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还能让台湾骄傲吗

陈师孟一席准备要清算法官的讲话,让人瞠目结舌,但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依然得到了民进党团的全票通过,1张不同意票都没有。这表示陈师孟并不是一个个人,他代表的是民进党内的一种集体价值观。

三权分立,讲究的是互相制衡,没有哪一权独大,而今天民进党却企图利用手中的行政权与立法权,去创造一个“太上司法权”,让监委去骚扰判决不合己意的法官,当行政、立法可以去操控“司法”的时候,台湾的民主就已经变成了一种任期制的独裁。 Read more

【转载】罗智强观点:恐吓陈长文?北检好大的官威、好厚的脸皮

作者:罗智强(前总统府副秘书长)

最近北检不断的发新闻稿重批陈长文律师,还拿出律师伦理规范恐吓威胁,我只有一个感觉,“北检好大,我们好怕”。

容我一个一个来谈北检数波批陈长文声明的荒谬处。
首先,北检拿律师伦理规范来吓唬人,我要说的是,北检不觉得可耻吗?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有检察机关公然恐吓律师,不得为公众评论。

Read more

严守无罪推定 是法治国基本要求

笔者在11月27日〈是恢复特侦组的时候了〉一文中,提醒检察机关“司法如皇后贞操,不容怀疑”,希望负责侦诉的检察官要避免陷入不当行政指导的为难处境,而忧心北检几件高度争议性的起诉内容,恐遭行政权干涉的质疑。

对此,北检“措辞强烈”地以声明谴责笔者。于受领指教的同时,针对质疑笔者还是要先以北检对李述德的起诉内容来说明。

Read more

法袍底下 民众想望的是一颗人心

出个法律数学题。报载郑女酒驾,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月,如易科罚金,以新台币一千元折算一日。缓刑三年,并应……向国库支付新台币八点五万元。”请问读者:郑女要缴,十四点五万、六万、八点五万元?

选项有:(A)不缴钱,入狱服刑二月。(B)支付六万元罚金以折算六十天刑期,免入狱;但之后五年内,须不再有其它犯罪导致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才不会被记入“警察刑事纪录证明”(俗称良民证)。(C)付国库八点五万元作为换取缓刑条件,免入狱,不影响申请良民证。而良民证,可能影响求职(如保全、银行)、申请移民签证。

Read more

马无罪 重新检视黄世铭案

马英九
前总统马英九被台北地检署起诉泄密案,台北地院今(25)日判决马英九无罪。(图/资料照片,赵双杰摄)

 

前总统马英九被控泄密案,台北地院一审判决无罪,无论读者是否赞同结果,判决理由具宪政高度的创新思考,值得肯定。

判决主要理由有二:第一,“马教唆黄世铭向江宜桦泄密”的指控,台北地检署不足以证明教唆泄密的意图与意思表示。此部分无罪,不令人意外。除了笔者3月投书〈北检四论据推不出权斗犯意〉;资深媒体人夏珍更为文直言“起诉书‘罗织’完备,最大的败笔是以‘权斗’动机为论罪基础”。第二,“马口头告知江、罗二人”虽符合泄密的构成要件,但总统得依宪法44条“权限争议处理权”阻却违法。

Read more

【转载】美国八旬法官判案重情理 意外成了网红

 

卡普里欧法官开庭时撤销一张停车罚单。美联社
卡普里欧法官开庭时撤销一张停车罚单。美联社

(2017-08-23 联合报 记者刘议方╱即时报导 )美联社23日报导,通常很难想像一位80岁法官的影片可以在网络上爆红,但美国罗德岛州首府普洛威顿斯市市法院的法官法兰克.卡普里欧(Frank Caprio)却以他的同情心与幽默感,扭转了很多被罚款人的可怜命运,他的几个审案影片在脸书上广为流传,让网友赞爆,观看人次已经上亿。

善良法官卡普里欧会把法庭上受审人的小孩叫上法官席,让他们帮忙判案,甚至让读高中的受审人以上大学作为注销罚单的承诺,他也会和经济困难的人协商支付罚款的方案。偶尔他会失去耐心,尤其是他觉得受审人在找理由搪塞的时候。他拒绝审判中间休息的要求时,还会引来审判庭满堂大笑。

法官卡普里欧认为他会爆红是因为人民对政府失去信心,并且很习惯一板一眼、不近人情的处罚制度。 Read more

张月英的坚持 司法能不感羞耻?

新北市张月英女士10年前在永和的市场摆摊做生意,无端被诬控骑机车在中和撞伤路人肇...
新北市张月英女士10年前在永和的市场摆摊做生意,无端被诬控骑机车在中和撞伤路人肇事逃逸,案子历经10年审理,张不甘冤曲,声请再审8次,台湾高等法院判她无罪,检方不再上诉,全案定谳,张月英终于洗刷冤屈。图/摘自平冤协会

如果不是在新闻看到,可能会以为这是某部黑色幽默电影的剧情,张月英女士被诉肇事逃逸,并遭法院判刑定谳,但实际上是警方弄错了报案人所述的车号,把肇事机车的“DMX”,记录成张女士所骑的机车车号“DNX”, 而这一错,竟连续成为检方、法院的再错、三错,让张女士遭到判刑、受冤十年,为了这M变N的一字之差,张女士走向“法院人生”,十年时间奔波于法院,为平反冤屈奔走。

这让笔者有二个很大的感触,其一,可以想像张女士心中有多大的冤苦,但令人敬佩的是,她为争清白,捍卫名誉,十年来努力学法,费尽千辛万苦寻找不在场证明,即使案件定谳,也易课罚金执行完毕,她依然不放弃地一再提起再审。

Read more

彰化地院儿少权判决 冷暖只在一念间

去年底台北大学法学院林院长邀我与进修学士班交流。很高兴,当社会对法治的信心不足,还有许多其他领域专精的“同学”蜡烛多头烧来学法律。

一则以喜,李模教授一九九一年在东吴法学院首创在职专班法律组,如今蔚成风潮,正补足对跨领域人才的渴求。

一则以警,其他领域是否对主流法律人失望,干脆自入法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