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司法公正,陳長文發起, 馬英九領銜、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投

鑒於監察委員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機關,要以監委職權查辦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對此,陳長文律師決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擔任召集人,並由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擔任執行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希望力拚年底前成案,以併入2018年縣市長選舉。在陳長文力邀下,前總統馬英九也允諾領銜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為司法公正獨立盡一份心力。

陳長文表示,監察委員陳師孟恐嚇司法機關事件,顯示台灣的法治與司法獨立已危如壘卵,關心司法的有志之士,能緘默乎?加以2013年發生關説司法風暴,在刑法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實有其迫切與必要,但民進黨居多數的立法院已不可期待,只有訴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並配合今年年底的縣市長選舉,此一捍衛法治的大事,方有可成之機。 Read more

陳師孟正在清算未來的蔡英文

說起「法治」二個字,對於不是學法律的人來說,有點抽象,有點模糊,有點隔閡感。我也不想用太學理的方式來談法治,我用一句話,來告訴大家,什麼是法治?

法治就是蔡英文的守護神!而陳師孟,正在殺害蔡英文的守護神!

Read more

民主,還能讓台灣驕傲嗎

陳師孟一席準備要清算法官的講話,讓人瞠目結舌,但更讓人驚訝的是他依然得到了民進黨團的全票通過,1張不同意票都沒有。這表示陳師孟並不是一個個人,他代表的是民進黨內的一種集體價值觀。

三權分立,講究的是互相制衡,沒有哪一權獨大,而今天民進黨卻企圖利用手中的行政權與立法權,去創造一個「太上司法權」,讓監委去騷擾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當行政、立法可以去操控「司法」的時候,台灣的民主就已經變成了一種任期制的獨裁。 Read more

失了人權心 人權之衣也將毀

有一位慈善家,走到哪裡都受到人們的敬愛。他的一位鄰居希望能和他一樣受人尊敬,於是買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樣的衣服穿著上街,但大家對他還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氣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的一模一樣,為什麼你們還是不理我。」這時,一位長者告訴他:「我們敬愛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從一九八七年解嚴後,這三十年來,中華民國的民主不斷進步,而所謂的「進步」,其核心的指標,就是我們對人權一天比一天的重視。我們不只是民主國,更是「人權國家」。

然而,我們現在還是「人權國家」嗎?在政黨輪替後的這二十個月,我擔心,也愈來愈沒有把握。這麼說吧,我們即便還不能說是「非人權國家」,但我們對人權堅持的信念,卻一點一點在流失中,繼續下去,我擔心,有一天,我們回頭一看,會忽然驚覺,我們已成了一個不講人權、不在意人民自由與尊嚴的國家。

這些擔憂,並不是無所本的。 Read more

沒有藍圖,人民當然「茫」,該覺醒了

二○一七年即將到了尾聲。《聯合報》選出今年的年度代表字為「茫」。這一年,整個台灣「從內到外」都「茫茫然」,我覺得「茫」作為今年的代表字十分貼切。

台灣的民主曾經是世界人人稱羨的制度。解嚴三十多年過去,人民也漸漸體會到民主的優點與其局限。透過定期選舉,人民能夠用選票「換人做做看」,展現責任政治,是民主的優點;但當政黨只有選票的藍圖,沒有施政的擘畫時,民主理想中選賢與能的功能也就沒辦法落實。討好各方的結果,政策反覆,讓人民「無感」,也讓人無所適從。這就是為什麼人民「茫」的原因。

Read more

伸張勞權,台灣需有力的勞工政黨

近日《勞基法》修正,許多人感嘆民進黨背叛勞團,許多承諾說到沒做到,給了勞工團體一種過河拆橋、用過即丟的感覺,而蔡英文總統說她是「家境好的左派」,也在網路上普遍被嘲諷。

民進黨在野時喊左,執政時喊右,固然讓勞團失望,但若深究朝野兩大黨的意識形態,就會發現其實台灣兩大黨都是「資方政黨」。

然而問題來了,既然勞工權益如此重要,事實上,全世界,特別是歐洲國家,左派政黨與右派政黨常常也勢均力敵,尤其在北歐國家,以勞權為中心的政黨,反而經常能夠執政。為什麼在台灣,不管政黨如何輪替,都是資方政黨當家?

這中間,有一部分可能是台灣民眾長期受「資方意識形態」教育,而被馴化為較能接受右傾的治理邏輯。但也有一部分是,台灣目前並無擁有足夠實力的左傾政黨,缺乏有實力也能得到社會大眾信任的左派政黨,或者以勞權為核心理念的勞工政黨。

Read more

嚴守無罪推定 是法治國基本要求

筆者在11月27日〈是恢復特偵組的時候了〉一文中,提醒檢察機關「司法如皇后貞操,不容懷疑」,希望負責偵訴的檢察官要避免陷入不當行政指導的為難處境,而憂心北檢幾件高度爭議性的起訴內容,恐遭行政權干涉的質疑。

對此,北檢「措辭強烈」地以聲明譴責筆者。於受領指教的同時,針對質疑筆者還是要先以北檢對李述德的起訴內容來說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