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贞昌律师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吗?

亲爱的苏律师,为了让我可以好好的写这一封信,首先容我“对号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谓的“马英九的律师密友”是陈长文。那么,我可以先告诉您,你说这位“律师密友”“早在几个月前,已经到香港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画。”先别说无官无职的长文,没有“能力”去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实上,过去一年,我根本没去过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说谎已是常态,所以,我也不意外“苏院长”的栽赃抹黑。只是有些感慨,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价。

Read more

请问李进勇主委:印尼能,为何台湾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湾及海外多处设下为数众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参与印尼大选。印尼,让国人普遍认为仍是“发展中”的国家,却有比我们更前瞻的选举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湾,之前的中选会代理主委陈朝建针对不在籍投票却言:“明年总统选举与立委选举合并举行,应该是没有办法,有困难度。”究竟中华民国的选举制度还要落后到何时?

试想每次投票:户籍设于高雄、北漂的大学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须提早抢购往返北高的车票;接着他必须承受舟车劳顿,还必须在法定投票时间赶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动不便的长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艰困不便。 Read more

失了人权心 人权之衣也将毁

有一位慈善家,走到哪里都受到人们的敬爱。他的一位邻居希望能和他一样受人尊敬,于是买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样的衣服穿着上街,但大家对他还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气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的一模一样,为什么你们还是不理我。”这时,一位长者告诉他:“我们敬爱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从一九八七年解严后,这三十年来,中华民国的民主不断进步,而所谓的“进步”,其核心的指标,就是我们对人权一天比一天的重视。我们不只是民主国,更是“人权国家”。

然而,我们现在还是“人权国家”吗?在政党轮替后的这二十个月,我担心,也愈来愈没有把握。这么说吧,我们即便还不能说是“非人权国家”,但我们对人权坚持的信念,却一点一点在流失中,继续下去,我担心,有一天,我们回头一看,会忽然惊觉,我们已成了一个不讲人权、不在意人民自由与尊严的国家。

这些担忧,并不是无所本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