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主政,民主法治理應更好,但是…

經過1218公投及日昨的行憲紀念日,再過5天民國111年即將到來,過去數年來我國民主法治退步國民有目共睹。細數法律人總統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均連選連任,筆者感嘆人民用選票對法律人寄予厚望,但20多年來民主法治總有著成也法律人、敗也法律人的感慨。新年前夕,筆者爬梳法律人治國之良莠,法律人及選民當引以為戒。

Read more

不可讓政治產業之弊害了淨零

新書《當政治成為一種產業》(The Politics Industry),由企 業家凱瑟琳.蓋爾(Katherine M. Gehl)與商業策略家麥可.波特 (Michael E. Porter)合著,點出自美國建國來所奉行的民主「政 治」,至今已出現諸多弊端。筆者反思,承繼中華文化從大陸轉進台 灣逾70年的中華民國「政府」(特別是解嚴迄今已三次政黨輪替), 也難逃「政治產業」的失能弊端,亟需深切反省,痛改前非! Read more

蔡總統該為「良制一國」努力

美國及台灣在川普卸任後均設法調整與大陸之關係,只是做法有別。拜登與習近平在同為兩強副手時便有交往,正如拜登所說:「我跟習近平相處的時間,可能比任何世界領袖都還多,因為我擔任副總統時,曾與他有過24至25小時的私人會談,跟他旅行1萬7000英里。我很了解他。」兩人於上月長達2小時電話會談後,拜登更說:「習近平很聰明,也很強硬,他骨子裡並沒有民主。…我這麼說並不是批評的意思,只是敘述事實」、「我一直都對他說,我們並不需要衝突。」均可看出美國已做足準備,積極促成美陸和解。 Read more

蕃薯村管制陸書是低估人民!

據報載,文化部長李永得就現已存在的陸書事前審查規範表示:從童書《等爸爸回家》談起,大陸黨政軍出版品為文宣品,屬「認知作戰」一環;未來修法可能比照電影放映前之警語,於陸書加註其出版社性質屬解放軍、共產黨或社科院等讓民眾「識別」。對於文化部作法恐違憲之爭議,李部長不惜說出若違憲「下台負責也是天經地義」等語。

1990年代解嚴之初,戒嚴思維及防共意識猶存,故1991年戡亂終止後,1992年施行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7條仍授權訂定陸書審查許可規範。實際上歷任近30位新聞局長、前兩任文化部長對此規皆「備而不用」,2018年鄭麗君部長任內則因發文提醒業者送審陸書惹議,最後認錯「欠周全」落幕。對於用不著又違憲的條文早該修法廢除,李部長堅持「依法處理」管制陸書堪稱30年來第一人。

1930年《出版法》公布時,國民政府對外面臨侵華勢力威脅、對內甫結束北伐,相關措施亦非針對共產黨專法專用。而後在內亂、外患紛擾下政府動員戡亂、戒嚴,也更有必要以《出版法》管理,出版品之發行皆需經事前許可。對於現已不合時宜的規範,理當如同1992年修正《刑法》第100條、1999年廢止《出版法》之作法隨時代跟進,而今政府力排眾議唯獨事前審查陸書,形同復辟《出版法》,令吾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夕之嘆。 Read more

蓋亞那設處大內宣 重傷外交努力

拜登上台後,對兩岸各打五十大板,他一方面不支持台灣加入「以國家地位為前提」的國際組織,重新回到一中政策;一方面對中共不假辭色,表示「美國必須確保可以阻止中國的侵略」,確保對岸不將動武列為選項。

簡言之,「台灣不獨,中共不武」,這是兩岸和平最好的保證,而在不彰顯台灣主權的前提下,美國願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社會,一如馬政府的「活路外交」。

拜登看待台灣,與川普有極大的不同。川普抗中保台,是因為疫情爆發,希望將疫情的責任歸咎於大陸,而利用台灣作塑造抗中形象的工具。在其任期尾聲,川普因為民調的落後,更需要變數,期待混亂,他不在乎,或者說巴不得兩岸擦槍走火,他可藉此”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凡此種種也讓台灣的獨派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異常亢奮。

拜登則把「抗中」與「護台」脫鉤處理,抗中是抗中,護台是護台。拜登希望兩岸和平,不要干擾他在其他議題施展手腳,而要做到這點,他必須同時對兩岸施展壓力,既向北京表示自己防衛台灣的決心,並要台灣認清「一中政策」是美國不會動搖的框架。 Read more

糾正汙名化 蔡總統該學拜登

美國總統拜登甫上任即於1月26日簽署備忘錄,譴責新冠疫情期間針對亞太裔美國人的種族歧視和排外行為,並禁止聯邦政府使用「中國病毒」一詞,以避免進一步的種族歧視及仇外情緒。身為國家領導人的拜登此舉等同向世人宣布,過去把歧視性「武漢病毒」、「中國瘟疫」、「功夫流感」等字眼掛嘴邊的美國政府,在川普、蓬佩奧卸任後已告終結,也還給了武漢、大陸遲來的正義和尊嚴。

此次拜登對聯邦政府下達的「反歧視」命令,特別要求各聯邦機關徹查並移除「中國病毒」此類汙名化指涉,強調「政治領袖透過行動助長了此類仇外情緒,包括『以起源的地理位置』提到新冠病毒大流行。聯邦政府必須意識到自身扮演的關鍵角色」,字裡行間均直指政府不該是帶頭霸凌、汙名者,並明確禁止這樣的行為。對拜登來說,即便百廢待舉千頭萬緒中仍不忘既符合做人基本要求,也有利美中關係緩和的加分題,這一題答得漂亮。

對此相同議題,反觀我國蔡政府至今仍缺乏應有之高度。即便世界衛生組織(WHO)去年2月12日早已將新型冠狀病毒「正式」命名為「COVID-19」,並建議各國正名以避免汙名化效應。隨後4月刊出的《自然》(Nature)雜誌也以社論「即刻停止新型冠狀病毒汙名化」,表示理解WHO命名病毒的決定,並為該期刊先前將病毒連結「武漢」、「中國」之報導鄭重致歉。然而,不論是「防疫大作戰」衛教宣傳影片或是在蔡總統、蘇院長、陳時中部長口中,「武漢肺炎」仍不是禁忌詞彙! Read more

民進黨中沒有半個羅姆尼

今年2月,針對美國總統川普「濫權」與「妨礙國會」的兩項彈劾控訴,雖然最終均被宣告「無罪」,但在參議院審判過程中,曾在2012年總統大選敗給歐巴馬的共和黨大老——猶他州參議員羅姆尼(Mitt Romney)儘管深知「說實話」將招致同黨支持者毫不留情的攻擊,出於「良知」,羅姆尼選擇當美國史上第一位對同黨總統投下「有罪」票的參議員,也是共和黨唯一跑票者,這一幕令電視機前的筆者印象極為深刻。

羅姆尼此舉是深思熟慮、幾經掙扎後,仍選擇知難而進的結果。依據美國憲法,參議院擁有彈劾總統的最終審判權,在眾議院院長認定罪證充分的同時,由參議院多數之共和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所率領的審判,卻未能如麥康諾所宣誓自己將「公正」審判、「我們保證超越狹隘的黨派主義,為制度、為國家,伸張正義。」

只有羅姆尼依據憲法,認為眾議院提出的證據,足以證明川普為了自身利益濫用職權,強迫烏克蘭調查對手拜登(Biden)陣營。對絕大多數的共和黨參議員來說,所謂「公正」,是捍衛川普免於遭受他認為出自「政治」動機的彈劾,除了羅姆尼之外,都對川普、憲法、良心「投降」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