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为民,先由热情、良知、本事做起

笔者在《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一书中,提醒律师、检察官、法官、法学教授们,应肩负维护正义与社会关怀的使命。然而,一晃眼本书已出版13年,先不论法律人治国乱象仍未止息,近日,前公惩会委员长石木钦涉嫌未守回避分际,多次与官司缠身友人饮宴之新闻,不禁令人联想公惩会月前对管中闵校长的惩处判决才生波澜,身为“法官中的法官”的石委员长又陷争议,再度减损司法公信力。(参考笔者投书〈超国界法小教室─公惩会赢了管中闵,扼杀了公务员言论自由〉)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医是法律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前总统陈水扁(下称扁)在总统任内涉嫌贪污,除有5案停审外,已有3案有罪定谳,合并执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经特赦,应在监服刑,纵使他曾贵为总统,但如今他的身分单纯就是受刑人,与其他受刑人所获待遇理应相同。然虽为受刑人,并不表示就不能获得适当的医疗照顾。依《两公约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剥夺之人,仍应受合于人道及尊重其天赋人格尊严之处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权利获得符合人权的医疗保障。

 

扁自2015年在马总统任内获准保外就医后,迄今已获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于《监狱行刑法》第58条“在监内不能为适当之医治”。然究竟何谓保外就医,又扁保外就医究竟是法律问题或政治问题,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监所医疗制度谈起,再探讨扁保外就医争议。 Read more

不用怀疑,蓝绿就是“关说共同体”

桃园地检署爆发关说案件,承受长官压力,坚持不退让的承办检察官说,“希望自己不做让人欺负的绵羊,而要做能够惩凶除恶的牧羊犬”。这是一个有趣的分类,相信大家非常好奇,检察体系内有多少是绵羊,多少是牧羊犬?

从本次桃检的关说案来看,请托/命令的顺序是被告友人→前法务部长→桃园地检署检察长→襄阅主任检察官→公诉主任检察官→承办检察官。

结果很遗憾,4位现职检察官,除了最基层的承办检察官,其他4人全是“绵羊”,全都成了关说司法的共犯,绵羊的比例占了80%。 Read more

捍司法公正,陈长文发起, 马英九领衔、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投

鉴于监察委员陈师孟公然恐吓司法机关,要以监委职权查办判决不合己意的法官。对此,陈长文律师决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联盟”担任召集人,并由前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担任执行长,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希望力拼年底前成案,以并入2018年县市长选举。在陈长文力邀下,前总统马英九也允诺领衔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为司法公正独立尽一份心力。

陈长文表示,监察委员陈师孟恐吓司法机关事件,显示台湾的法治与司法独立已危如垒卵,关心司法的有志之士,能缄默乎?加以2013年发生关说司法风暴,在刑法增订妨害司法公正罪,实有其迫切与必要,但民进党居多数的立法院已不可期待,只有诉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并配合今年年底的县市长选举,此一捍卫法治的大事,方有可成之机。 Read more

严守无罪推定 是法治国基本要求

笔者在11月27日〈是恢复特侦组的时候了〉一文中,提醒检察机关“司法如皇后贞操,不容怀疑”,希望负责侦诉的检察官要避免陷入不当行政指导的为难处境,而忧心北检几件高度争议性的起诉内容,恐遭行政权干涉的质疑。

对此,北检“措辞强烈”地以声明谴责笔者。于受领指教的同时,针对质疑笔者还是要先以北检对李述德的起诉内容来说明。

Read more

司改 全面公开判决不同意见

蔡英文亲自担纲的司改国是会议登场。本报资料照片
蔡英文亲自担纲的司改国是会议登场。本报资料照片

去年底笔者投书媒体〈如何提升司法公信力〉呼吁开放判决不同意见书制度。司法院去年十一月公布改革方向虽已包括,却仅限“终审法院”。这对营造开放、说理的司法环境,效果有限。司改国是会议正进行分组讨论,希望负责“全民信赖、公正专业的司法”的第二组能鼓励这项改革扩及各级法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