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从服贸争议看法治与民主的反思【陈长文@现代国际法讲堂】

【现代国际法讲堂】由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CSIL)、学生国际法研究会(SSIL)、政治大学国际法学研究中心(CILS)共同举办。定期邀请国内外专家学者,以及大专院校国际法相关领域研究生,为大家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与学习经验。

第十五场【现代国际法讲堂】邀请陈长文教授谈谈“从服贸争议看法治与民主的反思”。

相关演讲资料,请参考以下资料:

 

*“从服贸争议看法治与民主的反思”投影片: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BabHLUp40DNjF2b094OGttekE/edit?usp=sharing

 

*“从服贸争议看法治与民主的反思”讨论提要:

Download (PDF, 243KB)

【演讲资料】陈长文教授-从服贸争议看法治与民主的反思

第十五场【现代国际法讲堂】─ 陈长文教授:从服贸争议看法治与民主的反思

日期:103.04.01

地点:政治大学综合院馆北栋3楼法学院演讲厅

 

主讲人:陈长文教授

记录:黄子容(政治大学)

在两岸之间服务贸易协议越演越烈的情势下,【现代国际法讲堂】第15讲很荣幸邀请到陈长文教授,莅临政治大学演讲,以〈从服贸争议看法治与民主的反思〉为题,发表其对于两岸服贸协议的看法,并提出思考将来可能走向的想法,希望大家可以共同为台湾的未来努力。不论从学术或是实务面向来看,陈教授对于本次议题有很丰富的学理基础。陈教授也是报纸上的专栏作家,显见其对时事的关心。

 

主持人陈纯一教授于开场时表示,也许一个月前只有少数的人了解服贸的内容,但对现在来说,不知道服贸的人可能是少数了!在此刻全民都愿意花时间讨论、研究的情形下,不论从国际公法、超国界法,或是WTO法的研究角度来说是一个好现象,毕竟大家似乎了解、也发现到一些问题的存在。也许民众对服贸的内容本身没有共识,但不能否认,服贸争议所延伸的问题是多元化的。不论是政治经济层次──牵扯到国际或两岸关系内的政治因素,与经济上开放和保护政策的辩证;或是社会问题层次──诸如对移民的关心、贫富差距、工作就业或是国族认同皆包含在内。陈教授亦表示,从法律上来看也是多元的。好比说宪法层次所涉及的立法权与外交行政分立的关系、WTO法律层次的问题(FTA、最惠国待遇等)或是两岸关系法的层次-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与条约的问题等等。

 

陈长文教授在开始演讲前,赠送四本书给国际法学研究中心-《假设的同情》与《爱与正义》各两本。前者是探讨两岸关系所面临的问题,后者则是涉及法律、环境保护、新移民、国会改革、选举、国会黑箱与年轻人将来何去何从等问题。其中两本书还有书衣上面写上‘礼运大同篇’希望同学可以透过这两本书,能思索不只是服贸协议的两岸发展问题。

 

演讲的时间,是陈长文教授“超国界法课程”的课程时间。陈教授表示,其实本周发生许多国际上的大事件(如日本ICJ判决败诉,未来将被禁止捕杀鲸豚)。而目前火热的服贸话题,如果简单来说,可以解读为两岸关系的问题。而两岸关系和超国界法律之间的关联性,从两岸的宪政角度来说,也许是一个纯粹内国的问题(因为两岸的宪法中都各自包含互相的领域)。但陈教授点出,如果真的是单纯的“内政问题”那两岸之间所签订的协议,就不会被要求需经特别的程序通过。所以两岸关系应该是属于“准超国界法”的关系。陈教授也在此呼吁同学应该要多关心国际上的时事、培养国际视野,因为其实国跟国之间的关系是很透明的,是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概念。

 

本次演讲的进行方式大概分为两部分,前半段的时间由陈长文教授进行两大套资料(PPT档与书面资料)的讲授,后半段的进行方式则是与同学互动、广泛讨论。陈教授首先对立法院的同学表示敬意,因为这群年轻人愿意走出来,虽然说方式可能超出一般法律认知可以的行为(在这边教授不探讨法律责任的问题)。但如果没有他们走出来,那现今大家耳熟能详的服贸协议,可能就只是课堂上的小插曲,不会有人愿意驻足停留进行分析与辩证。

 

服贸争议时间轴的叙述

 

陈长文教授对于服贸整件事情的争议,用简单的时间轴进行分析。回到2010年06月29日,第五次“江陈会谈”于大陆重庆举行,签署“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三年后,2013年06月21日,“两岸两会第九次高层会谈”于大陆上海举行,签署“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同年06月25日,立法院长王金平召集朝野协商,决定服贸协议本文、特定承诺表应逐条审查、表决,不得全案包裹表决;未经立院实质审查通过,不能启动生效条款。隔年,2014年03月17日,立法委员张庆忠委员宣告服贸协议已逾3个月审查期,视同完成审查并送院会存查。隔天,学生与抗议群众便占领立法院场外举行长期静坐抗争(新闻媒体又称其为“太阳花学运”)。

 

在这个过程中,陈长文教授特别指出,该委员的特定行为背后,应该考量到他党立法委员长期杯葛会议,导致审查不能顺利进行的情况。陈教授对于学生的四大诉求与马英九总统的回应,也进行简单介绍。其中,关于学生的主张,陈教授要同学思考“先立法、再审查”的主张与“退回服贸”的主张之间,有没有逻辑上并不当然恰当的地方。除此之外,陈教授对于马总统以“伤害太大”为婉拒退回服贸的理由,希望同学可以好好思考,退回服贸究竟是对什么主体伤害太大?是行政院、台湾的国际地位、或是法治伤害太大?

 

宪政之下-服贸协议的法律定位

 

再来,陈教授对于服贸协议的定位,也给予一些思考的依据。大法官释字第329号是1993年对于法律与宪法中间的关系的解释,其中简单解释条约的地位(涉及人民权利、义务或法有明文规定者,要经过立法院批准的程序,否则是行政协议)。但该解释为中,明确表示两岸之间的协议,不在该解释的范围内。关于两岸之间的问题如何解决,陈长文教授指出,这便是《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重要性。在1990年动员戡乱条例终止前,共产党一直被视为叛乱团体。终止后,两岸之间开始互相往来。该条例于1991年订立,当时背景即是台湾与中国大陆开始破冰开始交往,存在订定的必要性。

 

所有两岸之间的协议是由海基会(台湾)与海协会(大陆),两个非官方组织进行协商。但根据陈长文教授的观察,至今为止目前两岸之间已经签订19个协议。但只有两个协议是立法院说可以并通过的──ECFA与两岸智慧财产权保护合作协议,其他17个都躺在立法院内没有动静。回归到法律层面,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五条第二项规定协议之内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应以法律定之者,协议办理机关应于协议签署后三十日内报请行政院核转立法院审议;其内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无须另以法律定之者,协议办理机关应于协议签署后三十日内报请行政院核定,并送立法院备查,其程序必要时以机密方式处理。

 

而服贸协议在此规则下,到底是审议还是备查?陈长文教授表示,就目前协议开放的部份认为不用透过法律修法,是属于本来就已经授权的范围内。除此之外,同法第九十五条表示:“主管机关于实施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直接通商、通航及大陆地区人民进入台湾地区工作前,应经立法院决议;立法院如于会期内一个月未为决议,视为同意。”而“决议”的用词也与前所述第五条的“审议”或“备查”不同。因此如果服贸协议为九十五条所涵盖的范围内,一个月未为决议,则会视为立法院同意。回过头看时间轴,可以发现张委员的立场在于认定服贸协议只需要备查,并且依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五条所规定的一个月时效,也早就已经过了。这也是对服贸争议另外一种解释的方式与想法。演讲过后,陈教授也透过投书建言,《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引起了授权行政部门过多而有权力分立失衡的疑虑,政府必须面对,但严苛立法必然限缩谈判的时效,台湾也不能闭门造车,应参酌先进外国立法例审慎为之。[1]

 

当前立法院运作模式的省思

 

陈长文教授指出,当抗议的学生群众把焦点放在行政部门的作业黑箱时,应该也要思考到,立法院的运作模式是不是也呈现黑箱的样貌。陈教授指出,先不论行政部门到底有没有黑箱作业,比起行政院的运作,立法院的行事效率有更严重的问题。毕竟服贸协议已经在立法院躺了快九个月,全部总共只有24个条文加上一个稍微复杂的附表,照理来说,经过漫长快九个月的掏洗,不论是用审议、决议、备查等方式,应该可以非常详细的把内容讨论过一遍。但很显然,反观现今的状况,这九个月之间应该是什么实质作为都没有。

 

陈教授问在场的同学们“什么是民主?”并表示民主可能不是最好的机制,但是什么是世界上最好的机制?是中国大陆、台湾、美国、韩国或是日本的制度吗?陈教授分析现况指出,美国、日本、韩国的议会所面临的困境和我国又不太一样。首先是立法委员素质的问题,不论是质询的品质或是议事的效率,我们都有需要再努力的地方。再来就是“两岸关系”的压力,他国并没有像我们有“两岸关系”的问题要处理。但其实会造成我们立法委员效率不彰,有很大的原因便出于,政党之间对于两岸关系的定位有很不同的意见。

 

而现今讨论的的服贸协议,事实上已送至立法院九个月,这样看来,那它还是黑箱作业吗?也许是值得大家进一步思考的问题。虽然说我们民主的运作方式是代议民主,必要时宪法亦提供人民透过罢免、公投等直接行使权力,但是我们真的必须去关心立法院的运作模式。陈教授亦分享他在报纸上的专栏文章,用比较法的观点评析美国的运作方式。毕竟行政部门须有效率的执行国家事务,因此当立法机关于一定期间内不行使否决权时,该法案就视为通过。除此之外,面对不赞同的法案,美国少数派议员透过马拉松式演说的方式瘫痪议事,延后投票时间,美国的议员是透过演讲的方式(Filibuster),例如:美国的“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程序。 例如美国的“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法案,少数派议员可以马拉松式演说的方式瘫痪议事,延后投票时间。同样是杯葛,和台湾立法院运作的差别在于:一、程序公开透明,选民知道谁在杯葛,为何杯葛。二、沉长演说考验著当事人的体力,既给予少数杯葛的空间,但也限制了时间,不至于让整个国会空转无法运作。这样的议会程序,或许在拖延议事的同时平静的表达其主张,可以成为我国的借镜。[2]

 

在服贸抗议事件发生之前,陈教授已经注意到立法院效率不彰,因此在报纸上发表多篇解散国会、打破政治僵局的文章(不论是透过倒阁或是罢免等等)。[3]尤其现在可以发现,国民党其实无法应付民进党持续的杯葛议事。因此重新全面改选国会的好处在于,可以使有意出来选举的立法委员候选人,对于各方延宕议题表示其立场,让人民透过投票重新选择、更新民意基础。[4]毕竟相较于2012年选举时,当前的议题越来越尖锐,需要立法委员各自表示其主张,才不会造成议事的延宕。否则可能要等到2016年才换届改选,议题僵局在此之前延宕难解;然而,在这瞬息万变的国际社会中,“时间”是很重要的!

 

陈长文教授为改善立法委员的素质,因此鼓励年轻人出去参与选举。虽然不能选总统(要40岁),但陈教授要同学思考,民国元年的平均年龄是35岁,当时总统参选门槛就订40岁,阅历很丰富,恐怕也行将就木了。相较于过去的时代,现代人民有更多机会思考、接触多元资讯,年轻人是否会比中、老年人逊色?似乎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除外陈教授也点出,当立法院内议事有效率时,由立法委员透过议事程序去否决服贸协议,和现在抗议群众主张的“退回服贸”,不也是相同的概念?

 

省思两岸关系的特殊性

 

1944年陈长文教授身在昆明,1949年随同家人来到台湾。教授的父亲是国民党的军人,但在国共内战的过程中阵亡了。陈教授于1990年代开始在海基会打工、担任志工,直到最后担任秘书长。不论是否喜欢两岸关系,但假设如果喜欢的话,不可否认两岸之间是同一民族、同血缘,但却因为制度不同无法生活在一起。至于是不是同一个国家,陈教授认为是历史问题,不是靠个人解读就可以解释的。陈教授在《假设的同情》一书中表示,假设的同情就是永远从对方的立场看问题,两岸目前交流最好的方法,就是用现有的模式和平交往。

 

除此之外,如果按照两岸宪法只有一个中国,至少满足“一个中国”的国际现况。可以延伸出陈教授“一国良制”的主张。1990年底陈教授与海基会的成员到北京,与当时北京当局的吴学谦副总理碰面。当时的时代背景下(香港主权尚未移交中国),吴副总理提出用“一国两制”来处理两岸问题。但陈教授当时婉转的表示,一国两制有他的环境和发展的可能性,但就两岸关系而言,应该追求的是“一国良制”。[5]至今20多年来,中国大陆因为改革开放,政治、经济、社会有很多地方可以成为台湾的借镜,但是有些制度是很不适合台湾的。[6]台湾究竟是否该对独立有所行动?陈教授表示,如果像是美国的夏威夷或是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主张独立,已经不会因为分裂引发军事行动。但是两岸之间,北京当局应该是不会没有行动的。[7]

 

但同时,陈长文教授亦希望我们保持对台湾的信心。我们可以在不妨碍他人的前提之下,说自己想说的话,我们的思想是自由的、空气是干净的!教授也在报纸专栏中呼吁中国大陆进行法治的改革,[8]大陆长治久安,两岸之间才不会有近程割裂的隐忧。[9]

 

回归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反思

 

陈教授关于服贸对台湾的影响亦主张“利多于弊”。但是关于“利”和“弊”的定义,是我们要去思考的内容。在面临挑战时,我们要怎么站起来?怎么知道自己未来的方向?陈教授以台湾的普林斯顿女孩──刘安婷“Teach for Taiwan”的计画(发想于美国的Teach for America偏乡教学计画)鼓励同学。每个人都可以有很多的梦想、做很多事,都可以很优秀。但是前提事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回到立法院的抗议,参与的学生是否该思考下一步要怎么做?是不是要投入议员的选举、动员全体参与选举立法委员等。

 

陈教授表示马英九先生至少是人民选出来的总统,总统遇到的难题也会是台湾全体所面临的困境──统独争议与政党斗争。[10]其中政党的斗争,很容易引发为自私自利的后果。其实学生的诉求和马英九答应的程度,可能只差在总统拒绝退回服贸。但陈教授指出,就算行政权不退回服贸,在逐条审查时也可以不通过,立法权就否决权的行使仍是退回服贸的一种展现。透过立法院行使否决权相较于直接由学生提出退回服贸的诉求,更能肯定民意,才是民主的真义。

 

陈教授也表示马英九总统是“万中无一笨中之笨”的总统。[11]他有理想,但却没有政治力。在其他专栏中,陈教授也提到台湾为了自己,公民要站出来,[12]但是公民站出来不能只会抗议、呼口号,而要投入真正的行动内。以这次的服贸争议来说,立法院的僵持才是最主要的争点,陈教授亦呼吁马英九与苏贞昌进行相关议题的辩论。[13]教授亦以南非为例子来勉励两党应该有合作、砲口向外的一天。除此之外,陈教授十分赞同政治大学大詹志禹教务长的文章:──“六6议题未决,还有牵牛花野菊花”,[14]表示除了服贸以外,台湾亦存在其他问题,如:青年困境、中小企业、中国的潜势、全球关联与信赖危机,等著去解决。名嘴不应该火上加油、媒体也应该要做好其应该身为的角色,台湾才能更进步!陈长文教授演讲当日最新的文章也指出:反对黑箱服贸,更反对黑箱国会![15]希望学运可以撤出立法院,投入选举,胜选后依法终止服贸。[16]

 

探讨民主的意义-什么是民意?

 

陈长文教授在讨论服贸抗议事件的争议问题时,进一步带领大家讨论什么是民主的意义。前英国首相邱吉尔表示,民主是最差的制度──除了已经出现的制度以外,民主的优点,可能就是用比较文明的方式,去解决产生的争议。选举是一种民意的表现,当当选者违反民意时,是否只能等待下一次的选举?又有民众上街头抗议,即能表示政府无正当性吗?如何判断政府的正当性,亦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对台湾来说,两岸立场的对立,短时间内都会存在。也是因为民主的关系,所以我们不用透过武力、非和平的行为来解决纷争。以执政者来说,谁的主张获得更多民意支持,台湾未来的路线就会照着该主张往前迈进。但对学运来说,服贸是违反民意的,且其具有急迫性,不能等到选举才让人民发声。在此前提下,学运抗议的内容──反黑箱、反服贸、反中国等,其实就会有宪政上的不同。

 

如果是“反黑箱”,那便是单纯的程序正义问题。陈长文教授指出,在此架构底下,民进党非法杯葛议事的行为也应该被拿出来检讨批判。在“反服贸(反陆资)”的情况下,如果是抗议“资”,则是向全世界宣告对全球化的抵抗;如果是争论“陆”,则可能解读为经济与台湾主体性价值的选择。而关于价值的选择,陈长文教授分析,以马政府的观点,因2012年选举时,落实ECFA为当时的政策之一,今服贸协议为ECFA的一部分,当然要继续执行。反对者则可能主张,当时人民投票并不代表就是承认ECFA或是同意服贸这个将剧烈影响台湾人生活的协议。陈长文教授指出,关于服贸的症结,中华民国的宪法规范,没有办法即时的解决问题。也许如果像日本的制度,总统有主动解散国会的权力,情况会明了的多。解散国会、全面改选,让最新的民意来裁决目前的政策。

 

讲民主,离不开法治[17]

 

“民主”的运作,离不开“法治”;就如同“市场机制”,离不开财产权的保障。然而“法治”就会面临“恶法亦法”的两难。占领立法院的学生是不是违法?也许大多数的人都会认为是违法的。然而学生们认为,这是为了更高尚的目的,所以不得不违法。陈长文教授肯认这也许是一个事实,但是也提出反思──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自己认定的高尚目的选择性遵守法治,那法律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陈长文教授亦点出反服贸学运的逻辑矛盾,希望大家可以共同思考。首先,如果否定国会的正当性,那“先立法、再审查”不又仍回归到立法院内部的掌控;其次,如果认为马总统不应该介入国会、施以党纪,但为何又向他要求立法,这不也是介入国会自治的行为?再来,应该有更合乎法治的手段来表达人民的意见,例如推动罢免不合格的立法委员;最后,有人主张服贸如同条约,条约都要审查,服贸当然也要。然陈教授指出,条约通常都是包裹审查,何以又称服贸要逐条审查?陈教授也点出台湾在公共政策上的大问题:“充满双重标准”,产生“那一个标准有利就用哪个标准”的情况,换句话说,标准是假的,立场是真的。

 

两岸的定位一直是中华民国(台湾)宪法认知的最关键议题,陈长文教授表示:台湾对大陆的政策与对他国相比,要严谨、相同还是宽松?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议题。除此之外,两岸关系的发展是否有利台湾人民?台湾人民有没有更好的选择?两岸的互动机制要如何调整?这些题目都值得我们思考,当然进行的方式也需要依民主法治的程序处理。

 

投入选举、落实民主

 

再进入与同学互动的Q&A的时间前,陈长文教授再次主张,希望反服贸的年青人也许可以考虑停止占领国会,转而积极投入2014年底的县市长或议员选举,以及2016年的总统与国会选举。如此,不但服贸协议及其他类似的争议也许可以获得决定;其他众多攸关国计民生的议题,都可以透过贴近民意的民意代表与行政首长的参与,得到更好的结果。大家一起努力,为台湾人民谋最大的利益。

 

Q&A时间与同学展开对服贸的思辨与未来的展望

 

与在场同学讨论的过程中,同学大多有备而来非常踊跃的发言,而提出的问题也十分犀利。首先有同学提出关于党纪处分、甲级动员的问题。在民主的制度下,党纪的祭出是否会有违法或是违宪的疑虑?对此陈长文教授表示,虽然对民众来说观感可能会很差,但是从政党的角度出发,每个政党都有其主张的路线与想法。党的内部应该要有一定的纪律,当身为党员无法遵循党的政策时,党纪的处理亦是无可厚非。况且党纪并非尤一人决定,所以应该也不需要担心独裁的问题。

 

也有同学对于民主法治的问题提出疑虑,表示法治应该是来约束政府而非人民。陈教授赞同这点论述,但是也提醒同学法治底下,牴触法律本来就会有相对应的处罚。在行政滥权的议题底下,陈教授指出可以透过罢免、改选的方式进行。虽然同学表示《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第五条,有导致德国威玛宪法瓦解的《授权法案》的影子(人民可能无法依法表达其意见)。然而同学也同意当前的状况,并不需要进行革命如此激烈的手段。关于目前的情况该如何解决?教授认为症结点还是在立法院内,并希望立法院可以针对服贸议题定期表决、公开透明审查。

 

同学也提出分析,也许学运是透过占领立法院的方式,暂缓争议极大的服贸协议通过,并拖延时间,以依循民主宪政手段从事罢免立法委员的行动(亦即让立法委员的组成能回应最新的民意,化解僵局)。然陈教授分析指出,先不论占领立法院的行动是否可以真的成功罢免不适任的立法委员,其实国会很早就瘫痪了。因此双方应该透过更理性更符合法治的方式,来表达意见。

 

亦有同学对于逐条讨论等问题表达疑虑,服贸内容有些是机密、有些不用评估,审查程序应该先订清楚,再来逐条讨论。陈教授还是比较支持按照规矩做事,毕竟服贸协议已经到立法院,现在重要的问题,是如何使立法委员在逐条审查时,能表达出最贴近人民的期待。

 

亦有来自中国大陆的交换学生在现场提问,台湾政党政治如何达成共识?陈教授表示,首先应该要先弄清楚,两岸的经贸交流对台湾带来的好处与坏处。而各党应该要对于相关的议题表态,民众也应该要有足够的智慧知道哪一个党可以正确的代表自己发声。陈教授指出目前台湾立法院内部很少看到相关议题的讨论,因此如何鞭策民意代表能够展现出应有的问政水准,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加上现在中国大陆开始逐渐强大,对台湾影响越来越深。虽然说目前台湾也许因为经济边缘化,所以似乎没有信心;然陈教授鼓励大家,我们司法的独立性是稳健的,要对自己有信心。在这个学运的过程中(例:法院驳回检方声请羁押学运领袖魏扬案),可以发现我们的司法很独立。当然,陈教授也表示两岸关系走到现在很不容易,各政党应该要拿掉偏见,共同对全民的利益全力以赴。

 

有同学关心立法权的审议、备查、决议要如何区分的问题。不过陈教授表示,真正的问题点一样回归到前面所述的立法院逐条审查讨论表决;除此之外,两岸协议监督的立法也应该要完成,把以前没做好的好好完成。

 

而关于台湾赴大陆投资,需先经我政府行政审查,审查是否适合每一项产业的问题。陈长文教授表示也许对工商业界来说,可能会很不愿意,因为可能会产生许多的不便利。教授也注意到网络上有一个“393公民平台”,专门处理地方财政、抓浪费(蚊子馆),或是针贬中央政府的财政问题,也许应该要有更多人去投入相关议题的处理,台湾才会更进步!

 

回到国会的问题,如果遇到不透明的执政政权该如何处里?陈教授以美国前司法部长理察森(Elliot Richardson)的一句话勉励大家:“若能秉持良知奉行,政治,是最难的艺术,也因此是最尊贵的职业。”(If pursued conscientiously – politics is the most difficult of the arts and the noblest of professions.)因为这句话隐含着希望能“通晓全部”(全观)并与“多人合作”的期许,应该要对所有人(特别是参与政治的人)都要有如此要求。

 

有同学认为,学生占据立法院的行动是没有效益的,并表示其实服贸的内容很难懂,因此应该需要知识渊博的上位者与立法委员才能真的取得人民的信任。当上位者无法取得人民的信赖该怎么办?陈教授认为应该也只能从事前选出好的立法委员或是事后罢免的方式着手。毕竟每个国家都有相类似的问题,不是逃离台湾就能躲避的掉的。陈长文教授也点出可以透过“提出问题”的方式,来面对这个难题。当然也在此顺便点出今天没有讨论到媒体乱象的问题,台湾的媒体“离及格很远”,他们的深度不够、出发点不够,媒体在台湾所要扮演的角色是失败的。

 

陈教授也提出一个问题作为思考──大陆老板和他国老板有没有差别?也许这是一个包括心理层面上的问题,但是老师希望我们在选择时(在大陆与他国两边的老板主客观条件一样的情况下),考虑选择大陆。因为我们与大陆的关系是非常需要发展的,我们彼此之间的鸿沟很深,如何跨越这道鸿沟是我们都将面临到的课题。

 

立法院逐条审查服贸的实施,似乎没有明确法律基础,该如何解决?亦是同学所关心的重点。陈教授认为,其实《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给行政机关的裁量权比较高,虽然逐条讨论协议比《两岸关系条例》所规范的更为严格,但也许可以回到《立法院职权行使法》的相关法律规范,寻求法律依据(陈教授前面也提及应尽快制定“两岸协议监督条例”)。陈教授也表示,希望立法院可以及早恢复运作,关于同学所担心的机密问题,就单从立法院与行政院相互制衡的观点来判断,立法院跟行政院要资料一定都可以要的到。

 

最后关于服贸立院僵局如何退场?陈教授主张在立法院内的学生可以赶快回家、回到学校,因为要表达的讯息应该已经很清楚了。当然也许退场后会面临到一些遵守民主法治所产生的问题,但也应该要期许法官、检察官,或是媒体,可以对此有一个公平的判决与判断。除此之外,鼓励这群年轻人组党投入政治,与其他政党一起为台湾的未来努力,也许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发展。

 

感谢陈长文教授精采的演说,让大家对服贸议题当中也许忽略的立法院内部瘫痪的问题、两岸政治经贸发展定位的问题,能有更进一步的认识。两岸的定位也要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如果中国大陆不改法治,则两岸关系永远是平行线。但也不能否认,中国大陆如果不一党专政,也许现在就会面临崩溃的边缘?陈教授也指出言论自由的真义,就是“我可以不同意你,但我不会阻碍你的发言。”但是也必须注意到,表达意见时,也要遵循法治,一味的杯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毕竟时间很重要,人民的福祉就在时间滴滴答答中流逝。陈教授于演讲最后也期许大家,希望大家能一同为台湾未来的发展努力!

 


[1] 陈长文,结束占领国会 开始投入选举,联合报,2014年4月8日,网址:http://udn.com/NEWS/OPINION/X1/8598482.shtml。

[2] 陈长文,国会改革/朝野协商之恶 如何必要?联合报 ,2013年7月2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3/07/blog-post.html。

[3] 陈长文,解散国会、打破僵局,让台湾重新向前,中国时报,2013年9月30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3/09/blog-post_30.html。

[4] 陈长文,为人民福祉,国民党应支持倒阁案,中国时报,2013年10月14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3/10/blog-post.html。

[5] 陈长文,让利不讲义,挫伤两岸互信,联合报,2011年5月14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1/05/blog-post_14.html。

[6] 陈长文,两岸一甲子,创两岸新局,在良制非两制,联合报,2009年11月13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09/11/blog-post_13.html。

[7] 陈长文,两岸三盼,良制胜民族情,联合报,2009年12月24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09/12/blog-post_24.html。

[8] 陈长文,大陆长治,两岸久安,联合报 ,2011年1月24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1/01/blog-post_6915.html。

[9] 陈长文,两岸进程割裂的隐忧──大陆应加速法治改革,中国时报,2009年7月27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09/07/blog-post.html。

[10] 陈长文,马英九的难题,台湾的集体困境,中国时报,2012年11月19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2/11/blog-post_19.html。

[11] 陈长文,万中无一笨中之笨的马总统,中国时报,2012年12月31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2/12/blog-post_31.html。

[12] 陈长文,为了自己,公民们站出来吧,中国时报,2014年1月6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4/01/blog-post.html。

[13] 陈长文,重启马苏辩论,厘清服贸争议,中国时报,2014年3月24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24.html。

[14] 詹志禹,6议题未解,还有牵牛花、野菊花,联合报,2014年4月1日,网址:http://udn.com/NEWS/OPINION/X1/8584444.shtml。

[15] 陈长文,反黑箱服贸?更反黑箱国会!联合报,2014年4月1日,网址:http://cvchen.blogspot.tw/2014/04/blog-post.html。

[16] 其他相关资料,可参考:“从服贸争议看法治与民主的反思”投影片,连结: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BabHLUp40DNjF2b094OGttekE/edit?usp=sharing。

[17] 以下部分,可参考:“从服贸争议看法治与民主的反思”讨论提要,网址: http://goo.gl/anrwe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