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2020蔡英文连任总统…

2020大选在即,两岸关系剑拔弩张,大陆当局取消大陆观光客来台自由行,让已萎靡不振的台湾观光业又面临另一场寒冬;中国国家电影局接着禁止大陆电影参加金马奖,而香港电影业也跟进,无疑让艺术成为两岸关系交锋的牺牲品。

在蔡英文2016年当选总统时,笔者拟文公开鼓励蔡英文应站在前总统马英九的肩膀上,努力推动两岸关系的进展,除承认“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更要说服独派支持者放弃台独,以确保两岸和平共荣发展。然事到如今,笔者不仅对蔡总统的期许完全落空,更目睹两岸关系陷入前所未有的冲突之中。

Read more

韩郭朱组“铁三角” 团结拼胜选

国民党总统初选由韩国瑜胜出。未来总统和立委获胜的关键,在于韩国瑜、郭台铭、朱立伦三人,是否能够同心协力在国民党内合作。

郭台铭尚未表态参选总统前,笔者即撰文“韩国瑜镇高雄,郭台铭选总统”,并不是因为两人能力有差,而是考量韩市长带职参选,会是选举原罪。

现在初选出炉,韩依然得到多数肯定,证明民意对韩的期盼:人民渴望一位苦民所苦、贴近台湾真实生活及困境的领导人,带领全民突破重围、重拾富庶与希望。

柯文哲市长说,韩流的支撑点是“loser”,这是非常不得体的一句话;loser就是弱势族群,就是苦人,是每个政府要优先照顾的对象。柯市长不是loser,是台大医学系毕业,IQ157的菁英,但是这样的菁英,是否有让社会上的苦人感觉到,为苦人们的利益着想?这才是韩流怒吼的关键。草包、loser只反映发言者的优越心态,菁英受台湾栽培愈多,应该愈要“谦卑谦卑再谦卑”。

而郭台铭董事长,从台湾首富跨到政治,也打出漂亮一仗。郭董参选所展现的企图心,让许多选民看到“改变的可能”;国民党应谨记,若这样的魄力与企图心,没有办法延续到未来执政,将会是非常大的败笔。

朱立伦,其实是虽败犹荣。他承担了选民对菁英型政治人物的厌倦,可说是非战之罪。朱立伦完整的政治历练,中道包容的风格,依然是国民党的重要资产。

缝合初选裂痕,是国民党当务之急。笔者认为,韩、郭、朱,对未来的国民党来说,是一个都不能少。而国民党重返执政,吴敦义主席除了留任党务之外,也期盼他能进入国会,让政府运作更为顺畅。

韩国瑜杰出的沟通能力,或可效法美国的雷根前总统风格,幽默又稳重,笔者也期待韩总统用人唯才、礼贤下士,以“庶民”的力量团结台湾的各个阶层,让台湾脱胎换骨、突破经济困境,为两岸关系创新局。

【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台北市)】

20190719联合报

Read more

走向未宣布戒严的戒严 终是徒劳

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等百位亚洲专家,联名以“中国不是敌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为题于华盛顿邮报发表公开信,警告美国当前“敌视性”的中国政策有损自身与全球利益。就连掀起中美贸易战的当事国美国,国内都存在认为不应“敌视”大陆的声浪,不知这记警钟,是否敲醒了蔡政府?

自年初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习五条”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后,蔡政府最近趁著“香港反送中”之势,以建立“民主防护网”之名,限缩宪法保障的人民权利。

蔡政府强势推动所谓“国安五法”的修正,修了《国家安全法》、《刑法》、《国家机密保护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还不够,自诩“民主的守护者”的民进党团又拟具《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另一修正草案,要在下个会期通过“中共代理人”规范,彻底将不合于民进党台独主张的言论赶尽杀绝。 Read more

蓝三雄鼎立 都会是好总统

国民党正在进行史上首次多人竞争的总统初选。甫落幕的政见发表会,虽然不是以辩论的形式,但也擦出不少火花,对这个百年老店来说,是非常好的转变。

三场发表会,可看出韩国瑜是以“不失分”为原则,要固守自己的基本盘。笔者曾投书“韩国瑜镇高雄,郭台铭选总统”,这不是因为两人在能力上有什么差别,而是考量到韩国瑜毕竟才刚上任高雄市长,参选总统,必然会被贴上许多负面标签。但如果韩国瑜还可以赢得初选,就表示选民对他的爱好,是远远超出其他参选人。

Read more

化解送中争议,关键在法治不在两制

 

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诸多争议,大致可分为两类:一、对港府仓促修法的不满;二、对大陆人权法治的不信任。就仓促修法,港府已宣布无限期暂缓修订条例;但港人对大陆长期不信任的主因,其实并非两制本身,而是大陆在实行两制下是否有追求法治的坚定决心。

《逃犯条例》修订争议起因于港人在台涉犯杀人罪,犯后潜逃回港。但香港法院碍于管辖权限制,无法审理境外发生之杀人罪,又因现行条例禁止香港将犯罪嫌疑人移交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故无法将嫌疑人交由台湾审理。此次修订的草案拟使香港得个案将犯罪嫌疑人移送至大陆、台湾、澳门。综观条例本身,问题或许不大,然为何会引起港人如此激烈反应,其症结与香港、大陆之间的时代背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Read more

请问李进勇主委:印尼能,为何台湾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湾及海外多处设下为数众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参与印尼大选。印尼,让国人普遍认为仍是“发展中”的国家,却有比我们更前瞻的选举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湾,之前的中选会代理主委陈朝建针对不在籍投票却言:“明年总统选举与立委选举合并举行,应该是没有办法,有困难度。”究竟中华民国的选举制度还要落后到何时?

试想每次投票:户籍设于高雄、北漂的大学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须提早抢购往返北高的车票;接着他必须承受舟车劳顿,还必须在法定投票时间赶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动不便的长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艰困不便。 Read more

民进党谁在乎“民主进步”?

 

民进党初选僵持不下,赖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调领先,“如果赖也输韩”,或者“如果蔡也赢韩”,赖清德愿意主动退出,支持蔡英文竞选连任。

客观来看,这不叫“更改规则”。打个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变成跑两百,直线变弯道,PU变红土;而赖清德则是不改变规则,只是如果跑到后段,发生某些情境,他愿意在终点线前停下来,礼让蔡英文。

 

当然,这样的“让”,阴谋论者会说不安好心,会说赖清德是要凸显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怀大度、全力为党。那么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赖清德的“让”,正面对决。

现在民进党的初选情势,双方都做过私下民调,知道怎么样的规则对谁有利,于是落后一方想尽一切办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现任总统,掌握资源,自然可以影响中执委的意向,用台湾通俗的话讲,就是“博歹赌”。

Read more

中选会可以有“爱党主委”吗?

国际比赛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须是“第三方国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爱国裁判”之嫌。体育竞赛都知道要避嫌,民进党却硬要强推李进勇任中选会主委,到底动机为何?

李进勇曾经担任民进党副祕书长,在扁政府时代当到政务次长,也多次代表民进党参选。李进勇从进入政坛以来,就与民进党紧紧绑在一起,与“政党中立”无缘。而中选会主委并不是一个着重雄才大略的职位,需要的是处理争议时的信誉资产。李进勇担任中选会主委,只有“不适任”3字可以形容,不适任的原因与能力无关,而在于中选会主委绝对不可让选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