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愿望:人人有未来

庆祝一○八年国庆,有先人筚路蓝缕的缅怀,也有对未来的祝福。在迎接国庆的同时,香港反送中”引发的冲突越演越烈,我们不该忘记,中华民国,不是只有台湾。“反送中”只是冲突表面的理由,真正的症结在于香港市民,对于现在相对自由法治的生活方式,能否延续到下一代的不安,这与台湾人民对“统一”的忧虑,是如此的相似。

Read more

秀莲同学,我决定为妳连署

吕秀莲副总统,是我的大学法律系同班同学,当时她总是系上的“资优生”,之后也出国深造,我们都以为,未来她不是台湾的名教授,就是台湾的名律师。

没想到,她却一头栽进党外运动里,并在影响台湾至深且远的“美丽岛案”中,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实际服刑五年余。

笔者对两岸关系的政治理念与秀莲同学不同,但我从来没有怀疑她对民主、法治、人权的信仰与追求。毕竟,要追求权力,要追求财富,在那个年代,有太多更快、更安全的方式。如果不是真正有信仰的人,是不会选择去走秀莲这样艰难的一条路。 Read more

断绝魔鬼诱惑 华航,民营化吧!

国安特勤人员私菸案,现在反而是让华航来承担第一线压力,对于基层的承办人员来说,实可说是无妄之灾,但也是华航公、民不分的体制之下,迟早会出现的结果。

一九八八年,华航转型民营化,本希望让华航从此成为台湾人民的公共财。但是今天的华航,却可说是“有民营化之弊端,又兼国营事业之僵化”。 Read more

韩郭朱组“铁三角” 团结拼胜选

国民党总统初选由韩国瑜胜出。未来总统和立委获胜的关键,在于韩国瑜、郭台铭、朱立伦三人,是否能够同心协力在国民党内合作。

郭台铭尚未表态参选总统前,笔者即撰文“韩国瑜镇高雄,郭台铭选总统”,并不是因为两人能力有差,而是考量韩市长带职参选,会是选举原罪。

现在初选出炉,韩依然得到多数肯定,证明民意对韩的期盼:人民渴望一位苦民所苦、贴近台湾真实生活及困境的领导人,带领全民突破重围、重拾富庶与希望。

柯文哲市长说,韩流的支撑点是“loser”,这是非常不得体的一句话;loser就是弱势族群,就是苦人,是每个政府要优先照顾的对象。柯市长不是loser,是台大医学系毕业,IQ157的菁英,但是这样的菁英,是否有让社会上的苦人感觉到,为苦人们的利益着想?这才是韩流怒吼的关键。草包、loser只反映发言者的优越心态,菁英受台湾栽培愈多,应该愈要“谦卑谦卑再谦卑”。

而郭台铭董事长,从台湾首富跨到政治,也打出漂亮一仗。郭董参选所展现的企图心,让许多选民看到“改变的可能”;国民党应谨记,若这样的魄力与企图心,没有办法延续到未来执政,将会是非常大的败笔。

朱立伦,其实是虽败犹荣。他承担了选民对菁英型政治人物的厌倦,可说是非战之罪。朱立伦完整的政治历练,中道包容的风格,依然是国民党的重要资产。

缝合初选裂痕,是国民党当务之急。笔者认为,韩、郭、朱,对未来的国民党来说,是一个都不能少。而国民党重返执政,吴敦义主席除了留任党务之外,也期盼他能进入国会,让政府运作更为顺畅。

韩国瑜杰出的沟通能力,或可效法美国的雷根前总统风格,幽默又稳重,笔者也期待韩总统用人唯才、礼贤下士,以“庶民”的力量团结台湾的各个阶层,让台湾脱胎换骨、突破经济困境,为两岸关系创新局。

【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台北市)】

20190719联合报

Read more

蓝三雄鼎立 都会是好总统

国民党正在进行史上首次多人竞争的总统初选。甫落幕的政见发表会,虽然不是以辩论的形式,但也擦出不少火花,对这个百年老店来说,是非常好的转变。

三场发表会,可看出韩国瑜是以“不失分”为原则,要固守自己的基本盘。笔者曾投书“韩国瑜镇高雄,郭台铭选总统”,这不是因为两人在能力上有什么差别,而是考量到韩国瑜毕竟才刚上任高雄市长,参选总统,必然会被贴上许多负面标签。但如果韩国瑜还可以赢得初选,就表示选民对他的爱好,是远远超出其他参选人。

Read more

民进党谁在乎“民主进步”?

 

民进党初选僵持不下,赖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调领先,“如果赖也输韩”,或者“如果蔡也赢韩”,赖清德愿意主动退出,支持蔡英文竞选连任。

客观来看,这不叫“更改规则”。打个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变成跑两百,直线变弯道,PU变红土;而赖清德则是不改变规则,只是如果跑到后段,发生某些情境,他愿意在终点线前停下来,礼让蔡英文。

 

当然,这样的“让”,阴谋论者会说不安好心,会说赖清德是要凸显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怀大度、全力为党。那么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赖清德的“让”,正面对决。

现在民进党的初选情势,双方都做过私下民调,知道怎么样的规则对谁有利,于是落后一方想尽一切办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现任总统,掌握资源,自然可以影响中执委的意向,用台湾通俗的话讲,就是“博歹赌”。

Read more

韩国瑜镇高雄 郭台铭选总统

国民党的总统提名机制,让人雾里看花,有点摸不著头绪。若说是要征召韩国瑜,韩又坚决不表态,若说要初选决定,在其他“太阳”已经伤痕累累的情况下,还有谁能一战?

要征召韩国瑜,的确存在两难困境。毕竟无论如何,上任未满一年就要参选其他公职,对于高雄市民来说是有所亏欠。可想见一旦韩国瑜接受征召,民进党“落跑”、“说谎”的攻击就会随之而来,韩国瑜就算招架得住,身上也会满是污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