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背公投 以仆欺主

尽管“反空污”、“以核养绿公投过关,经济部依然表示,核一、二、三不延役,核四不重启,“平均每年至少降低一%火力发电”只有头两年能做到。直接民意的表态,受到严峻的考验。

公投的目的,就在于对代议政治的不信任,然而公投结果,最后还是要回到代议政治来落实,考验的是执政者对民意的尊重。有些政治人物看到选举结果不如人意,说“没有办法假装不鄙视那些选民”,这样以仆欺主的情形,的确也有可能在公投案发生。 Read more

荒唐中选会 头痛医鞋子

庸医头痛医头,庸医中的庸医头痛医脚;中选会非常特别,头痛医鞋子,把公投选务疏失,一股脑儿的推给公投法。

公投结束,中选会提出公投法修法草案,包括连署拟附身分证影本,把“公投应绑大选”改为“公投得绑大选”,延长准备期,主文以不超过卅字为限……

简言之,这次选举的混乱,公投法固然有可以修改的空间,但错的都是公投法,中选会一点都没有错,这是事实吗? Read more

蔡总统的二选一考题:改变或双辞

四年前,国民党在地方选举大败,六都仅剩新北,笔者撰〈总统主席双辞,放手是最勇敢承担〉一文,呼吁马总统为了台湾,应勇敢辞去总统与党主席一职,亦于文中提出了上中下三策供马总统参考。

当时的情势是,“站在马对边,就是站对边”,不论对马总统如何不公道,马总统/马主席在选后继续留任,已不可能再有任何政治影响力,何不直接双辞,并且要求副总统也辞职,让总统重新改选。 Read more

公投元年之后,超越蓝绿的是非对错

2018年11月24日,是中华民国实践“直接民主”的重要里程碑。涵盖能源、同婚等议题共10项公投案与“九合一选举”一并投票。

2016年以完全执政之姿上任的蔡政府,在这次九合一大选的“期中考”显然不及格,另从“公投元年”10项议案“提案、连署、投票”的过程,更让全民意识到:民进党政府立法的品质、行政(中选会)的严谨与中立,仍待改进。 Read more

反对公投 更该去投不同意票

将迎来公投法修正后首次“十项公投绑大选”,年满十八岁公投首投族六十万人。有些团体呼吁“拒领、拒投”来反对某项公投,笔者提醒:这是旧法时期的认知,而在现行公投法:反对提案,就该主动领票,并投下反对票。

降低门槛后的现行法过关条件: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达到“投票权总人口”四分之一(四九五万票)以上。可见“拒领票”达不到“反对”效果,反而可能放任提案通过。 Read more

捍司法公正,陈长文发起, 马英九领衔、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投

鉴于监察委员陈师孟公然恐吓司法机关,要以监委职权查办判决不合己意的法官。对此,陈长文律师决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联盟”担任召集人,并由前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担任执行长,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希望力拼年底前成案,以并入2018年县市长选举。在陈长文力邀下,前总统马英九也允诺领衔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为司法公正独立尽一份心力。

陈长文表示,监察委员陈师孟恐吓司法机关事件,显示台湾的法治与司法独立已危如垒卵,关心司法的有志之士,能缄默乎?加以2013年发生关说司法风暴,在刑法增订妨害司法公正罪,实有其迫切与必要,但民进党居多数的立法院已不可期待,只有诉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并配合今年年底的县市长选举,此一捍卫法治的大事,方有可成之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