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李进勇主委:印尼能,为何台湾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湾及海外多处设下为数众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参与印尼大选。印尼,让国人普遍认为仍是“发展中”的国家,却有比我们更前瞻的选举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湾,之前的中选会代理主委陈朝建针对不在籍投票却言:“明年总统选举与立委选举合并举行,应该是没有办法,有困难度。”究竟中华民国的选举制度还要落后到何时?

试想每次投票:户籍设于高雄、北漂的大学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须提早抢购往返北高的车票;接着他必须承受舟车劳顿,还必须在法定投票时间赶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动不便的长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艰困不便。 Read more

民进党谁在乎“民主进步”?

 

民进党初选僵持不下,赖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调领先,“如果赖也输韩”,或者“如果蔡也赢韩”,赖清德愿意主动退出,支持蔡英文竞选连任。

客观来看,这不叫“更改规则”。打个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变成跑两百,直线变弯道,PU变红土;而赖清德则是不改变规则,只是如果跑到后段,发生某些情境,他愿意在终点线前停下来,礼让蔡英文。

 

当然,这样的“让”,阴谋论者会说不安好心,会说赖清德是要凸显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怀大度、全力为党。那么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赖清德的“让”,正面对决。

现在民进党的初选情势,双方都做过私下民调,知道怎么样的规则对谁有利,于是落后一方想尽一切办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现任总统,掌握资源,自然可以影响中执委的意向,用台湾通俗的话讲,就是“博歹赌”。

Read more

中选会可以有“爱党主委”吗?

国际比赛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须是“第三方国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爱国裁判”之嫌。体育竞赛都知道要避嫌,民进党却硬要强推李进勇任中选会主委,到底动机为何?

李进勇曾经担任民进党副祕书长,在扁政府时代当到政务次长,也多次代表民进党参选。李进勇从进入政坛以来,就与民进党紧紧绑在一起,与“政党中立”无缘。而中选会主委并不是一个着重雄才大略的职位,需要的是处理争议时的信誉资产。李进勇担任中选会主委,只有“不适任”3字可以形容,不适任的原因与能力无关,而在于中选会主委绝对不可让选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觉。 Read more

精进民主选举,盼国民党党内初选采“负数票”做起

为准备赢得2020年总统、立委大选,国民党内近日最受瞩目之议题,莫过决定党内初选机制。吴敦义党主席、朱立伦等分别提出“党员投票”与“全民调”进行讨论。但无论采上述任一方式,笔者以为国民党应考虑纳入“负数票”制度,不仅较能精确反映候选人支持度,相信初选结果也能更得民心。
Read more

公投元年之后,超越蓝绿的是非对错

2018年11月24日,是中华民国实践“直接民主”的重要里程碑。涵盖能源、同婚等议题共10项公投案与“九合一选举”一并投票。

2016年以完全执政之姿上任的蔡政府,在这次九合一大选的“期中考”显然不及格,另从“公投元年”10项议案“提案、连署、投票”的过程,更让全民意识到:民进党政府立法的品质、行政(中选会)的严谨与中立,仍待改进。 Read more

反对公投 更该去投不同意票

将迎来公投法修正后首次“十项公投绑大选”,年满十八岁公投首投族六十万人。有些团体呼吁“拒领、拒投”来反对某项公投,笔者提醒:这是旧法时期的认知,而在现行公投法:反对提案,就该主动领票,并投下反对票。

降低门槛后的现行法过关条件: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达到“投票权总人口”四分之一(四九五万票)以上。可见“拒领票”达不到“反对”效果,反而可能放任提案通过。 Read more

爷们不必忧谗畏讥

管中闵
台大校长当选人管中闵。(中时报系资料)
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政府对台大的图谋,逐渐图穷匕现,虽然口口声声“适法性监督”,但所提出的“独董揭露”云云,与法规完全无关,如此睁眼说瞎话,台大师生,乃至于台湾社会,应该如何应对?

一个社会,只要有输不起的人,就永远会有争议,所以制度的确定是重要的。大学法的规定很清楚,公立大学经校长遴选委员会遴选出校长后,教育部只有聘任的义务,没有核准的权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