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前景在“良制”,不在各表同表

 

如果想让华航一飞冲天,就请政府挪开阻挡的手

林全院长6月底说“劳资争议事件,政府希望每个事业机构主管第一线处理,不可能所有争议都由政府跳出来,这是不对的”,强调政府不偏袒劳资一方。林全的概念没错,但在涉及国营与公股事业时,何以尤其做不到?

因为只要涉及“官不官、民不民”的事业问题,角色“球员兼裁判”的政府,几乎注定会被逼着跳出来,政府不想当资方、球员也由不得你,想当裁判又被质疑,不想当裁判也不行。因此,就算看似“解决了问题”,也注定衍生新问题。

华航正是个奇特例子,理应为“民营公司”,却在政府掌握航发会的持股与控制下,变成了“政府控制的民营公司”。难怪很多人搞不清楚“华航究竟是国营还是民营”,罢工案中的政府角色尤其尴尬。 Read more

对大陆死难者的轻忽,不是谦卑而是冷漠

▲火烧车罹难者灵堂上香,林全:将心比心提供最大帮助(图/政院提供)

蔡英文上任二个月,台湾很不平静,陆续发生各种或离谱至极、或极不寻常的天灾人祸。对此,国民党主席洪秀柱认为蔡英文“德不配位,八字不够重”,才会“风不调、雨不顺、国不泰、民不安”。

这一段时间,台湾确实“多灾多难”,民间或有鬼神之说的惊疑,但洪秀柱身为政党领袖,实不应也不必附和所谓的八字风水之说。

但另一方面,大家则该好好想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灾厄,集中在这一段时间发生?台湾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Read more

在台湾,统独有解的一天

▲李登辉:中华民国是“外来政权”。(图/记者李钟泉摄)

前总统李登辉说中华民国是“外来政权”。这李前总统说了不只一次的话,还是又引了一波蓝绿交锋。

但我却在想另一件事,李登辉错了吗?若要精确一点的说,李登辉有错的话,其错并不在于他在意识形态上选了“哪一边”,而是他以自身自认为的“正确”,认为意识形态上与他不同边的人“是错的”,如果说他有错的话,也是错在,他总是轻易地把某些人、事套一个“外来”的帽子,因为有了内外之别,是非就会退位,而当是非退位,社会勤于区分“我群”与“他群”时,这个社会就会进入情绪对立的无尽深渊。

以李登辉说的“中华民国”是外来政权为例。这个说法,有三层的逻辑问题,可以深究。 Read more

废红十字会法,有违宪之虞

陈长文:废法而不修法,显然是侵害人民权利、不符比例原则的“违宪”行为。(图/记者李钟泉摄)

上周四,公共电视《有话好说》节目〈弊端重重?抹黑污蔑?红十字会存亡关键!〉邀请三位律师上节目谈专法存废争议。包括红十字总会长王清峰、民进党发言人黄帝颖及民进党立委蔡易余。主持人陈信聪显然很疑惑,制度面若可以修法解决(例如今年3月马政府的修正草案),何以一定要废法?

首先,笔者引述几段发言,回答蔡委员“何以其他公益团体没有专法,红十字会需要专法?”: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创立于民国前八年,至今刚好届满一百周年,当时政府为响应日内瓦公约对各国立法保障红十字组织的呼吁,所以早在民国四十三年,即颁布《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法,赋予中华民国红十字会辅佐政府执行伤兵救护、战俘与平民救济、灾变赈济、预防疾病、增进健康、减免灾难等法定的工作事项,所以,本会也成为全国唯一经立法通过成立,且具有法定工作事项的民间组织。” Read more

废红十字会专法 将成转型正义的一大负债

▲陈长文呼吁,应让红十字会这苦难天使更强健,而不是让天使折翼坠亡。(图/记者李钟泉摄)

蔡政府上任第一周拍板废除红十字会专法,拿国际人道救援体系开刀,让人匪夷所思。228前夕部分民进党及时代力量立法委员以转型正义之名倡废红会、拿掉国父遗像时,笔者即投书〈谦卑火车,要辗就辗吧!〉提醒,没想到23日立委与行政院又联手废法。这无疑为蔡政府所高举的“转型正义”增添一大笔负债!

蔡总统说:转型正义只有一次机会,要谨慎,以追求社会和解为前提。但起手第一步,就看不到“转型理性”。 Read more

蔡英文上台后一定要做的两件事

▲520总统交接,第14任总统蔡英文宣誓就职。

小英政府的愿景 与挑战系列评论(五)

文/陈长文

如果政治像一台放影机,有着快转键和倒带键,那么,对马英九总统来说,倒转八年前的他,最该做的是什么事?又,对蔡英文来说,如果快转四年,她会交出什么様的成绩?

如果倒转到八年前,我会希望马总统在追求理念、专注国政的同时,也可以多花一点力量与时间,把“政治”搞得好一些。不擅长政治上纵横捭阖的马总统,政治成为他施政八年最大的绊脚石,尤其是国民党的立法委员们,和马总统党同却思异,于是整个国民党,看在国人的眼里,内耗大于理念外拓与治国实践。于是,即便马英九理念正确,在国政的治理成绩上,终究打了折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