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书籍

出版书籍

(点选图片可观赏详细资讯。)

《梦想、责任与祝福:给新进律师的50封信》-全观的法律人

给新进律师的50封信 (中华民国律师公会全国联合会/主编 陈长文等/合著 2015年)

恭喜你加入律师行列!这是崭新的经验,也是挑战的开始,心中固然满满喜悦,可能也忐忑满怀。

想像你此时的心情,不禁让我想起学生分享的真实场景:在一场法律人的婚礼中,担任证婚人的法学教授问那女孩:“妳愿意嫁给正义(Justice)吗?” 其实这也是我对你的誓词之问─“为何学法律、当律师?”贾伯斯曾经勉励年轻人记住佛家的“初心”,但初心若无根,职涯恐如浮萍漂摇不定、无法应对挑战。

《受缚的神龙-太阳花下的民主反思》

受缚的神龙(陈长文、罗智强/合著 2015年) 太阳花学运,我认为从好处来看,这么强大的冲击波,可以带来在哲学意义层次上,对台湾民主的全面反思。但这个反思机会付出了民主与法治一定程度的双虚无化代价,这个代价不可谓不重,也会在接下来的台湾民主政治运作中,留下延展的效应。 发生在3月18日太阳花学运,本书的两位作者陈长文律师和罗智强同时对台湾当前的时局感到忧心。历经多次的意见交换,罗智强提了一个主意:与其只是单纯的忧心,不如,从反思的角度,把这一场学运当成一面镜子,来映照台湾民主的现况,思考民主价值本身的盲点。 本书不是质疑民主,而是一种检视,透过发掘问题、看见问题,看看民主遇到了什么样的挑战?要如何面对?有没有可能更强壮?

《我们生命里的七七:从芦沟桥到中日八年抗战》-勿再陷入“愚蠢的循环”

我们生命里的七七 (陈长文等/合著 2015年) 大时代史观下的战争,是为了“和平”而存在,人类历经一场场的战役,从而确认了现今世界的面貌;然而对于生活在战火下的人们,战争却是讽刺地以暴力和死亡呈现,人命的脆弱,人身的渺小,完全无法抵抗残酷的杀戮。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中国抗日遍地烽火,灾难下的亿万中国人,受到了犹如巨浪般的冲击。在民族、国家的耻辱,与个人的生命威胁之间,纷乱的不只是整个社会,也包含每一个人不确定的未来。 今日,我们回头看这一场战役及其八年后的结果,抗日的胜利,废除清末以来的不平等条约,中国重新回到世界的舞台。 然而,对于经历过这场战火肆虐的人们及其后代,他们的生命是否在纷乱中找到了新的舞台?

《爱与正义》

爱与正义

(陈长文/著 2012年) 三十年来,陈律师持续关心两岸事务、社会正义,不断发表相关评论文章,另一方面积极投入公益与法学教育,鼓吹“幸福是总体概念”,改革司法弊病。经过他不断奔走、投书,促成了许多善意,也终结诸多恶法。 关心人权、注重正义的陈长文律师,长年从事法律实务工作、致力于国际红十字会的人道救援,加上海基会秘书长的难得经验,使他在为文论述时,能充分深入浅出,言人之所未言。发自人性的关怀、理性的态度,细细品味下,充满了细致的文采、人性化的观察、同理心的反思。 诗人纪伯伦说:“这世界若没有爱你的心与你爱的心,那你不过是一粒飘荡在宇宙中的尘埃。”本书四大主题:社会正义、法制建设、两岸关系、爱与奉献,正是陈长文律师一生的缩影。

《中华民国与国际法-民国百年重要纪事》

4Q201m(陈长文、高玉泉、陈纯一、廖宗圣/合著 2011年) 本书将过去一百年来,中华民国所发生具有国际法重要意义之事件,加以蒐集、记录及分析,使读者了解中华民国的生存发展与国际法有极为密切的关系,从而进一步体验到国际法对中华民国的重要性。本书认为,理性的面对历史有助于所有华人重新思考定位一百年来的中华民国。

《天堂从不曾撤守-陈长文书信》

天堂从不曾撤守 (陈长文/著 2008年) 天堂,不只是一个场所,而是一种情操、一种态度、一种期待。 给文文:让所有的人都一起从你以及与你一样的天使身上,学会爱人与被爱;只有这样,人生才不会是一粒飘荡的尘埃,而会是幸福的春天。 给毕业生:在我的人生之路上,所见过真正成功的人士,他们最大的资产就是正直的性格,因为正直。所以能得到别人的信任,因为能够得到别人的信任,才能拥有更多的机会。献给大家:在德蕾莎修女的眼中,耶稣并不是冥想世界里的“最高”,而是现实世界里的“最苦”,她把世界有伤有苦的人,当成她心中的“主”来服侍,那真的是大爱的极致。 长期投入法制建设、关心人权及弱势团体的陈长文,因几封写给毕业生、身心障碍儿子的信,在网络上不断被转寄,让这位正义律师的柔情与人文关怀,感动了无数的读者。 本书汇整这些感人文章,以及他为他心心念念的其他团体或个人在百忙中新撰的文字。全书以信为书,信中有信,是这个时代最撼动人心、最具启发性的一本书。

《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

0 (陈长文、罗智强/合著 2006年) 这几年来,法律人及法律教育所凸显的问题愈来愈严重,特别是在法律人成为总统,并在政府各部门全面地担任重要首长后,国家的法治反而迅速崩坏,吏治腐弛、民生凋萎。法律人受到舆论空前的责难,令人感到痛心至极。 身为法律人,也一向以自己是法律人为荣的陈长文律师,心中不禁浮现了一个庞大的问号:法律人,为什么不争气?这并不是一本讨论法律伦理的学术书,虽然法律伦理确实是本书关心的命题。本书只是要从诘难性的问题做为开端:“法律人,为什么不争气?”以试图找出另一个建设性问题的答案:“法律人,要如何争气?” 这个命题,不只法律人应该也必须关心,事实上这也是所有受苦于法律人不佳表现的台湾人民所应该也必须关心的命题,因为只有进一步去了解,许多法律人会出现价值毁乱,甚至于毁法败纪而误国误民背后的原因,才能形成一个外在的监督与改革力量,去督促法律人“革心革行”。

《假设的同情:两岸的理性与感性》

假设的同情 (陈长文/著 2005年) 英国哲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说:“在我们批判别人之前,先要有一种‘假设的同情’。”两岸的感性,是对统独情感的执念对立;两岸的理性,是在统独判断中化异求同。暂时放下从情绪出发的统独对峙,释放“理性空间”给自己,以“假设的同情”来了解与接纳那些与我们不同的意见,从“相信”与“认同”中,寻找两边的最大公约数──人民的最大福祉。 长期关心两岸事务的法律人陈长文,从感性与理性两种观点,深入探讨两岸的统与独,解析统独光谱,为两岸和平共存、共荣寻找新的出路。

《认识超国界法律专文集》

认识超国界法律专文集(陈长文、马英九/主编 2004年) 全球化时代到来,意味着法律案件从此而降,有涉外因素的案件比没有涉外因素的案件成长的要快,要多得多。而法律系所学生毕业后,不外乎担任律师、检察官、法官或公务员,或进入私人企业服务。除非法律系学生打定主意,毕业后,当律师的不接有涉外因素的委托案件;当公务员的不问国际事务;进入企业的不在乎国际市场。否则,没有国际观、缺乏超国界法律思维能力的律师、法官、公务员及至于企业经理人,如何期许他们在处理有涉外因素的法律案件或相关问题时,能有好的表现呢? 希望本书能够成为弥补我国超国界法律教育缺隙的关键力量。并为读者提供一个超越国界、翱翔四方,更宽广的法律思维。

【书与人生】蒙眬选项 清楚选择

这周我要谈的书是美国作家约翰葛里逊(John Grisham)所写的小说秃鹰律师(The King of Torts)。

在电影《女人香》中,奥斯卡影帝艾尔帕西诺饰演一位目盲的退伍军官,他在片中慷慨激昂地说道:“人生,会遇到无数的十字路口,每一次,我们都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但我们从不选它,因为我们知道,正确的路有多难走。”

用这句话来形容小说中的主角克莱.卡特(这个角色其实也可以用来投射大多数的人),可说是再适当不过了。主角其实是一个本性不坏的年轻人,他虽然对现状不满,他虽然对财富有他的执著与欲望。但若你直接要他在财富与正义之间选边,我相信他会回答:他选择正义。

但,可惜的是,这个世界,当正义与不正义的选择放在我们的面前时,它常常不是确然二分的呈现,而是透过一种模糊的、带有解释空间的状态出现。而这样的蒙眬,就很容使人陷入迷惘。主角就是迷惘在这蒙眬的是非选项之中。

在小说中,一千五百万美元的报酬(贿赂)清楚地放在主角的面前,这是一个选择;至于选择的代价只不过要他掩盖一个真相。而这个真相就算他选择不掩盖,也未必就会因为他的不掩盖而被发掘。另外一个选择则是拒绝。

该如何选择?主角这么告诉自己:正义的损害看来极小,但个人的利益却是不可思议地诱人。于是这位三十一岁的年轻律师决定“让正义小小地承受那无关痛痒的损害”。

而这却是克莱.卡特踏出的第一步错误。当他在潜意识地作出“正义损害极小”的结论时,其实,是经过他刻意扭曲诠释的结果。的确,即使他选择不掩盖,真相也未必真的能在法庭上揭露,这一点他是对的,但他错的是,至少他若选择不掩盖,真相被揭露的“机率”就会大幅增加。而更重要的是,他等于让自己顺着私欲,走上了不正直的第一步。

而小说中的主角,在这关键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上,选择了那一千五百万美元的诱惑后,接下来的第二个十字路口、第三个十字路口,他开始犯的错误,也就不难理解了。他开始无限上纲自己的物质欲望(他原来还很瞧不起那些沈溺在物质追求的律师同业);他利用不当取得资讯进行内线交易;他没有妥善照顾委托人的意愿与权利,滥行诉讼也滥行和解……。

最后,这个小说中主角的心路历程,其实也给年轻朋友很重要的启示。当大家一样的“模糊选择”时,我们该如何取择呢?我想说的是:每一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错误,其实都是下一个大错误的诱发因子,勿因恶小而为之,一定要谨慎地选择我们所踏出的每一步。(陈长文)

【2006-11-28 民生报╱第02版╱热门话题 951128 】

美德本身就是一种报偿

这周我要谈的书,是凯文.杰克森(Kevin T. Jackson)所著的《建构声誉资本》(Building Reputational Capital)。

甫过世的经济学泰斗、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曾说:“企业只有一个社会责任,就是增加利润。”这句名言,一直被许多企业奉为圭臬,将之作为“道德中立”、“社会责任中立”的理由。
然而,这套价值观无限上纲的结果,却显然为人类世界带来了许多痛苦乃至于危机。特别是在温室效应可能威

胁全人类生存的危机意识下,人类惊觉到,一个无限上纲利润追求却轻忽环保责任的企业,都有可能是造成人类集体灭亡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其他许多违反企业道德,层出不穷的企业伦理事件,例如:剥削劳工、雇用童工、伪造纪录、不实行销、误导投资大众、滥用内线消息谋利、贿赂政府官员、从事不公平或掠夺性的竞争等等。都多多少少与这种利润至上论的企业价值观有关。诚如本书作者指出,这些许许多多商业丑闻都大大冲击了大众对商业世界的观感。

从这样的商业时代背景出发,作者诚恳地点出了新商业时代的企业价值观,呼吁建构声誉资本的重要性。虽然作者强调声誉的重要,但很特别的,他并不是从道德性的论述出发,而是透过许多数据数字以及严谨的逻辑推论,告诉企业经营者“声誉”的“资产”属性,以及以“声誉”作为一种“资产”,所能创造的竞争优势与强大魅力。

因为声誉是一个外在的评量结果,他终究是建构在企业本体内在所拥有的道德强度。换言之,一个不重视企业道德、企业伦理,缺乏企业使命感的公司,是不可能赢得社会大众与员工的尊敬,也不会因此得到“好名声”的外在评价。

换言之,企业今日所拥有的声誉是正是负,与其过去所怀抱的道德使命感是强是弱是不可分的。
最后,我觉得作者在结论中说的一段话非常的精釆:“事业一如生命,皆有因果报应。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这个原则也适用于声誉方面,而且会呈现指数成长。一丁点儿同情、善意和仁慈常会带来丰硕的财务利润,远超乎预期。至于非财务的收益,美德就是美德自己的回报。我们的所作所为,影响将是永远。”

美德本身就是一种报偿。只有真心相信美德,而非为求回报而伪装美德的公司或个人,才有可能真正拥有“声誉资产”。

【2006-11-21民生报/书与人生 951121】

【书与人生】 兴、观、群、怨

这一周我要谈的是台湾作家陈鱼所著的短篇小说集《解决》。

我常在想,台湾的法律人还读不读小说呢?有没有时间读小说呢?一本令人动容的小说,每每掩卷之余,内心波动久久不能自已,那是一种洞悉生命真谛的瞬间感动,帮助读者在那当下,认真反刍自己的人生,同时激发人类情感中,对周遭万物悲悯的胸怀。于是我会有个天真的想法,当一位律师要为被告出庭辩护前读了狄更斯的“双城记”、当一位检察官要撰写起诉书前读了雨果的“悲惨世界”、当一位法官要宣判前读了江元庆的“司法无边”、当一位法律人出身的行政院长甚至总统,要对一项重大政策下达决策之前读了圣修伯里的“小王子”,那么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肯定不会让“向上提升”这四个字在如今沦为嘲谑式的反讽,而是愈来愈进步了吧!至少在我熟悉的“法治”范畴之内应如是吧!

《解决》是以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市井小民为主题的短篇小说集,其中娓娓道尽一个个背负沈重经济压力的小市民,图求温饱的心路历程,但是社会所能提供给他们的生存环境,往往是苛刻和险恶的,以至如故事中,待业的老李最后死于车祸、在军中出类拔萃的阿勉退伍终究沦为抢匪、乏人闻问的游民在选前成为市长竞选连任的造势工具,凡此种种,不正是现存社会阴暗角落的缩影,却被为政者刻意漠视的?

陈鱼在自序中尝言:“不论是痛苦、快乐、悲伤、喜悦、无奈、挣扎、希望或者失望,都渴望透过小说的方式,呈现台湾当前如我之市井小民一种真实的人生写照。”只是这种追求基本幸福的微小权利,对许多处于弱势的族群而言,却如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

于是,当一个社会的结构,在上有一位辩才无碍却遭起诉的律师总统、一位穿金戴银仍见钱眼开的总统夫人、一位充满铜臭并眼高于顶的总统女婿、一座门禁森严的官邸前络绎于途的达官显贵,对照社会底层的受虐孩童、卡债学生、单亲妈妈、失业父亲、高捷外劳、大陆新娘以及一条条因走投无路而烧炭、割腕、跳楼、投海以至绝命的怨灵亡魂,我希望有更多优秀的作家,继续透过全观或微观的写作视野,以生花灿笔,如实写尽这些悲愁怨苦,让还活在这个世上,并且内心仍保有基本良知的人们,得以“兴”、可以“观”、藉以“群”、也宣泄了“怨”,即便“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事件依旧在我们生活周遭层出不穷,我仍深信人的本善将透过文学的洗涤,一点一滴汇聚成庞大的正面力量,使人们充满慈悲,持续抑制邪恶的气焰,并对未来的人生,充满憧憬与希望。(陈长文)

【2006-11-14 民生报  951114】

我所愿信的神

这一周我选的书是哈洛德.库希纳(Harold S. Kushner)所写的《当好人遇上坏事》(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中文本。作者是一位犹太律法教师,从宗教的角度,为“好人为什么受苦”这个重要的哲学命题,提出了一个周延的、有说服力解答。而实际上,这也是困扰我许久的问题,我相信,这也是困扰许多“好人”的问题。
  
就如同本书第二章把约伯的遭遇作为作者神学逻辑分析的对象。相信所有和约伯一样自认是好人,却无端遭遇苦难的人,也会有同样的困惑。那就是:“上帝是以什么样的标准,降祸在我们这些人身上?”
  
然而,这样的疑问,本书很诚实,也很正面、清楚地提出了解答。作者透过约伯的故事,提出了三个命题,这三个命题必有一个为伪。那就是:
  
一、神是万能的。二、神是正义、公道的,赏善罚恶。三、约伯是个义人。
  
同样的命题格式,也可以用在所有的好人身上。只要将第三个命题中的“约伯”换个名字就可以了。
  
这时候,若要承认神的万能、神的正义,就只好回过头来告诉我,约伯或其他受苦的人都是该受惩罚的坏人。这样的论点等于在传播一个非常糟糕的“结果论”观点,别去同情那些处遇不好的人,因为他们“罪有应得”。
  
身为律法教师的作者,显然觉察了这个荒谬,于是,他不去否认“约伯是义人”的第三命题,但他又认为神必然也必须是“公理与正义”的化身。换言之,他也不能挑战第二命题。于是,他能做的,就只剩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必须否认第一命题,他告诉人们:“神并非万能。”换言之,这世界有着另一个神所不能干涉并且属于自然律的随机秩序存在,是这个自然律的随机秩序造成了好人的苦难,而非神所造成。
  
这样的论述,等于恩恕了所有遭逢苦难的好人,等于告诉那些一生秉正、热心关怀社会的好人,神并没有离弃他们,没有“不正义”的惩罚他们。秉持着这样的神学观,作者接着把神与自然律切割开来,进一步论述,神为什么不是全能的。亦即神也不能违反自然律,以及人依自由意志对善恶的选择。但下一个问题是:“那我们为什么还要信这位‘有限的’神呢?”因为神虽不能扭转自然律,但却可以带给人们平静、勇气等内在的力量,让人可以更坚强地面对自然律带来的苦难,并且从这些苦难中得着智慧。这才是神施功的重心所在。
  
说到这里,那我信不信神呢?我并没有确定的答案。但如果真的要我信神的话,我会选择与作者相同的神,没有全能的法威,但却是一个正义的、可亲的、愿意无条件站在好人身旁的神。

【2006/11/07  民生报 951107】

【书评】不容成为隐匿的允诺者-评《给青年律师的信》

这些年,我常陷入一种矛盾情绪。一方面,深以当了四十年的法律人为荣;但另一方面,由于部分法律人在社会上表现不佳,特别是若干担当国家领导的法律人,不仅拿不出政绩,甚至公然毁法,使得法律人受到社会强大的责难,对此,则让我感到万分羞耻。为了解开这个矛盾心结,我不断地思考。就在这样的心情背景下,我读到了哈佛大学教授,也是美国知名律师亚伦.德修兹 (Alan Dershowitz) 所写的《给青年律师的信》(Letters to a Young Lawyer)中译本。

一翻开本书,我不但一口气读完,并且在一个月内,反复看了三遍。作者用最率真直接的文字,对美国法律人(包括律师、法官和检察官)的表现,提出了严肃的批判。也对于律师应当拥有什么样的自我期许,提出恳切的想法。

这本书的第一个重点,就是告诉青年律师,应当厘清与遵守的伦理典则。作者坦率地表示:“你想行善。谁不想呢?可是一旦当上了律师,你对善的定义必须和过去有别。作为一名律师,你是另外一个人的代言人。”当有人质疑他为“坏人”辩护时牺牲了伦理,他则严辞回驳:“什么叫做‘牺牲伦理’?这正是我的伦理──替被控犯罪的人辩护,无论我是否相信他们可能是清白或有罪的。”

的确,律师很容易受到的责难。一般人不理解律师负有更宏观的制度保障义务,也就是确保“每一名被告──无论是否有罪、不讨人喜欢”,都应得到积极的辩护。作者对法官和检察官等不同法律人的角色也提出了精辟的定位和勉励。

这本书第二个,也是我觉得最重要的重点是,作者跳脱了法律人“同道相护”的乡愿沉默,对古今美国法律人表现失当之处,不假辞色地提出批判!并对堪当典范却默默无名的法律人予以衷心褒扬。

例如,他把波兰一位律师出身的外交官詹恩.卡尔斯基,与美国罗斯福总统时代的大法官法兰克福特做出对比。前者冒死潜入纳粹统治下的犹太社区和集中营,报导当地惨况,希求唤起世人的注意与援助。当他将这些资讯向后者报告时,这位“享有卓誉”的大法官却担心转呈该报告给罗斯福,可能影响总统对自己的信任,而无动于衷。

对此,作者评语是:“这两个人,一位是真正的英雄,一个是人格千疮百孔的重要人士,差别就在这里。理解两者之间的差异,作为你人生的指引。”

反观台湾不也是如此吗?崇隆的社会地位与个人品格不一定成正比。身为司法贞操最高指标的大法官,被疑关说议案、屈服行政威权、卷入桃色疑云……。连高高在上的大法官表现都如此不堪,法律人如何让人尊敬?而许多司法风纪事件,也同时冲击社会对法律、检察官及律师的信心。
面对社会非难,台湾的法律人要如何重建大众信心呢?我想到叙利亚文豪纪伯伦曾说的一句话:“就像一片孤叶,不会未经整棵大树的默许就枯黄,作恶者胡作非为的背后并非没有你们大家隐匿的允诺。”所有自持清正的法律人,我们不但不能容许自己成为败坏法律人名声的那片“枯叶”,也绝不能容许自己成为胡作非为作恶者的“隐匿的允诺者”。对于不义坏德的法律人,我们必须站出来伐罪声讨。

像亚伦.德修兹那种不乡愿的态度,正是所有法律人自我反省的重要起点。

 

《给青年律师的信》

作者简介:亚伦.德修兹(Alan Dershowitz)是哈佛大学法学院菲立克思‧法兰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讲座教授。1962年自耶鲁法学院毕业,28岁时即成为哈佛大学法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全职教授。为美国一流的辩护律师与著名的人权自由斗士,同时身兼演说家、书评家、作家等身分。

译者:杨惠君
出版社:联经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06/09/04

2006-11-05╱联合报╱第37版╱读书人

【书与人生】一个天堂行囊

这一周我选的书是,卡萝.柏格曼(Carol Bergman)等人所写的《就是要活下去》(Another Day in Paradise)。

曾经听过一个故事,在一场飓风侵袭之后,无数海星被冲上了海滩,正在死亡边缘挣扎着。一个小女孩默默地站在海滩边,把海星一只只的捡起,然后丢回海里头。一位路过的年长者问她:“妳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相对于千万只将死的海星,妳救的数百只海星,又能代表什么呢?”

小女孩张着她天真的大眼睛回答道:“但对于我所救的海星来说,那代表牠的一切。”
面对这个世界上,因为天灾、战祸、疫病所引起的无数苦难,说起来,人道援助工作者所能做的,看起来似乎代表不了什么。但是,这些人道援助工作者却从不气馁,因为他们知道,对于被他们所救所助的灾民来说,他们所做的,就代表“一切”。

就如同书中的红十字会人道援救工作者菲力浦.盖拉德(Philippe Gaillard),在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所见证的。在他所服务的临时医院,援救了九千个人,相对于一场短短三个月之内屠杀了将近百万人的战事而言,这九千人不过是沧海之一粟。但对那被援救的九千人来说,那就代表了一切。这“一切”正是人道工作者,刻刻追求的目标。

本书蒐集了站在人道援助第一线天使们实际的亲身体验,在这些故事中,我们看到了富裕社会所看不见,或者精确地说“所故意看不见”的人间炼狱。但讽刺的是,真正的“天堂”却从不曾从炼狱的世界里撤守。

这些天使把“天堂”收成一个心灵行囊,离开舒适家园,冒着生命危险,一任无悔地前进到炼狱,然后打开那“天堂行囊”,取出了萤烛般的微光,“不自量力”地想要照亮黑暗的人间炼狱。但正是这份不自量力,让世界,即使在最痛苦的角落,希望的脉流仍不断止。

而这群人却又谦卑地令人心疼,他们说他们并不勇敢,因为他们经常在看到人们受到许多苦难后,无法自抑地痛哭流涕;他们说做这一切其实是为自己,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心安;他们说,请不要用“英雄般伟大”等字眼来描述他们的工作,只需要说他们已经精疲力竭就行了。但,正是最勇敢的人才会为他人的苦难流泪;正是最无私的人才会为心安付出行动;正是真正的伟大英雄,才为了人道援助工作,把燃烧自己到精疲力竭。能够推己及人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天堂并不是一个场所,而是一种情操、一种态度、一种期待。天堂指的正是这群人道工作者的聚合与付出。有了他们,人类世界就有了光采。

【2006/10/31  民生报 951031】

说不也是一种道德义务

这一周我选的书是,吉姆.坎普所著的《从“不”说起(Start with No)》。这是一本有关谈判的书,作者从“谈判技术”的角度,提供了许多为什么要说不,以及如何说不的方法。但对于从事法律工作的我而言,“不”,除了是一种谈判技术外,很多时候,说“不”也是一种道德义务。
  
“不”代表的是一种对权限、效力及至于合法性的认识,换言之在谈判的过程中,谈判者必须知道,有很多事情谈判者是没有“权利”或“资格”说“是”的。
  
例如,30岁的玛莉手上有一包香菸,她想卖给10岁的约翰,那她的行为将违反菸害防制法,这时的玛莉就没有交易的“权限”,因为这个交易是违法的。如果换成30岁的约翰想向年仅6岁的玛莉买一幢房子,这时约翰也不能完成这个买屋交易,因为依法律规定年仅6岁的玛莉无行为能力,其意思表示无效,约翰若想买玛莉的房子,必须和玛莉的法定代理人洽商。玛莉和约翰单纯的交易约定是无法成立的,因为这样的交易没有“法律效力”。
  
以上两种情形,都还不难判断,因为违法的事不该做,而没有法律效力的事做了也是白做。但如果我们再把情形复杂化一些就会更有挑战性。假设玛莉有一颗苹果,约翰想买,而玛莉委托南西和约翰交涉价格,这时南西可以用30或40块钱出售玛莉认为至少值50元的苹果吗?依民法规定,南西对玛莉负有“与处理自己事务为同一之注意”之义务(在无偿情形)或“善良管理人”的义务(在有偿情形),因此南西并非可以任意决定成交的价格,南西若违反这样的义务,轻者负担民事的赔偿责任,重则构成刑法的背信罪。
  
别小看这个问题,如果把玛莉换成是一间股票公开上市的股份有限公司,而南西是该公司经理人,这时拥有经营决策权的南西,就有可能会做出伤害公司(全体股东)利益的商业决定,在与对手谈判时做出不该的让步,这涉及“公司治理”的问题。南西对公司实际上负有为“妥善商业判断”的义务,这个义务既是一种“职业道德”,也是一种“法律要求”。
  
总结来说,我简单归纳三个必须说“不”的情境,即“对于构成违法的事说不”、“对没有法律效力的事说不”以及“对不合于妥善商业判断的事说不”。这三个不,与谈判技术无关,是谈判者非说不可的“不”!

【2006/10/17  民生报 95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