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誰在乎「民主進步」?

 

民進黨初選僵持不下,賴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調領先,「如果賴也輸韓」,或者「如果蔡也贏韓」,賴清德願意主動退出,支持蔡英文競選連任。

客觀來看,這不叫「更改規則」。打個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變成跑兩百,直線變彎道,PU變紅土;而賴清德則是不改變規則,只是如果跑到後段,發生某些情境,他願意在終點線前停下來,禮讓蔡英文。

 

當然,這樣的「讓」,陰謀論者會說不安好心,會說賴清德是要凸顯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懷大度、全力為黨。那麼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賴清德的「讓」,正面對決。

現在民進黨的初選情勢,雙方都做過私下民調,知道怎麼樣的規則對誰有利,於是落後一方想盡一切辦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現任總統,掌握資源,自然可以影響中執委的意向,用台灣通俗的話講,就是「博歹賭」。

Read more

韓國瑜鎮高雄 郭台銘選總統

國民黨的總統提名機制,讓人霧裡看花,有點摸不著頭緒。若說是要徵召韓國瑜,韓又堅決不表態,若說要初選決定,在其他「太陽」已經傷痕累累的情況下,還有誰能一戰?

要徵召韓國瑜,的確存在兩難困境。畢竟無論如何,上任未滿一年就要參選其他公職,對於高雄市民來說是有所虧欠。可想見一旦韓國瑜接受徵召,民進黨「落跑」、「說謊」的攻擊就會隨之而來,韓國瑜就算招架得住,身上也會滿是汙泥。 Read more

違背公投 以僕欺主

儘管「反空汙」、「以核養綠公投過關,經濟部依然表示,核一、二、三不延役,核四不重啟,「平均每年至少降低一%火力發電」只有頭兩年能做到。直接民意的表態,受到嚴峻的考驗。

公投的目的,就在於對代議政治的不信任,然而公投結果,最後還是要回到代議政治來落實,考驗的是執政者對民意的尊重。有些政治人物看到選舉結果不如人意,說「沒有辦法假裝不鄙視那些選民」,這樣以僕欺主的情形,的確也有可能在公投案發生。 Read more

荒唐中選會 頭痛醫鞋子

庸醫頭痛醫頭,庸醫中的庸醫頭痛醫腳;中選會非常特別,頭痛醫鞋子,把公投選務疏失,一股腦兒的推給公投法。

公投結束,中選會提出公投法修法草案,包括連署擬附身分證影本,把「公投應綁大選」改為「公投得綁大選」,延長準備期,主文以不超過卅字為限……

簡言之,這次選舉的混亂,公投法固然有可以修改的空間,但錯的都是公投法,中選會一點都沒有錯,這是事實嗎? Read more

蔡總統的二選一考題:改變或雙辭

四年前,國民黨在地方選舉大敗,六都僅剩新北,筆者撰〈總統主席雙辭,放手是最勇敢承擔〉一文,呼籲馬總統為了台灣,應勇敢辭去總統與黨主席一職,亦於文中提出了上中下三策供馬總統參考。

當時的情勢是,「站在馬對邊,就是站對邊」,不論對馬總統如何不公道,馬總統/馬主席在選後繼續留任,已不可能再有任何政治影響力,何不直接雙辭,並且要求副總統也辭職,讓總統重新改選。 Read more

反對公投 更該去投不同意票

將迎來公投法修正後首次「十項公投綁大選」,年滿十八歲公投首投族六十萬人。有些團體呼籲「拒領、拒投」來反對某項公投,筆者提醒:這是舊法時期的認知,而在現行公投法:反對提案,就該主動領票,並投下反對票。

降低門檻後的現行法過關條件: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且達到「投票權總人口」四分之一(四九五萬票)以上。可見「拒領票」達不到「反對」效果,反而可能放任提案通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