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選舉,從「一國兩制」到「良制一國」

香港1124區議會選舉,泛民派大勝建制派。選舉過程理性平和,對比選前半年街頭暴力衝突,著實令人放心不少。筆者認為,相較兩岸近年幾近倒退的互動,香港與北京在政治與地緣上的緊密關係,更能對促成良制發揮槓桿作用。如今,香港人民已透過選舉表達民意,盼北京能對港民對民主的冀望,在一國「兩制」承諾內給予更大空間。果如此,兩岸四地共榮於「良制」之下應能水到渠成。

綜觀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歷經2005、2010年政治改革、2014年雨傘運動及今年反修《逃犯條例》爭議,有三點值得注意: Read more

若2020蔡英文連任總統…

2020大選在即,兩岸關係劍拔弩張,大陸當局取消大陸觀光客來台自由行,讓已萎靡不振的台灣觀光業又面臨另一場寒冬;中國國家電影局接著禁止大陸電影參加金馬獎,而香港電影業也跟進,無疑讓藝術成為兩岸關係交鋒的犧牲品。

在蔡英文2016年當選總統時,筆者擬文公開鼓勵蔡英文應站在前總統馬英九的肩膀上,努力推動兩岸關係的進展,除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更要說服獨派支持者放棄台獨,以確保兩岸和平共榮發展。然事到如今,筆者不僅對蔡總統的期許完全落空,更目睹兩岸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衝突之中。

Read more

化解送中爭議,關鍵在法治不在兩制

 

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諸多爭議,大致可分為兩類:一、對港府倉促修法的不滿;二、對大陸人權法治的不信任。就倉促修法,港府已宣布無限期暫緩修訂條例;但港人對大陸長期不信任的主因,其實並非兩制本身,而是大陸在實行兩制下是否有追求法治的堅定決心。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起因於港人在台涉犯殺人罪,犯後潛逃回港。但香港法院礙於管轄權限制,無法審理境外發生之殺人罪,又因現行條例禁止香港將犯罪嫌疑人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故無法將嫌疑人交由台灣審理。此次修訂的草案擬使香港得個案將犯罪嫌疑人移送至大陸、台灣、澳門。綜觀條例本身,問題或許不大,然為何會引起港人如此激烈反應,其癥結與香港、大陸之間的時代背景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Read more

盼習主席以大事小、蔡總統以小事大──共創良制一國

民國108年伊始,兩岸領導人接連談話,瀰漫煙硝味的兩岸議題再陷隔空戰,全球持續關注兩岸未來何去何從?

蔡英文總統元旦提出四必須:「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存在、必須尊重2300萬人民對自由民主的堅持、必須和平對等處理歧異、必須政府或公權力機構坐下來談」。

習近平主席隔日提出習五條:「實現和平統一目標、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堅持一中原則、深化兩岸融合發展、實現同胞心靈契合」。

蔡總統迅即回應習五條:「台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絕大多數台灣民意也堅決反對『一國兩制』。」

兩岸領導人各抒主張,但似乎在不同頻率上;筆者長期倡議「良制一國」,故試就「四必須、習五條」歸納三點觀察,供兩岸領導人、14億中國(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及全球華人參考。 Read more

一個國家,良制是原則,兩制是例外

日前,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先生投書《人民日報》海外版,強調「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我感到好奇,陸方應該清楚台灣不同於港澳,為什麼依然要試圖在「一國兩制」的方向前進?

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的身分在北京面晤中共副總理吳學謙,當時擔任中共中央台辦祕書的孫亞夫就坐在吳副總理旁邊。吳副總理先提到「一個中國」原則,筆者回應:「沒有問題,因為《中華民國憲法》(和《國統綱領》)就是主張『一個中國』」。吳先生接著又提出「一國兩制」可以適用於兩岸關係,我認為他心中想到了97年之後香港和大陸的關係,因此,我對吳先生回以:「一國兩制」適用於港澳的回歸固然極有意義,但是就兩岸關係而言,「一國良制」應該是更好的選擇。事後我才曉得「一國良制」是經國先生在80年代回應中共領導人的主張。

Read more

愛台也愛陸 再多些盧麗安

台灣有許多來自台灣以外的配偶,特別是三十年前開放探親後,因為語言相通的關係,一半以上的比例是大陸籍配偶。他們來到台灣,組成了台灣的家庭,也就應該是台灣人了,可是從法律上,卻是處處受到歧視(和原其他國籍配偶比較)。

拿到身分證的時間、應考試服公職的權利,前婚姻子女來台依親……很長一段時間,台灣政府、台灣社會看陸配,也總是戴著一副有色眼鏡。他們也常常被問到,「你是愛台灣,還是愛大陸?」

「怎麼會問這種問題呢?」一位陸配說,「我父母住在大陸,自己跟子女是台灣人,當然是兩個都愛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