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举,从“一国两制”到“良制一国”

香港1124区议会选举,泛民派大胜建制派。选举过程理性平和,对比选前半年街头暴力冲突,着实令人放心不少。笔者认为,相较两岸近年几近倒退的互动,香港与北京在政治与地缘上的紧密关系,更能对促成良制发挥杠杆作用。如今,香港人民已透过选举表达民意,盼北京能对港民对民主的冀望,在一国“两制”承诺内给予更大空间。果如此,两岸四地共荣于“良制”之下应能水到渠成。

综观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历经2005、2010年政治改革、2014年雨伞运动及今年反修《逃犯条例》争议,有三点值得注意: Read more

开放空间不等于吸菸区

据报载,北市李姓孕妇因邻居二手菸从阳台飘进住处,认为侵害其健康权与居住安宁权,向被告请求赔偿慰抚金。法院认为二手菸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头号致癌物,且案情超过一般人所能容忍之范围,情节重大,判被告应赔偿原告精神损害1万元。

笔者认为这样一则小新闻,意义非凡!法官对于菸害防制的思维值得肯定,如此普法的判决可以带来的蝴蝶效应,令人期盼。其实,满载笔者43年回忆的事务所旧大楼即将都更,“不得不”于今年6月乔迁至忠孝东路4段新址。虽然不舍,新大楼犹如国际精品般的建筑外观,透过现代化玻璃帷幕交织出优美的建筑线条与设计,近半年来享受明亮、富含美学及功能兼具的新大楼,同事们普遍感到满意。然而这栋通过国际绿建筑认证(LEED)的住商合一大楼,却也有美中不足之处! Read more

苏贞昌律师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吗?

亲爱的苏律师,为了让我可以好好的写这一封信,首先容我“对号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谓的“马英九的律师密友”是陈长文。那么,我可以先告诉您,你说这位“律师密友”“早在几个月前,已经到香港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画。”先别说无官无职的长文,没有“能力”去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实上,过去一年,我根本没去过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说谎已是常态,所以,我也不意外“苏院长”的栽赃抹黑。只是有些感慨,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价。

Read more

司法为民,先由热情、良知、本事做起

笔者在《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一书中,提醒律师、检察官、法官、法学教授们,应肩负维护正义与社会关怀的使命。然而,一晃眼本书已出版13年,先不论法律人治国乱象仍未止息,近日,前公惩会委员长石木钦涉嫌未守回避分际,多次与官司缠身友人饮宴之新闻,不禁令人联想公惩会月前对管中闵校长的惩处判决才生波澜,身为“法官中的法官”的石委员长又陷争议,再度减损司法公信力。(参考笔者投书〈超国界法小教室─公惩会赢了管中闵,扼杀了公务员言论自由〉) Read more

没把握的起诉或上诉,是检察官的“罪过”

江元庆先生所著《流浪法庭三十年》是笔者近年手不释卷阅读的报导文学书籍,其中的司法悲剧让身为法律人的笔者惭愧,也为司法制度对人民造成的伤害感到无力。以现行法而言,虽有《刑事妥速审判法》与《刑事补偿法》分别处理审判时间过久与冤错案补偿问题,但冤错案的受害者却绝不仅只有受羁押后获判无罪者,也包括因检察官滥诉而心力交瘁的被告(和家人)。观察近日两起无罪定谳的刑案,笔者认为,若要减少司法悲剧,须先从刑事案件的起点─遏止检察官滥诉做起。 Read more

民主,还能让台湾骄傲吗

陈师孟一席准备要清算法官的讲话,让人瞠目结舌,但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依然得到了民进党团的全票通过,1张不同意票都没有。这表示陈师孟并不是一个个人,他代表的是民进党内的一种集体价值观。

三权分立,讲究的是互相制衡,没有哪一权独大,而今天民进党却企图利用手中的行政权与立法权,去创造一个“太上司法权”,让监委去骚扰判决不合己意的法官,当行政、立法可以去操控“司法”的时候,台湾的民主就已经变成了一种任期制的独裁。 Read more

【转载】罗智强观点:恐吓陈长文?北检好大的官威、好厚的脸皮

作者:罗智强(前总统府副秘书长)

最近北检不断的发新闻稿重批陈长文律师,还拿出律师伦理规范恐吓威胁,我只有一个感觉,“北检好大,我们好怕”。

容我一个一个来谈北检数波批陈长文声明的荒谬处。
首先,北检拿律师伦理规范来吓唬人,我要说的是,北检不觉得可耻吗?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有检察机关公然恐吓律师,不得为公众评论。

Read more

严守无罪推定 是法治国基本要求

笔者在11月27日〈是恢复特侦组的时候了〉一文中,提醒检察机关“司法如皇后贞操,不容怀疑”,希望负责侦诉的检察官要避免陷入不当行政指导的为难处境,而忧心北检几件高度争议性的起诉内容,恐遭行政权干涉的质疑。

对此,北检“措辞强烈”地以声明谴责笔者。于受领指教的同时,针对质疑笔者还是要先以北检对李述德的起诉内容来说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