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了人权心 人权之衣也将毁

有一位慈善家,走到哪里都受到人们的敬爱。他的一位邻居希望能和他一样受人尊敬,于是买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样的衣服穿着上街,但大家对他还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气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的一模一样,为什么你们还是不理我。”这时,一位长者告诉他:“我们敬爱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从一九八七年解严后,这三十年来,中华民国的民主不断进步,而所谓的“进步”,其核心的指标,就是我们对人权一天比一天的重视。我们不只是民主国,更是“人权国家”。

然而,我们现在还是“人权国家”吗?在政党轮替后的这二十个月,我担心,也愈来愈没有把握。这么说吧,我们即便还不能说是“非人权国家”,但我们对人权坚持的信念,却一点一点在流失中,继续下去,我担心,有一天,我们回头一看,会忽然惊觉,我们已成了一个不讲人权、不在意人民自由与尊严的国家。

这些担忧,并不是无所本的。 Read more

【转载】罗智强观点:恐吓陈长文?北检好大的官威、好厚的脸皮

作者:罗智强(前总统府副秘书长)

最近北检不断的发新闻稿重批陈长文律师,还拿出律师伦理规范恐吓威胁,我只有一个感觉,“北检好大,我们好怕”。

容我一个一个来谈北检数波批陈长文声明的荒谬处。
首先,北检拿律师伦理规范来吓唬人,我要说的是,北检不觉得可耻吗?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有检察机关公然恐吓律师,不得为公众评论。

Read more

严守无罪推定 是法治国基本要求

笔者在11月27日〈是恢复特侦组的时候了〉一文中,提醒检察机关“司法如皇后贞操,不容怀疑”,希望负责侦诉的检察官要避免陷入不当行政指导的为难处境,而忧心北检几件高度争议性的起诉内容,恐遭行政权干涉的质疑。

对此,北检“措辞强烈”地以声明谴责笔者。于受领指教的同时,针对质疑笔者还是要先以北检对李述德的起诉内容来说明。

Read more

总统需有合理的决策空间

2013年立法院朝野领袖涉嫌司法关说,衍生案外案。一是民进党立院总召柯建铭自诉马英九,二是民进党前发言人告发马泄密。北检14日起诉马英九,笔者认为这个起诉过度限缩总统的决策形成空间,谨抛砖引玉,盼供法院参考。

首先,起诉书第一页,就直指马因施政无法贯彻,遂以司法关说案意图撤销王金平之党籍,使其丧失立法院长职位。检方拿“政坛传闻”来推测“犯意”,显失允当。

其次,北检认事用法未充分考量国政实务。例如,检方说:马、江既可一天内更换法务部长,即无连夜召见江、罗讨论曾勇夫去留之必要性,足见马当晚获悉王、柯等人涉关说情事后立即泄密予江、罗之举,非单纯为处理阁员之政治责任云云。但不正是因为马三人先讨论判断成立关说,才能在一天内劝说法务部长辞职吗?检方立场有“倒果为因”之嫌。检方起诉书写得认真,但其中的臆测、部分逻辑令人费解,亦未持平呈现有利被告的论点。笔者认为上述两案,马皆不该成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