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两岸政策 从欧巴马路线看起

即将卸任川普政府的国务卿庞培欧,语焉不详又突兀的公开宣称“台湾不属于中国”,牴触了美国半世纪以来的“一个中国”政策,民进党没有接这个球,以“中华民国从来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回应。其实,川普怎么想已不重要,重点是拜登会如何而为?拜登曾是欧巴马的副手,欧巴马政府的路线,会是很好的参考座标。最后六十几天的川普时代,就让两岸和平度过吧!

二○一六年底,川普在当选后,质疑一中政策的必要性,当时欧巴马总统罕见的公开表示:“美、中、台长久的共识就是保持现状。大陆承认台湾的‘实体’地位,而台湾也同意只要能维持自治的权力,并不会朝向要宣布独立。或许‘维持现状’无法满足所有涉事者,但这的确保住了和平,也允许台湾包括在经济上的更成功,而台湾人也享有高度自治。” Read more

有蔡习会,两岸就搞定了

陆委会老调重谈,把中共举办的马习会研讨会,定义成“对台统战”,一概否定。希求统一,这是北京的“阳谋”,但最后还是要看台湾人民接不接受。值得注意的,是陆委会说对岸主张的九二共识是“两岸一中、共谋统一”,已经没有包括“一国两制”,这是一个进步;但真正完整的九二共识内容,连国台办也承认,还要再加上“各自表述”四字。

 

至于北京当局另一个诉求“一国两制”,这的确是台湾多数人民无法接受。但一国两制指的是未来,而非现在;是谈判的议题,而非前提,这是一国两制、九二共识重要的差别所在。不接受一国两制,台湾大可以在两岸对话时表达这个立场,这与九二共识,一点牴触都没有。 Read more

握遥控器的是人民非政府

网络资讯发达的今日,笔者仍保有读报看电视的习惯,出于求知若渴的心,数十年如一日。相较纸本,电视带来更多声光效果。可惜面对数以百计的台数却总让笔者不免觉得内容贫乏、粗糙,特别是本土的频道。好在这就是媒体市场本质,即便笔者对于电视节目品质不佳有些失望,然而新闻媒体与新闻自由正是维系民主的基石,大法官释字第六八九号解释已宣示“新闻自由”是宪法言论自由之保障范围,因此不喜欢就关掉或转台吧! Read more

先正视中华民国 再谈统一

近期,两岸间除兵凶国危,在国际“非政府”组织“名称使用”又添纷扰。先是“中华民国野鸟学会”声明因拒更名、拒签政治表态文件遭国际鸟盟除名;而“全球气候与能源市长联盟”将“中华民国”六都会籍列于“中国(China)”,经协调更正为“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北京当局直指“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地区城市当然应被列中国项下”等语。

从这二件事看出北京当局坚持一中原则,却不愿正视中华民国政府“存在事实”及两岸“对等地位”。

“中华民国”灭亡了吗?答案当然为否。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记述“一九一一年孙中山先生领导辛亥革命,创立中华民国”,历史脉络可循:一九一二民国元年孙先生任临时大总统、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续接国共内战,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七日国民政府宣布迁都台北后,“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地区、与同年十月一日建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大陆地区、分治“中国”于两岸。 Read more

近悦远来,北京与王道的距离

随着美国大选时程的逼近,美中的对立越来越显性化,台湾也必然涉入其中。美中不仅是经济与科技的竞争,也是双方“制度”的角力。北京当局是让大陆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准,达到史上的新高点,但与王道,始终尚有一段距离。

人民日报拒绝美国驻中大使的投书,是双方制度差异的一个缩影。我们可以理解人民日报的苦衷,作为中共的官方媒体,无法刊登与政府立场不同的文章。但拒绝刊登,也有另一个角度的说不过去,毕竟任何人,包括中共驻美大使在内,都可以自由在美国发表文章,论述与美国政府不同的意见,那为什么北京无法给予他国外交官同等的空间呢?

言论自由是个表征,这个表征反映着许多本质上的差异。值得庆幸的是,今日的北京当局,并不仅以“大国”、“强国”为满足,而希望成为一个近悦远来的“王道之国”,笔者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北京当局会将这个差异补足。 Read more

小花花与阿鸿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爱

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温馨的新闻:今年二月,一只疑似受人类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带流浪的比特犬,出没在附近山庄而被山友们注意,并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团里传开,众人也盼牠能下山获得治疗照顾。高山协作员张永鸿(阿鸿)开始在上山时照料他、建立信任,并多次尝试带牠下山。但或许是先前对人类社会的阴影,小花花最终都在走至登山口时受惊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协助安排下,阿鸿和友人再次展开救援行动。在几经波折的第六十小时,一路跟着下山的小花花再次来到登山口。这次阿鸿选择强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将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车辆—在全程没有牵绳和麻醉下—终于顺利引领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疗和照料。

在数百则快讯报导和流言蜚语充斥的每天,报纸上不起眼的一则小新闻,却抓住了笔者的心。读著这样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Read more

唐奖法治奖 实践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届唐奖法治奖出炉,由哥伦比亚、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个非政府组织获奖。超越个人、肯定团体力量的授奖,别具意义。法治进程因身处不同困境而有相异的发展轨迹、推动力道及方向。三个得奖组织面对自身特殊自然、历史人文环境,分别藉实践法治以精进和平、人权及环境,集结智勇双全的民间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战沉疴的文化及政府结构,不仅身体力行二○一二年联合国法治宣言:“联合国三大支柱(和平、人权和永续发展),非法治无以为功”精神,更体现“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视角及典范。 Read more

港版国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对北京全国人大通过制定港版国安法之决定,近期已有诸多讨论与政治联想,笔者想从法律角度分析此举是否与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湾民众应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须强调,对香港回归而言,“一国两制”是细致的制度安排。邓小平先生早已认识到香港对中国现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当年中国尚缺乏治理香港这样现代化资本主义城市的经验,故在与英方进行长达廿二轮谈判后,一九八四年双方以《中英联合声明》确立以“一国两制”治港,至于“五十年不变”具体安排,正是体现于一九九○年人大所通过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条,人大制定法律原则不适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将其所制订全国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后才能在港实施,但亦仅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如国旗、国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条既已明文制定国安法乃香港责任,则其应属香港自治范围。的确,香港政府“尚未”落实第廿三条立法义务,但基本法也未授权人大代为立法,否则第廿三条岂非形同虚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