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谁在乎“民主进步”?

 

民进党初选僵持不下,赖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调领先,“如果赖也输韩”,或者“如果蔡也赢韩”,赖清德愿意主动退出,支持蔡英文竞选连任。

客观来看,这不叫“更改规则”。打个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变成跑两百,直线变弯道,PU变红土;而赖清德则是不改变规则,只是如果跑到后段,发生某些情境,他愿意在终点线前停下来,礼让蔡英文。

 

当然,这样的“让”,阴谋论者会说不安好心,会说赖清德是要凸显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怀大度、全力为党。那么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赖清德的“让”,正面对决。

现在民进党的初选情势,双方都做过私下民调,知道怎么样的规则对谁有利,于是落后一方想尽一切办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现任总统,掌握资源,自然可以影响中执委的意向,用台湾通俗的话讲,就是“博歹赌”。

Read more

韩国瑜镇高雄 郭台铭选总统

国民党的总统提名机制,让人雾里看花,有点摸不著头绪。若说是要征召韩国瑜,韩又坚决不表态,若说要初选决定,在其他“太阳”已经伤痕累累的情况下,还有谁能一战?

要征召韩国瑜,的确存在两难困境。毕竟无论如何,上任未满一年就要参选其他公职,对于高雄市民来说是有所亏欠。可想见一旦韩国瑜接受征召,民进党“落跑”、“说谎”的攻击就会随之而来,韩国瑜就算招架得住,身上也会满是污泥。 Read more

违背公投 以仆欺主

尽管“反空污”、“以核养绿公投过关,经济部依然表示,核一、二、三不延役,核四不重启,“平均每年至少降低一%火力发电”只有头两年能做到。直接民意的表态,受到严峻的考验。

公投的目的,就在于对代议政治的不信任,然而公投结果,最后还是要回到代议政治来落实,考验的是执政者对民意的尊重。有些政治人物看到选举结果不如人意,说“没有办法假装不鄙视那些选民”,这样以仆欺主的情形,的确也有可能在公投案发生。 Read more

荒唐中选会 头痛医鞋子

庸医头痛医头,庸医中的庸医头痛医脚;中选会非常特别,头痛医鞋子,把公投选务疏失,一股脑儿的推给公投法。

公投结束,中选会提出公投法修法草案,包括连署拟附身分证影本,把“公投应绑大选”改为“公投得绑大选”,延长准备期,主文以不超过卅字为限……

简言之,这次选举的混乱,公投法固然有可以修改的空间,但错的都是公投法,中选会一点都没有错,这是事实吗? Read more

蔡总统的二选一考题:改变或双辞

四年前,国民党在地方选举大败,六都仅剩新北,笔者撰〈总统主席双辞,放手是最勇敢承担〉一文,呼吁马总统为了台湾,应勇敢辞去总统与党主席一职,亦于文中提出了上中下三策供马总统参考。

当时的情势是,“站在马对边,就是站对边”,不论对马总统如何不公道,马总统/马主席在选后继续留任,已不可能再有任何政治影响力,何不直接双辞,并且要求副总统也辞职,让总统重新改选。 Read more

反对公投 更该去投不同意票

将迎来公投法修正后首次“十项公投绑大选”,年满十八岁公投首投族六十万人。有些团体呼吁“拒领、拒投”来反对某项公投,笔者提醒:这是旧法时期的认知,而在现行公投法:反对提案,就该主动领票,并投下反对票。

降低门槛后的现行法过关条件: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达到“投票权总人口”四分之一(四九五万票)以上。可见“拒领票”达不到“反对”效果,反而可能放任提案通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