先生早已认识到香港对中国现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当年中国尚缺乏治理香港这样现代化资本主义城市的经验,故在与英方进行长达廿二轮谈判后,一九八四年双方以《中英联合声明》确立以“一国两制”治港,至于“五十年不变”具体安排,正是体现于一九九○年人大所通过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条,人大制定法律原则不适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将其所制订全国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后才能在港实施,但亦仅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如国旗、国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条既已明文制定国安法乃香港责任,则其应属香港自治范围。的确,香港政府“尚未”落实第廿三条立法义务,但基本法也未授权人大代为立法,否则第廿三条岂非形同虚设? Read more

下一步武统?民进党在想什么?

在两岸民粹对撞,仇恨循环一触即发的时刻,据报导“中国鹰派第一人”解放军退役少将乔良,日前发表文章表示“台湾问题的本质是美中问题”,“一切事业都必须给实现民族复兴让路,包括台湾问题的解决。”乔良的论述,与北京过去的立场有显著的不同,软中有硬,对台湾来说,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乔良的文章,若得到北京当局“默许”,那么台湾值得称喜的是,至少北京当局是理性的,尚分得清轻重缓急。虽然“武统”仍是两手政策的大筹码,但乔良所述体现出对大陆而言,“武统”不是做不做得到的问题,重点是划不划得来、综效高不高。至少目前为止,北京当局清楚认知到,“武统”未必划得来。

为什么划不来?因为乔良正确指出对北京而言“十四亿人的幸福生活”(民生主义)凌驾任何目标之上,甚至也考虑到武统之后,如何管理台湾,“难道一直军管下去不成”(民权主义)?若北京当局真有“民生、民权优先”思维,那么全中国整体的繁荣与兴盛,将不再只是空谈。 Read more

多元一体 欧盟经验反思两岸未来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红十字日”,为的是纪念红十字运动发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终其一生致力于消弭战争与人道救援的志业。

五月九日则是“欧洲日”,纪念二战后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国外长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总理阿登诺提议:因煤钢是制造武器关键资源,为远离战争,追求永久和平,两国应成立煤钢共同体。共同体即为今日欧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与九日还是二战欧洲战区终战日(因德国投降生效日是欧洲中部时区八日,对俄国与东欧国家是九日)。这个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巧合关联着实特别。 Read more

见贤思齐 即刻停止污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许多人并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槟酒、富士苹果…皆象征著当地人的骄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对当地人可就是种侮辱了。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将出现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COVID-19”,并建议各国正名以避免污名化效应。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却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称呼,但为使民众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汉肺炎”。

实际上,就在四月七日,权威国际科学期刊《自然》特别发表题为“即刻停止新型冠状病毒污名化”的社论,表示理解世卫组织将病毒命名的决定,并为该期刊先前在相关报导中错误将病毒和“武汉”及“中国”连结,郑重承担责任并表达歉意。

《自然》社论点醒我们:即便顶尖科学家也会犯下错误,但其经WHO提醒后立即勇于认错的态度,才是吾人学习榜样。反之,迄今疫情指挥中心、政府机关(如疾管署防疫广告)与政治人物(如苏贞昌院长)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汉肺炎”称呼。笔者建议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务员都该阅读这篇社论。 Read more

九二共识 应该“截弯取直”

据报,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认为要先赢得人民的信任,才有意义去谈拉近两岸的共识。但有人,特别是林火旺教授,认为不谈九二共识如何去赢得社会的信任呢?笔者体会他俩的看法,也想说几句话。笔者认为,国民党应该将九二共识“截弯取直”定调。

九二共识,大家朗朗上口,“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而我方所指的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其实浓缩一下,就是“两岸同属中华民国”八个字。

过去要绕一圈讲这八个字,是因为直接说“两岸同属中华民国”,那么对岸必然回以“两岸同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之亦然,那就不可能有共识,也就无从交流合作。

而既然国民党现在在野,无需跟对岸洽谈协议,“两岸同属中华民国”这个基调,对岸就算口头上不能接受,至少“应该”忍受,这也让国民党可以确立“和中”的立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