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亞那設處大內宣 重傷外交努力

拜登上台後,對兩岸各打五十大板,他一方面不支持台灣加入「以國家地位為前提」的國際組織,重新回到一中政策;一方面對中共不假辭色,表示「美國必須確保可以阻止中國的侵略」,確保對岸不將動武列為選項。

簡言之,「台灣不獨,中共不武」,這是兩岸和平最好的保證,而在不彰顯台灣主權的前提下,美國願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社會,一如馬政府的「活路外交」。

拜登看待台灣,與川普有極大的不同。川普抗中保台,是因為疫情爆發,希望將疫情的責任歸咎於大陸,而利用台灣作塑造抗中形象的工具。在其任期尾聲,川普因為民調的落後,更需要變數,期待混亂,他不在乎,或者說巴不得兩岸擦槍走火,他可藉此”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凡此種種也讓台灣的獨派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異常亢奮。

拜登則把「抗中」與「護台」脫鉤處理,抗中是抗中,護台是護台。拜登希望兩岸和平,不要干擾他在其他議題施展手腳,而要做到這點,他必須同時對兩岸施展壓力,既向北京表示自己防衛台灣的決心,並要台灣認清「一中政策」是美國不會動搖的框架。 Read more

2021兩岸落實憲政 共創良制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美國《時代雜誌》將二○二○年評為「史上最糟的一年」,眾人因此期待二○二一年能為全世界帶來新氣象。對於關心兩岸事務的筆者而言,也企盼憲政制度各異的兩岸,在同樣奉行憲法、推行憲政的目標下,將二○二一年作為兩岸落實憲政的新契機,善意切磋學習、共尋「良制」。

回首二十年前,筆者初次於北京街頭看見偌大「認真學習憲法」標語,頓時感到振奮。綜觀大陸憲政歷程,繼一九五四年施行首部憲法後,又經大躍進、人民公社試驗失敗,乃至文革結束後啟動改革開放等時空變遷,共歷經至少八次憲法修正。二十載光陰倏忽,大陸憲政卻仍看似進度緩慢,故筆者對於加速大陸憲政落實的進程,有以下兩點建言: Read more

良制一國可兼得RCEP、CPTPP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日前簽署完成,台灣卻被排除在這經濟規模最大、涵蓋人口最多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之外。經濟部長王美花表示:「要加入RCEP要所有成員國同意,中國一定會要台灣遵守『九二共識 』、『一國兩制』,大家可以接受嗎?」另外對於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王部長樂觀表示:「我們是有很好的準備。」近期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上鄭重表示:「積極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筆者認為,為經貿發展造福人民,不論RCEP或CPTPP(一是魚,另一是熊掌),對台灣同樣重要,缺一不可。

而「無故」不加入RCEP、CPTPP將重挫台灣發展!RCEP涵蓋中、日、韓、紐、澳、東協等15國,達全球GDP29%(25.6兆美元),更占我貿易總值58%,對比CPTPP由日、加、澳、紐等11國所簽署,達全球GDP13.1%(11兆美元),占我貿易總值逾24%。顯見缺少RCEP的優惠措施,對我經貿發展將是一大損傷。研究顯示,RCEP最快在2021年下半年生效,對我每年GDP的損失高達0.4%,勢必造成產業M型化、企業出走、產業空洞化等危機。 Read more

拜登兩岸政策 從歐巴馬路線看起

即將卸任川普政府的國務卿龐培歐,語焉不詳又突兀的公開宣稱「台灣不屬於中國」,牴觸了美國半世紀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民進黨沒有接這個球,以「中華民國從來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回應。其實,川普怎麼想已不重要,重點是拜登會如何而為?拜登曾是歐巴馬的副手,歐巴馬政府的路線,會是很好的參考座標。最後六十幾天的川普時代,就讓兩岸和平度過吧!

二○一六年底,川普在當選後,質疑一中政策的必要性,當時歐巴馬總統罕見的公開表示:「美、中、台長久的共識就是保持現狀。大陸承認台灣的『實體』地位,而台灣也同意只要能維持自治的權力,並不會朝向要宣布獨立。或許『維持現狀』無法滿足所有涉事者,但這的確保住了和平,也允許台灣包括在經濟上的更成功,而台灣人也享有高度自治。」 Read more

有蔡習會,兩岸就搞定了

陸委會老調重談,把中共舉辦的馬習會研討會,定義成「對台統戰」,一概否定。希求統一,這是北京的「陽謀」,但最後還是要看台灣人民接不接受。值得注意的,是陸委會說對岸主張的九二共識是「兩岸一中、共謀統一」,已經沒有包括「一國兩制」,這是一個進步;但真正完整的九二共識內容,連國台辦也承認,還要再加上「各自表述」四字。

 

至於北京當局另一個訴求「一國兩制」,這的確是台灣多數人民無法接受。但一國兩制指的是未來,而非現在;是談判的議題,而非前提,這是一國兩制、九二共識重要的差別所在。不接受一國兩制,台灣大可以在兩岸對話時表達這個立場,這與九二共識,一點牴觸都沒有。 Read more

從九六老兵的親筆信談兩岸

近日,筆者收到一封從高雄寄來的信,落款「九六老兵」吳OO親筆。緣起於吳先生看了筆者10月5日〈先正視中華民國 再談統一〉投書,特來函鼓勵叮嚀。信中字裡行間念茲在茲國家大事,筆者拜讀再三感觸甚深。

1949年這位25歲軍人隨國民政府遷台,一晃眼已子孫滿堂年近期頤。吳先生於2001年投書香港《開放雜誌》呼籲北京當局溫和對待「中華民國」,扮演「太陽」而非「北風」角色;2018年自掏腰包近24萬元以「中國統一之路」為題刊登聲明於《聯合晚報》頭版,除指出北京當局如欲統一,需回到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並精心設計統一後的國旗及國歌等建議;2019年再投書力主「中華民國」正統性。吳先生畢生為國效勞、關心兩岸發展、執筆針砭毫不諱言,讓筆者敬佩! Read more

先正視中華民國 再談統一

近期,兩岸間除兵凶國危,在國際「非政府」組織「名稱使用」又添紛擾。先是「中華民國野鳥學會」聲明因拒更名、拒簽政治表態文件遭國際鳥盟除名;而「全球氣候與能源市長聯盟」將「中華民國」六都會籍列於「中國(China)」,經協調更正為「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北京當局直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地區城市當然應被列中國項下」等語。

從這二件事看出北京當局堅持一中原則,卻不願正視中華民國政府「存在事實」及兩岸「對等地位」。

「中華民國」滅亡了嗎?答案當然為否。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記述「一九一一年孫中山先生領導辛亥革命,創立中華民國」,歷史脈絡可循:一九一二民國元年孫先生任臨時大總統、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續接國共內戰,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七日國民政府宣布遷都台北後,「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地區、與同年十月一日建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大陸地區、分治「中國」於兩岸。 Read more

近悅遠來,北京與王道的距離

隨著美國大選時程的逼近,美中的對立越來越顯性化,台灣也必然涉入其中。美中不僅是經濟與科技的競爭,也是雙方「制度」的角力。北京當局是讓大陸人民的平均生活水準,達到史上的新高點,但與王道,始終尚有一段距離。

人民日報拒絕美國駐中大使的投書,是雙方制度差異的一個縮影。我們可以理解人民日報的苦衷,作為中共的官方媒體,無法刊登與政府立場不同的文章。但拒絕刊登,也有另一個角度的說不過去,畢竟任何人,包括中共駐美大使在內,都可以自由在美國發表文章,論述與美國政府不同的意見,那為什麼北京無法給予他國外交官同等的空間呢?

言論自由是個表徵,這個表徵反映著許多本質上的差異。值得慶幸的是,今日的北京當局,並不僅以「大國」、「強國」為滿足,而希望成為一個近悅遠來的「王道之國」,筆者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北京當局會將這個差異補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