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未知共处,成为无限可能的自己

又到一年一度毕业季,恭喜各位同学完成人生阶段性目标!因为新冠病毒的侵袭,不只毕业典礼有别于以往,校园外的世界也格外动荡不安。全球近八百万人确诊、四十余万人丧命,封境更使经济停滞、企业停业或破产,衍生劳工失业等问题。严峻就业环境、计划被打乱或许令毕业生们焦虑沮丧,但笔者却要鼓励大家:在展开人生新阶段之际,将这份未知及挑战,视为人生的一份礼物!因为身处逆境更可能激发潜力,认真思索人生方向。往年常寄语毕业生,谈到抱持热情、好奇心以及慎始慎终的重要。今年除了鼓励同学积极向上,老师有另外两点期许和祝福,希望与即将踏入社会、面对更多未知和变量的各位共勉。 Read more

不用怀疑,蓝绿就是“关说共同体”

桃园地检署爆发关说案件,承受长官压力,坚持不退让的承办检察官说,“希望自己不做让人欺负的绵羊,而要做能够惩凶除恶的牧羊犬”。这是一个有趣的分类,相信大家非常好奇,检察体系内有多少是绵羊,多少是牧羊犬?

从本次桃检的关说案来看,请托/命令的顺序是被告友人→前法务部长→桃园地检署检察长→襄阅主任检察官→公诉主任检察官→承办检察官。

结果很遗憾,4位现职检察官,除了最基层的承办检察官,其他4人全是“绵羊”,全都成了关说司法的共犯,绵羊的比例占了80%。 Read more

今年公投不成 护司法还没完

“护司法公投”于第一阶段顺利达到法定提案人数,惟至八月卅一日已确定无法在“公投并大选最后期限”前完成第二阶段连署,无缘于十一月底成案提交选民投票。

对这结果感慨但不意外,笔者发起公投时,即知在缺乏组织(如政党的支持)推动、宣传效果不佳下,不易冲过二阶段连署。但此次连署仍具重大意义可与读者分享。 Read more

马关心制度要办!蔡干涉个案不查?

谢谢陈师孟监察委员,为了办马英九,找出了笔者在8年前投书媒体的旧文〈防冤狱,尚方宝剑何时出鞘?〉以该文后来经当时的马总统加了批注“请王部长清峰一阅并说明”,认为马英九前总统妨害司法公正,准备约谈马前总统。

首先,在指控马前总统有无妨害司法公正之前,我们先来还原几个事实,在笔者8年前的这篇旧文中,实际上举了二个例子,一是太极门掌门人洪道子夫妇等4人,在22年前遭侯宽仁以“养小鬼”诈欺等理由起诉并遭羁押,洪道子后获判无罪,并获冤狱赔偿共新台币18万元。期间当事人曾向监察院陈情,监察院在民国90年做出调查报告,指责侯宽仁调查未尽属实、未依科学办案等9大违失,要求法务部严惩。

另一个则是吕新生案,由于检察官、法官未依法强制上诉,让吕新生多坐了5年牢,国库因此赔偿了513万。

以此两案,笔者要谈的是一个“制度问题”:我国冤狱赔偿的追偿制度有缺漏,应予改进。

Read more

没电子连署 公投玩假的?

陈长文发起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陈长文发起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去年十二月,公投法大幅修正,下修了连署与通过门槛,并且立法明定以“公投绑大选”为原则,也让今年的公投提案百花齐放,并且都希望借由县市长选举的高投票率,来让直接民意有表达的机会。

然而,公投法虽下修连署、通过的门槛,但是真正决定性的影响,在于以法规明订电子连署系统的建置。

过去的公投,只有国民党和民进党二大党有足够的组织能力连署几十万份公投成案,只是在投票时,投票率无法达到门槛。因此公投法连署、通过门槛的下降,确实有利于公投的成案。

但是对于一般民间团体来说,即便是下修后的连署第二阶段的廿八万人门槛,还是极为困难。不是说提案没有廿八万人支持,而是要如何接触到他们呢?

Read more

捍司法公正,陈长文发起, 马英九领衔、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投

鉴于监察委员陈师孟公然恐吓司法机关,要以监委职权查办判决不合己意的法官。对此,陈长文律师决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联盟”担任召集人,并由前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担任执行长,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希望力拼年底前成案,以并入2018年县市长选举。在陈长文力邀下,前总统马英九也允诺领衔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为司法公正独立尽一份心力。

陈长文表示,监察委员陈师孟恐吓司法机关事件,显示台湾的法治与司法独立已危如垒卵,关心司法的有志之士,能缄默乎?加以2013年发生关说司法风暴,在刑法增订妨害司法公正罪,实有其迫切与必要,但民进党居多数的立法院已不可期待,只有诉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并配合今年年底的县市长选举,此一捍卫法治的大事,方有可成之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