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大陸對和統絕望

兩岸各自紀念雙十,習近平總書記說「中國共產黨人是孫中山先生革命事業最忠實的繼承者」;蔡英文總統則拋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北京在思考如何「繼承整個中國」,民進黨則盤算如何製造「兩個中國」,兩黨之差異,可見一斑。

國共長期鬥爭,卻又共同尊崇中山先生,難免「一個孫文,各自表述」;如今習近平不但直接指出「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並認為中共是孫中山「最忠實的繼承者」,這換個角度來說,是三民主義,要統一中國了嗎? Read more

光輝十月,追求「良制」編織兩岸「中國結」

光輝十月,大陸慶十一、台北慶雙十,一家兩地各辦喜事。110年 前的10月對全中國人來說意義深遠,因辛亥革命及先賢努力,中國終 於脫離帝制,走向共和法治。這個里程碑,值得大陸與台灣珍惜,畢 竟當前兩岸分的是「治」不是「史」,且兩岸憲法明揭兩岸統一仍待 延續。

只是身為中華民國總統的蔡英文,至今不願接受追求「一個中國」 目標,導致雙十國慶演說撕裂兩岸情感的話不少,而該緬懷的前人歷 史、該積極回應的兩岸政策,卻語焉不詳,徒增不必要的衝突。筆者 感嘆,雙十國慶應能讓國人與全球華人共緬民國建立至今的艱辛與成 就,然而當坦克、飛彈都到了總統府前展示,國慶不免走樣。

筆者提出下列幾點,期待兩岸關係能春暖花開、少走冤枉路: Read more

良制一國,給中共百年的期許!

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一百周年黨慶,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習近平 ,在百年黨慶演講提到「我們實現了第一個百年(1921~2021)奮鬥 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大陸在中共領導下,成績斐然,得之不易,筆者百感交集,對此表達誠摯肯定。

咀嚼習總書記演講,其中「…向著建成…現代化強國的第二個百年 …目標…」、「…為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努力」、「堅持一 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進和平統一」等,正是走在筆者信仰的 「良制一國」的道路上! Read more

裝睡的人叫不醒,「疾言厲色」有用嗎?

政府嚴重錯誤的「3+11」機師檢疫政策,不僅造成破口,嚴重缺乏 救命的疫苗,更導致死亡率持續增加、警戒不斷延長,百姓人心惶惶 、幾近淪為芻狗。面對政府治理無方,筆者「疾言厲色」以〈蔡總統 ,請將顢頇失能的蘇揆撤職!〉投書,要求蔡政府剋期取得去年承諾 人民的疫苗、盡速施打,並調整失職防疫隊形,換上「有能力、具有 公衛專業」的專家,以確保百姓健康! Read more

愛國者治港,適足以害之

兩岸在民主制度的回頭路上,可謂亦步亦趨。民進黨政府規定高階官員、將領退休後,「不可參與中國大陸相關政治活動,而有妨害國家尊嚴行為」,北京當局修法「愛國者治港」,如此把忠誠當作一種義務,實在讓人感慨。

中國積弱百餘年,今日終於可以「平視」他國,如何不讓人振奮?大陸內部的「戰狼」風潮,與好萊塢的「美國拯救世界」,台灣人民為中華隊加油打氣,出發點是一樣的,都是「民族主義」。

民族主義,代表著對「生命共同體」的認同,但民族主義,也應該要容忍個體價值觀的存在。行為上,公民不能傷害國家利益的事情,但要用法律來要求言論、思想上的「愛國」,這樣的愛,就未免有些流於形式了,愛之也適足以害之。

未來香港的參選者,必須經過特區政府「資格審查委員會」的篩選,不需交代理由,也沒有救濟管道;立法會職責在監督政府,政府卻可審查立法議員的資格,那麼議會「制衡」的能力,也就被大幅限縮了。

「愛之適足以害之」,這是筆者的第一反應。一個「不愛國」的候選人,卻能在選舉中出線,那是否表示選他的人,也同樣的「不愛國」?而如果有許多香港市民不愛國,那麼原因出在那裡?有沒有原因是值得以服務人民而存在的政府檢討改進的空間?

筆者也不願為了批評而批評。從香港到新疆,民進黨政府不放過每個撿到槍的機會,國民黨也學乖,黨主席參選人紛紛表示意見,呼籲北京這個,呼籲北京那個。但台灣也應該要反省,為什麼民進黨越撐,香港的處境卻越是倒退?

舉馬英九總統,作為對比。馬總統對六四的關懷,是從台北市長到卸任總統,一以貫之;他對大陸民主的期待,是發自內心,真的希望大陸好,中國人民好。

民進黨批評大陸人權,北京可以用「追求台獨的障眼法」打發過去,大陸人民也不會埋單;但馬總統期待中國的民主,筆者認為對岸人民,是聽得進去,北京當局,也不至於認為有什麼惡意。

可惜,台灣政壇,已再無馬英九,不說民進黨,國民黨內的天王大老,他們對大陸民主、人權的關切,也沒有「同舟共濟」的情感。

「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馬英九擔任台北市市長、國民黨主席、總統任內的話),還有那位國民黨人,能講出這樣的話?講不出來,那對大陸的再多批評,也是假的,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敢唱中共的反調。

現在大陸民主真正的瓶頸,是大陸人民對於民主,或者說西方式民主,已經不感興趣了。香港的普選也好,新疆的再教育營也好,歐美越關注,反而越凝聚大陸人民的反抗意識。

「愛之適足以害之」!古有明訓,這既是說北京對香港的「愛國」,也是台灣對香港的「撐民主」。覺醒吧!

(作者為首任海峽交流基金會秘書長)

20210405聯合報

良制一國 國軍要當英雄非烈士

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日前表示,中國大陸未來五到十年的最可能軍事目標,「台灣首當其衝」。對此,新上任的國防部長邱國正則回應:「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不考量美軍幾天能來馳援,中共要打多久,我們就陪多久。」從民進黨政府上任以來,國防部的發言,常常充滿「悲壯」之感,包括去年的八二三砲戰紀念場合,「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也絕不會讓敵人越雷池一步」的講話,白話英文翻譯就是,「over my dead body」。

戰到一兵一卒,用嘴巴說固然簡單,但然後呢?回顧歷史,哪一場戰爭不是「古來征戰幾人回」,一旦參戰就是徹徹底底的輸家。筆者是軍人遺孤,父親陣亡在四川邛崍山,應該有資格說這句話:「國軍不能怕死,總統不能不怕軍人死」,中華民國國軍應該是英雄,而非僅僅烈士。筆者的父親民國卅八年來台,家人尚未安頓妥當,隨即「奉命」回到前線,去進行一場事後看來必敗的戰役,到今天,筆者始終不解,當時的「命令」有何意義?

七十年後的今天更不用說,讓盡忠職守的國軍,「奉陪」共軍到一兵一卒,對台灣的意義何在?所有三軍將士都知道,如果兩岸開戰,他們不是為了二千三百萬人的民主自由捐軀,而是因為民進黨的莽撞挑釁,為了執政當局的私欲,而付出了寶貴的生命。邱部長(前任國家安全局局長)當然知道這個不能說的祕密。

軍事是政治的延伸,邱部長也坦承,雖然中共目前沒有辦法以正規作戰對台灣有動作,「但一旦吃了秤砣鐵了心,要打的話沒有不可能的,是具備這能耐的。」意思是,中共現在沒有選擇武力犯台,不是打不贏台灣,而是「不划算」,但若有一天民進黨讓北京覺得,打台灣是「划算的」,那中共當然有這個能力。民進黨的所做所為,卻無時不在增加北京攻台的合理性。

近期蔡政府似乎也想要戒掉「仇中」這個政治嗎啡,筆者肯定陸委會主委邱太三口中兩岸應有「建設性模糊」,但這個模糊仍得要北京埋單,而「兩岸同屬一國」是大前提,至於這一國是那一國,有各說各話的空間。在「一中」的框架下,九二共識其實已經是一個對台灣最有利的內容,只是民進黨因為過去反對九二共識太久,於是希望跟北京協調,能否把九二共識換個模糊的名字,給民進黨一個台階下。

要讓九二共識「換湯不換藥」,現在邱太三雖已重提「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既然如此,那不妨直接表明:「兩岸同屬中華民國」,讓兩岸向「良制一國」的目標邁進,戰爭絕對不是選項。果如此,北京即便不能接受大陸屬於「中華民國」,但民進黨毫無保留的承認「兩岸同屬一國」,這也就明白表示放棄台獨,是兩岸最好的東風雨露,也讓北京沒有升高兩岸緊張對峙的理由。這樣的政府,也才值得軍人的效忠。邱部長要請蔡總統讓中華民國國軍當英雄,而不是烈士!

(作者為中華民國國民)

20210322聯合報

蔡總統該為「良制一國」努力

美國及台灣在川普卸任後均設法調整與大陸之關係,只是做法有別。拜登與習近平在同為兩強副手時便有交往,正如拜登所說:「我跟習近平相處的時間,可能比任何世界領袖都還多,因為我擔任副總統時,曾與他有過24至25小時的私人會談,跟他旅行1萬7000英里。我很了解他。」兩人於上月長達2小時電話會談後,拜登更說:「習近平很聰明,也很強硬,他骨子裡並沒有民主。…我這麼說並不是批評的意思,只是敘述事實」、「我一直都對他說,我們並不需要衝突。」均可看出美國已做足準備,積極促成美陸和解。 Read more

藍白合 誰帶頭衝鋒?

江啟臣與柯文哲會面,吹皺國民黨內一池春水;藍白有如三國時代的蜀國跟吳國,合則尚可一戰,分則會被各個擊破。所以問題不在要不要合,而是怎麼合,「誰帶頭衝鋒」?

二○二四,柯文哲看起來是選定了,但形勢並不當然有利於他。畫出柯文哲的當選路徑,可能性最高的就是民眾黨與國民黨協調整合一位最強的候選人-柯文哲自己,然後團結在野陣營,一舉完成政黨輪替。

在野陣營如何「整合出一個最強的候選人」,方式很多,最乾脆、有前例的就是「二階段民調」,國民黨初選通過的候選人,跟柯文哲再比一次民調,輸的退出,贏的參選。

二○二四對於國民黨來說,有四個理由,可以支持跟柯文哲進行二階段民調:

一、二階段也有可能是國民黨的候選人勝出,就可以得到民眾黨支持者(十%)及泛藍(包括新黨及親民黨)的好感,當然有助於當選。

二、不論二階段誰勝出,國民黨的區域立委候選人都更有贏面。

三、就算是柯文哲當選,也需要國民黨的人才。

四、「三腳督」國民黨更沒有當選的希望。

撇開國民黨的小算盤,從「制衡民進黨」的角度看,藍白當然要合,雖然國民黨與民眾黨的理念並不完全相同,但「不是民進黨」就是一個最大公約數。

國民黨或民眾黨不論誰執政,不會箝制言論自由,不會多數暴力,不會關說司法,不會雙重標準、會同意兩岸一家親,這就是藍白要整合的道理。

要培養二○二四「二階段民調」的氛圍,必須從二○二二開始。如果二○二二的縣市長選舉,國民黨與民眾黨就以「二階段民調」共同推出人選,那對國民黨其實是有利的。因為到目前為止,民眾黨還是接近於柯文哲的「一人政黨」,二○二二看不到什麼人選,包括黃珊珊在內,可以在二階段民調贏過國民黨候選人。

但就算黃珊珊贏了,以羅智強或蔣萬安為例,無論誰成功的在國民黨內初選贏了,但是在二階段民調輸給黃珊珊怎麼辦?

如果這個情況發生了,那我會建議智強或萬安,「趕快去領黃珊珊的志工背心,也幫我領一件!」畢竟,選舉就是要推出最強的候選人,你也選,黃珊珊也選,那很可能就是民進黨當選了。

至於國民黨籍市議員擔心的民眾黨「分票」問題,目前民眾黨有穩固的十%支持度,本來就會有市議員席次。藍白合不合,與多席次選舉的關係不大。

總之,江啟臣主席與柯文哲同台的決定,我百分之百的支持,這才是最大在野黨主席應該有的胸襟與膽識。至於國民黨內有志大位的人,也應該要有信心和準備,在二階段民調贏過柯文哲(及黃珊珊)。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210301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