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事,就是我们中国人的事!

据报载,人民代表大会于5月28日在北京通过关于制定“港版国安法”的决定,未来预计最快6月将正式通过立法,并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之中。2003年,港府曾欲依《基本法》第23条制定国安法,引发港人抗议而未果,此时人大直接制定国安法的决定再次令争议浮上台面。此外,由于《基本法》第39条规定,对香港居民权利与自由之限制,不得违反《联合国两公约》(特别是《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也使外界担忧人大通过国安法会否影响公约所保障之言论、集会与新闻自由等权利,逐渐改变邓小平上世纪对“一国两制”的承诺。

香港1997年脱离英国统治、主权移交北京时,邓小平曾于《中英联合声明》承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现有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作为与香港比邻、血脉相连的台湾,我们该对此事件高度关注的立场有二:一是基于维护法治与人权的角度,假若人大未来立法确定有侵害法治与人权之虞,则我们应当仁不让与港人站在一起;再者,更重要的是基于同为“中国人”的这层历史、政治甚至情怀因素,使我们比起世上其他国家更该加倍关注港人的福祉问题:香港的事就是台湾的事、更是全中国人的事! Read more

究竟谁误会了“中国”(China)之名?

据报载,我国政府于本(4)月初决定加强与各国的防疫合作,捐赠1000万片口罩支援疫情严重国家的医疗人员,本月9日再宣布第二波600万片口罩援外,给予国际社会更多支持。政府以中华航空货机运送防疫物资,配合挂上“Taiwan Can Help”等字样布条,推动国际防疫外交。近日却出现质疑声浪,表示“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出现“China”字样,容易使外国民众误会援助物资是来自大陆而有更名的必要。

公司名称并非改不得,但改名既然如苏院长所说兹事体大,华航于本月17日开会后亦认为短期更名不易而列为长期规画。但笔者好奇,究竟是谁误会了“中华”与“China”,而使这几个字顿时成了过街老鼠、众矢之的,要除之而后快。 Read more

忆军队国家化之父-郝柏村将军

1988年1月,蒋经国总统仓促离世,没有明确的指定接班人选。面对突然出现的权力真空,台湾是否会步上8年前,韩国“双十二政变”军事夺权的前例,社会充满了不安与疑虑。

在这样的时间点,被外界以“军事强人”看待的参谋总长郝柏村,公开发表电视讲话,明确表态,“以过去拥戴经国先生的赤诚,来拥戴李总统登辉先生,服从命令,保卫国土。”

这样一段话,为经国先生的宪政改革,画下完美的句点,也让中华民国的民主自由,从此步上正轨,不受军权干扰。经国先生或许错看了李登辉,但是他对郝柏村的信任与授权,郝柏村完整的回报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人民身上。 Read more

九二共识 应该“截弯取直”

据报,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认为要先赢得人民的信任,才有意义去谈拉近两岸的共识。但有人,特别是林火旺教授,认为不谈九二共识如何去赢得社会的信任呢?笔者体会他俩的看法,也想说几句话。笔者认为,国民党应该将九二共识“截弯取直”定调。

九二共识,大家朗朗上口,“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而我方所指的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其实浓缩一下,就是“两岸同属中华民国”八个字。

过去要绕一圈讲这八个字,是因为直接说“两岸同属中华民国”,那么对岸必然回以“两岸同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之亦然,那就不可能有共识,也就无从交流合作。

而既然国民党现在在野,无需跟对岸洽谈协议,“两岸同属中华民国”这个基调,对岸就算口头上不能接受,至少“应该”忍受,这也让国民党可以确立“和中”的立场。 Read more

是时候开启两岸关系的世代对话了

各位读者新春愉快!去年春节,笔者在专栏谈〈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今年过年接在1月11日总统和立委大选后,选前对两岸的激辩似乎也延伸到家里。或许不妨趁过年和乐气氛,不同世代的长辈与年轻人,可以理性、心平气和聊聊这件攸关未来的大事。笔者愿先抛砖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两岸对笔者而言,既有国族历史情怀也有现实一面。笔者生于昆明,民国38年身为军人的父亲带着母亲、兄姊和5岁的笔者随政府“转进台湾”。但同年10月父亲又“奉命”经香港辗转回四川战区继续“剿匪”,不幸阵亡,享年38岁。尔后直到1991年,笔者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身分受政府委托率团访问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陆,至今近30年,可说见证了两岸开放探亲后民间互动的起伏与深化。 Read more

和平,是台湾最需要的大红包

庚子年就在眼前,也是义和团之乱一二○周年。义和团事件表征为政者误判国内外情势所带来的祸害,随后“八国联军”更使晚清走向不可逆的灭亡。回顾这段悲剧,让笔者想到选后蔡总统接受BBC专访,被问到两岸面临战争风险时,蔡总统回答:“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除了军事准备外,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得到国际的支持…我们有相当不错的能力,对中国来说,入侵台湾的代价将非常巨大。”

蔡总统的回答,不能说错,历任总统都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谈话中,看不到蔡总统丝毫“避战”的努力,甚至认为国际社会将支持她不畏战的强硬立场。对于敏感提问,蔡总统理应不予回应,或转以和平发展为诉求。相反地,春节前夕她却传达若要开战奉陪到底的心态,让人民如何能过上好年? Read more

投对票,选票可治国兴邦

中华民国一○八年最后一天的震撼弹,莫过于民进党藉国会过半优势,通过极具争议的“反渗透法”。

笔者感慨,一九四九到二○一九两岸分治七十年,台湾曾戒严四十年,自一九八七年解严至今持续实践宪政,落实自由、民主、法治堪为亚洲之典范。然而,在时间仓促,完全未经讨论、条文内容规范不清之状况下,民进党为贯彻其反中、抗中、台独的党意,“甘冒大不讳”执意订定“反渗透法”作为前年一一二四大败后延续执政的手段,践踏得来不易的多元民主社会。此“恶法”不仅为难了台湾两千三百万善良子民,更试图扼杀自马英九任内八年持续推展的两岸交流成果。

Read more

香港选举,从“一国两制”到“良制一国”

香港1124区议会选举,泛民派大胜建制派。选举过程理性平和,对比选前半年街头暴力冲突,着实令人放心不少。笔者认为,相较两岸近年几近倒退的互动,香港与北京在政治与地缘上的紧密关系,更能对促成良制发挥杠杆作用。如今,香港人民已透过选举表达民意,盼北京能对港民对民主的冀望,在一国“两制”承诺内给予更大空间。果如此,两岸四地共荣于“良制”之下应能水到渠成。

综观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历经2005、2010年政治改革、2014年雨伞运动及今年反修《逃犯条例》争议,有三点值得注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