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兩岸政策 從歐巴馬路線看起

即將卸任川普政府的國務卿龐培歐,語焉不詳又突兀的公開宣稱「台灣不屬於中國」,牴觸了美國半世紀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民進黨沒有接這個球,以「中華民國從來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回應。其實,川普怎麼想已不重要,重點是拜登會如何而為?拜登曾是歐巴馬的副手,歐巴馬政府的路線,會是很好的參考座標。最後六十幾天的川普時代,就讓兩岸和平度過吧!

二○一六年底,川普在當選後,質疑一中政策的必要性,當時歐巴馬總統罕見的公開表示:「美、中、台長久的共識就是保持現狀。大陸承認台灣的『實體』地位,而台灣也同意只要能維持自治的權力,並不會朝向要宣布獨立。或許『維持現狀』無法滿足所有涉事者,但這的確保住了和平,也允許台灣包括在經濟上的更成功,而台灣人也享有高度自治。」 Read more

有蔡習會,兩岸就搞定了

陸委會老調重談,把中共舉辦的馬習會研討會,定義成「對台統戰」,一概否定。希求統一,這是北京的「陽謀」,但最後還是要看台灣人民接不接受。值得注意的,是陸委會說對岸主張的九二共識是「兩岸一中、共謀統一」,已經沒有包括「一國兩制」,這是一個進步;但真正完整的九二共識內容,連國台辦也承認,還要再加上「各自表述」四字。

 

至於北京當局另一個訴求「一國兩制」,這的確是台灣多數人民無法接受。但一國兩制指的是未來,而非現在;是談判的議題,而非前提,這是一國兩制、九二共識重要的差別所在。不接受一國兩制,台灣大可以在兩岸對話時表達這個立場,這與九二共識,一點牴觸都沒有。 Read more

握遙控器的是人民非政府

網路資訊發達的今日,筆者仍保有讀報看電視的習慣,出於求知若渴的心,數十年如一日。相較紙本,電視帶來更多聲光效果。可惜面對數以百計的台數卻總讓筆者不免覺得內容貧乏、粗糙,特別是本土的頻道。好在這就是媒體市場本質,即便筆者對於電視節目品質不佳有些失望,然而新聞媒體與新聞自由正是維繫民主的基石,大法官釋字第六八九號解釋已宣示「新聞自由」是憲法言論自由之保障範圍,因此不喜歡就關掉或轉台吧! Read more

先正視中華民國 再談統一

近期,兩岸間除兵凶國危,在國際「非政府」組織「名稱使用」又添紛擾。先是「中華民國野鳥學會」聲明因拒更名、拒簽政治表態文件遭國際鳥盟除名;而「全球氣候與能源市長聯盟」將「中華民國」六都會籍列於「中國(China)」,經協調更正為「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北京當局直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地區城市當然應被列中國項下」等語。

從這二件事看出北京當局堅持一中原則,卻不願正視中華民國政府「存在事實」及兩岸「對等地位」。

「中華民國」滅亡了嗎?答案當然為否。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記述「一九一一年孫中山先生領導辛亥革命,創立中華民國」,歷史脈絡可循:一九一二民國元年孫先生任臨時大總統、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續接國共內戰,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七日國民政府宣布遷都台北後,「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地區、與同年十月一日建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大陸地區、分治「中國」於兩岸。 Read more

近悅遠來,北京與王道的距離

隨著美國大選時程的逼近,美中的對立越來越顯性化,台灣也必然涉入其中。美中不僅是經濟與科技的競爭,也是雙方「制度」的角力。北京當局是讓大陸人民的平均生活水準,達到史上的新高點,但與王道,始終尚有一段距離。

人民日報拒絕美國駐中大使的投書,是雙方制度差異的一個縮影。我們可以理解人民日報的苦衷,作為中共的官方媒體,無法刊登與政府立場不同的文章。但拒絕刊登,也有另一個角度的說不過去,畢竟任何人,包括中共駐美大使在內,都可以自由在美國發表文章,論述與美國政府不同的意見,那為什麼北京無法給予他國外交官同等的空間呢?

言論自由是個表徵,這個表徵反映著許多本質上的差異。值得慶幸的是,今日的北京當局,並不僅以「大國」、「強國」為滿足,而希望成為一個近悅遠來的「王道之國」,筆者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北京當局會將這個差異補足。 Read more

小花花與阿鴻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愛

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溫馨的新聞:今年二月,一隻疑似受人類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帶流浪的比特犬,出沒在附近山莊而被山友們注意,並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團裡傳開,眾人也盼牠能下山獲得治療照顧。高山協作員張永鴻(阿鴻)開始在上山時照料他、建立信任,並多次嘗試帶牠下山。但或許是先前對人類社會的陰影,小花花最終都在走至登山口時受驚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協助安排下,阿鴻和友人再次展開救援行動。在幾經波折的第六十小時,一路跟著下山的小花花再次來到登山口。這次阿鴻選擇強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將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車輛—在全程沒有牽繩和麻醉下—終於順利引領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療和照料。

在數百則快訊報導和流言蜚語充斥的每天,報紙上不起眼的一則小新聞,卻抓住了筆者的心。讀著這樣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過。 Read more

唐獎法治獎 實踐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屆唐獎法治獎出爐,由哥倫比亞、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個非政府組織獲獎。超越個人、肯定團體力量的授獎,別具意義。法治進程因身處不同困境而有相異的發展軌跡、推動力道及方向。三個得獎組織面對自身特殊自然、歷史人文環境,分別藉實踐法治以精進和平、人權及環境,集結智勇雙全的民間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戰沉痾的文化及政府結構,不僅身體力行二○一二年聯合國法治宣言:「聯合國三大支柱(和平、人權和永續發展),非法治無以為功」精神,更體現「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視角及典範。 Read more

港版國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對北京全國人大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之決定,近期已有諸多討論與政治聯想,筆者想從法律角度分析此舉是否與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灣民眾應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須強調,對香港回歸而言,「一國兩制」是細緻的制度安排。鄧小平先生早已認識到香港對中國現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當年中國尚缺乏治理香港這樣現代化資本主義城市的經驗,故在與英方進行長達廿二輪談判後,一九八四年雙方以《中英聯合聲明》確立以「一國兩制」治港,至於「五十年不變」具體安排,正是體現於一九九○年人大所通過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條,人大制定法律原則不適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將其所制訂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才能在港實施,但亦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如國旗、國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條既已明文制定國安法乃香港責任,則其應屬香港自治範圍。的確,香港政府「尚未」落實第廿三條立法義務,但基本法也未授權人大代為立法,否則第廿三條豈非形同虛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