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无知之幕”后,部长应该能看得更远

据报导,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要求从湖北返台者一律集中隔离检疫,此外,移民署也对1690名滞留湖北的国人注记,并由民航局发函要求各航空公司除专案包机及经核准者,不得搭载管制名单人员返台。这些滞留湖北的台胞因等不到包机回家,据报近日拟委请律师控诉蔡政府违宪限制人身自由、剥夺国民返乡权。但内政部长徐国勇则表示,台湾同胞没注意到宪法第23条,“人民的自由权利,除为防止妨碍他人自由、避免紧急危难、维持社会秩序,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故徐部长回应,基于疫情防治的理由,当然可以限制人民的权利,徐部长更称我国与日本、美国或法国的做法相同,他们若要告政府,“站在长期从事法律工作的立场,我认为他们不会赢。”

笔者身为法律人,知道徐部长所言或许不虚,然而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权利的保障书,纵使有宪法第23条规定,亦仅能在合乎该条所列情形下,始可依法限制人民权利,且其限制程度更必须合乎“比例原则”而不能超过“必要范围”。因此宪法是“原则禁止”限制与干预人民自由权,即便“例外允许”限制基本权,亦应从严认定、非到最后手段不得妄图牺牲人民权利。 Read more

是谁害了陈时中部长?

据报导,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以“小明的故事”,表达因为陆配子女滞留大陆无法回台“团聚”的困境,希望开放让小明们入境。正当笔者要肯定政府愿意亡羊补牢、正视陆配子女回台权益时,此政策竟遭逢云霄飞车式的1日4变,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部长语出惊人表示“选了国籍自己承担”、“父母丢包小孩,国家没道理收”,拒绝了无我国(中华民国)籍陆配子女入境。虽有人称部长此举“以一挡百”、守护台湾底线,但陈部长的一席言论却让笔者诧异,不敢置信这是陈医师、陈部长会说的话。难道陈部长感染了“抗中、台独流感”?还是哪位精于政治操作、具法律背景的长官向陈部长耳语了未必正确的“法律”分析?究竟,是谁害了陈部长、让陈部长失格与失言了? Read more

民进党,别学秦桧找猫

南宋时,秦桧孙女的狮猫不见了,秦桧下令寻找,官府把整个临安城弄得鸡飞狗跳,看到狮猫就抓,无奈都不是秦桧孙女那只,最后知府没办法,亲自向秦桧孙女下跪求情,才总算过关。现在民进党对待警方的态度,可与当年的秦桧类比。秦桧是为了疼自己的孙女,民进党则是图自己的权力,但是两者“公器私用”的态度则是一致的。

Read more

面对考生,考选部能否更谦卑?

近日律师考试放榜,录取率因去(107)年开始实施的400分门槛,外加今年改为司法官与律师同一份试卷、同一阅卷的双重冲击,创下20年新低。导致绝大部分考生痛苦郁闷、前途茫茫。笔者所任教大学,每年毕业季时,商学院与法学院气氛迥异。商学院同学脸上多带着笑容,期盼毕业后一展长才的美好未来;法学院学生脸上则是淡淡的苦闷,毕业只是国考的开始,而非进入职场贡献所学。对未能顺利上榜的考生,笔者鼓励各位再接再厉、不因此气馁。但许多优秀同学毕业后无法考取律师的现况,也让担任老师近50年的笔者惭愧不已。究竟是为人师者没有把同学们教好,抑是宛如科举般的律师考试出了问题? Read more

捐款之外,还需要你的同理心

儿童福利联盟(下称儿福)自民国80年底成立至今已28年,全台共计29个据点,长期关注儿少人权、协寻失踪儿童及收出养服务等,对儿少福利有重大贡献。报载今年11月儿福以新台币3.7亿元,在台北市内湖区购置一整层办公室,有民众质疑善款用来“帮忙缴房贷”,因而涌入要求退款的电话。儿福表示北区办公室年租金近600万元,还要面临涨价与搬家的压力;再者,愿意将大坪数近捷运站的建案卖给社福团体者也少。儿福从1998年开始陈报教育部提拨部分所得转为购屋基金长达21年,终于才在今年得以购置办公楼层。

据了解,上述儿福事件在理性沟通后已经落幕,但报章媒体上部分情绪性发言和报导却已造成了伤害,相当令人遗憾。笔者对此感同身受。 Read more

香港选举,从“一国两制”到“良制一国”

香港1124区议会选举,泛民派大胜建制派。选举过程理性平和,对比选前半年街头暴力冲突,着实令人放心不少。笔者认为,相较两岸近年几近倒退的互动,香港与北京在政治与地缘上的紧密关系,更能对促成良制发挥杠杆作用。如今,香港人民已透过选举表达民意,盼北京能对港民对民主的冀望,在一国“两制”承诺内给予更大空间。果如此,两岸四地共荣于“良制”之下应能水到渠成。

综观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历经2005、2010年政治改革、2014年雨伞运动及今年反修《逃犯条例》争议,有三点值得注意: Read more

开放空间不等于吸菸区

据报载,北市李姓孕妇因邻居二手菸从阳台飘进住处,认为侵害其健康权与居住安宁权,向被告请求赔偿慰抚金。法院认为二手菸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头号致癌物,且案情超过一般人所能容忍之范围,情节重大,判被告应赔偿原告精神损害1万元。

笔者认为这样一则小新闻,意义非凡!法官对于菸害防制的思维值得肯定,如此普法的判决可以带来的蝴蝶效应,令人期盼。其实,满载笔者43年回忆的事务所旧大楼即将都更,“不得不”于今年6月乔迁至忠孝东路4段新址。虽然不舍,新大楼犹如国际精品般的建筑外观,透过现代化玻璃帷幕交织出优美的建筑线条与设计,近半年来享受明亮、富含美学及功能兼具的新大楼,同事们普遍感到满意。然而这栋通过国际绿建筑认证(LEED)的住商合一大楼,却也有美中不足之处! Read more

苏贞昌律师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吗?

亲爱的苏律师,为了让我可以好好的写这一封信,首先容我“对号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谓的“马英九的律师密友”是陈长文。那么,我可以先告诉您,你说这位“律师密友”“早在几个月前,已经到香港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画。”先别说无官无职的长文,没有“能力”去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实上,过去一年,我根本没去过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说谎已是常态,所以,我也不意外“苏院长”的栽赃抹黑。只是有些感慨,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