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送中爭議,關鍵在法治不在兩制

 

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諸多爭議,大致可分為兩類:一、對港府倉促修法的不滿;二、對大陸人權法治的不信任。就倉促修法,港府已宣布無限期暫緩修訂條例;但港人對大陸長期不信任的主因,其實並非兩制本身,而是大陸在實行兩制下是否有追求法治的堅定決心。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起因於港人在台涉犯殺人罪,犯後潛逃回港。但香港法院礙於管轄權限制,無法審理境外發生之殺人罪,又因現行條例禁止香港將犯罪嫌疑人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故無法將嫌疑人交由台灣審理。此次修訂的草案擬使香港得個案將犯罪嫌疑人移送至大陸、台灣、澳門。綜觀條例本身,問題或許不大,然為何會引起港人如此激烈反應,其癥結與香港、大陸之間的時代背景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Read more

請問李進勇主委:印尼能,為何台灣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灣及海外多處設下為數眾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參與印尼大選。印尼,讓國人普遍認為仍是「發展中」的國家,卻有比我們更前瞻的選舉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灣,之前的中選會代理主委陳朝建針對不在籍投票卻言:「明年總統選舉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應該是沒有辦法,有困難度。」究竟中華民國的選舉制度還要落後到何時?

試想每次投票:戶籍設於高雄、北漂的大學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須提早搶購往返北高的車票;接著他必須承受舟車勞頓,還必須在法定投票時間趕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動不便的長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艱困不便。 Read more

民進黨誰在乎「民主進步」?

 

民進黨初選僵持不下,賴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調領先,「如果賴也輸韓」,或者「如果蔡也贏韓」,賴清德願意主動退出,支持蔡英文競選連任。

客觀來看,這不叫「更改規則」。打個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變成跑兩百,直線變彎道,PU變紅土;而賴清德則是不改變規則,只是如果跑到後段,發生某些情境,他願意在終點線前停下來,禮讓蔡英文。

 

當然,這樣的「讓」,陰謀論者會說不安好心,會說賴清德是要凸顯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懷大度、全力為黨。那麼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賴清德的「讓」,正面對決。

現在民進黨的初選情勢,雙方都做過私下民調,知道怎麼樣的規則對誰有利,於是落後一方想盡一切辦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現任總統,掌握資源,自然可以影響中執委的意向,用台灣通俗的話講,就是「博歹賭」。

Read more

中選會可以有「愛黨主委」嗎?

國際比賽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須是「第三方國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愛國裁判」之嫌。體育競賽都知道要避嫌,民進黨卻硬要強推李進勇任中選會主委,到底動機為何?

李進勇曾經擔任民進黨副祕書長,在扁政府時代當到政務次長,也多次代表民進黨參選。李進勇從進入政壇以來,就與民進黨緊緊綁在一起,與「政黨中立」無緣。而中選會主委並不是一個著重雄才大略的職位,需要的是處理爭議時的信譽資產。李進勇擔任中選會主委,只有「不適任」3字可以形容,不適任的原因與能力無關,而在於中選會主委絕對不可讓選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覺。 Read more

精進民主選舉,盼國民黨黨內初選採「負數票」做起

為準備贏得2020年總統、立委大選,國民黨內近日最受矚目之議題,莫過決定黨內初選機制。吳敦義黨主席、朱立倫等分別提出「黨員投票」與「全民調」進行討論。但無論採上述任一方式,筆者以為國民黨應考慮納入「負數票」制度,不僅較能精確反映候選人支持度,相信初選結果也能更得民心。
Read more

公投元年之後,超越藍綠的是非對錯

2018年11月24日,是中華民國實踐「直接民主」的重要里程碑。涵蓋能源、同婚等議題共10項公投案與「九合一選舉」一併投票。

2016年以完全執政之姿上任的蔡政府,在這次九合一大選的「期中考」顯然不及格,另從「公投元年」10項議案「提案、連署、投票」的過程,更讓全民意識到:民進黨政府立法的品質、行政(中選會)的嚴謹與中立,仍待改進。 Read more

反對公投 更該去投不同意票

將迎來公投法修正後首次「十項公投綁大選」,年滿十八歲公投首投族六十萬人。有些團體呼籲「拒領、拒投」來反對某項公投,筆者提醒:這是舊法時期的認知,而在現行公投法:反對提案,就該主動領票,並投下反對票。

降低門檻後的現行法過關條件: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且達到「投票權總人口」四分之一(四九五萬票)以上。可見「拒領票」達不到「反對」效果,反而可能放任提案通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