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獎法治獎 實踐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屆唐獎法治獎出爐,由哥倫比亞、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個非政府組織獲獎。超越個人、肯定團體力量的授獎,別具意義。法治進程因身處不同困境而有相異的發展軌跡、推動力道及方向。三個得獎組織面對自身特殊自然、歷史人文環境,分別藉實踐法治以精進和平、人權及環境,集結智勇雙全的民間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戰沉痾的文化及政府結構,不僅身體力行二○一二年聯合國法治宣言:「聯合國三大支柱(和平、人權和永續發展),非法治無以為功」精神,更體現「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視角及典範。 Read more

港版國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對北京全國人大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之決定,近期已有諸多討論與政治聯想,筆者想從法律角度分析此舉是否與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灣民眾應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須強調,對香港回歸而言,「一國兩制」是細緻的制度安排。鄧小平先生早已認識到香港對中國現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當年中國尚缺乏治理香港這樣現代化資本主義城市的經驗,故在與英方進行長達廿二輪談判後,一九八四年雙方以《中英聯合聲明》確立以「一國兩制」治港,至於「五十年不變」具體安排,正是體現於一九九○年人大所通過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條,人大制定法律原則不適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將其所制訂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才能在港實施,但亦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如國旗、國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條既已明文制定國安法乃香港責任,則其應屬香港自治範圍。的確,香港政府「尚未」落實第廿三條立法義務,但基本法也未授權人大代為立法,否則第廿三條豈非形同虛設? Read more

下一步武統?民進黨在想什麼?

在兩岸民粹對撞,仇恨循環一觸即發的時刻,據報導「中國鷹派第一人」解放軍退役少將喬良,日前發表文章表示「台灣問題的本質是美中問題」,「一切事業都必須給實現民族復興讓路,包括台灣問題的解決。」喬良的論述,與北京過去的立場有顯著的不同,軟中有硬,對台灣來說,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喬良的文章,若得到北京當局「默許」,那麼台灣值得稱喜的是,至少北京當局是理性的,尚分得清輕重緩急。雖然「武統」仍是兩手政策的大籌碼,但喬良所述體現出對大陸而言,「武統」不是做不做得到的問題,重點是劃不劃得來、綜效高不高。至少目前為止,北京當局清楚認知到,「武統」未必劃得來。

為什麼劃不來?因為喬良正確指出對北京而言「十四億人的幸福生活」(民生主義)凌駕任何目標之上,甚至也考慮到武統之後,如何管理台灣,「難道一直軍管下去不成」(民權主義)?若北京當局真有「民生、民權優先」思維,那麼全中國整體的繁榮與興盛,將不再只是空談。 Read more

多元一體 歐盟經驗反思兩岸未來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個特別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紅十字日」,為的是紀念紅十字運動發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終其一生致力於消弭戰爭與人道救援的志業。

五月九日則是「歐洲日」,紀念二戰後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國外長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總理阿登諾提議:因煤鋼是製造武器關鍵資源,為遠離戰爭,追求永久和平,兩國應成立煤鋼共同體。共同體即為今日歐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與九日還是二戰歐洲戰區終戰日(因德國投降生效日是歐洲中部時區八日,對俄國與東歐國家是九日)。這個關於「戰爭與和平」的巧合關聯著實特別。 Read more

見賢思齊 即刻停止汙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許多人並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檳酒、富士蘋果…皆象徵著當地人的驕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對當地人可就是種侮辱了。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將出現自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COVID-19」,並建議各國正名以避免汙名化效應。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卻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稱呼,但為使民眾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漢肺炎」。

實際上,就在四月七日,權威國際科學期刊《自然》特別發表題為「即刻停止新型冠狀病毒汙名化」的社論,表示理解世衛組織將病毒命名的決定,並為該期刊先前在相關報導中錯誤將病毒和「武漢」及「中國」連結,鄭重承擔責任並表達歉意。

《自然》社論點醒我們:即便頂尖科學家也會犯下錯誤,但其經WHO提醒後立即勇於認錯的態度,才是吾人學習榜樣。反之,迄今疫情指揮中心、政府機關(如疾管署防疫廣告)與政治人物(如蘇貞昌院長)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漢肺炎」稱呼。筆者建議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務員都該閱讀這篇社論。 Read more

九二共識 應該「截彎取直」

據報,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啟臣認為要先贏得人民的信任,才有意義去談拉近兩岸的共識。但有人,特別是林火旺教授,認為不談九二共識如何去贏得社會的信任呢?筆者體會他倆的看法,也想說幾句話。筆者認為,國民黨應該將九二共識「截彎取直」定調。

九二共識,大家朗朗上口,「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而我方所指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其實濃縮一下,就是「兩岸同屬中華民國」八個字。

過去要繞一圈講這八個字,是因為直接說「兩岸同屬中華民國」,那麼對岸必然回以「兩岸同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之亦然,那就不可能有共識,也就無從交流合作。

而既然國民黨現在在野,無需跟對岸洽談協議,「兩岸同屬中華民國」這個基調,對岸就算口頭上不能接受,至少「應該」忍受,這也讓國民黨可以確立「和中」的立場。 Read more

和平,是台灣最需要的大紅包

庚子年就在眼前,也是義和團之亂一二○周年。義和團事件表徵為政者誤判國內外情勢所帶來的禍害,隨後「八國聯軍」更使晚清走向不可逆的滅亡。回顧這段悲劇,讓筆者想到選後蔡總統接受BBC專訪,被問到兩岸面臨戰爭風險時,蔡總統回答:「不能排除戰爭的可能性…但除了軍事準備外,更重要的是,你必須得到國際的支持…我們有相當不錯的能力,對中國來說,入侵台灣的代價將非常巨大。」

蔡總統的回答,不能說錯,歷任總統都不能排除戰爭的「可能性」。但談話中,看不到蔡總統絲毫「避戰」的努力,甚至認為國際社會將支持她不畏戰的強硬立場。對於敏感提問,蔡總統理應不予回應,或轉以和平發展為訴求。相反地,春節前夕她卻傳達若要開戰奉陪到底的心態,讓人民如何能過上好年? Read more

國民黨要擦亮兩岸路線招牌

大選後,高票連任的蔡英文總統,認為自己已有籌碼向北京要求「重啟良性互動」;而國民黨內部,則有把敗選怪罪「九二共識」,認為須在兩岸政策路線上「向中間靠攏」的聲音。

選舉操作,筆者不是專家。但如果「九二共識」真的是對台灣最好的選擇,那麼以上兩種思維,最後都必然失敗。

想像一百二十年前慈禧太后說:「只要大清國臣民團結起來,向八國聯軍宣戰,就一定會勝利」,是不是很可笑呢?同樣道理,兩岸硬實力的差距,早已超過台灣是否團結層次。但民進黨正試圖說服台灣人民相信,只要台灣是鐵板一塊,再加上幻想中不切實際的美國支援,那麼北京就只能無奈的坐視台灣獨立。但這背離事實程度,與義和團「神功護體、刀槍不入」,頗有類似之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