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良制是原则,两制是例外

日前,大陆海协会副会长孙亚夫先生投书《人民日报》海外版,强调“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我感到好奇,陆方应该清楚台湾不同于港澳,为什么依然要试图在“一国两制”的方向前进?

1991年,笔者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的身分在北京面晤中共副总理吴学谦,当时担任中共中央台办祕书的孙亚夫就坐在吴副总理旁边。吴副总理先提到“一个中国”原则,笔者回应:“没有问题,因为《中华民国宪法》(和《国统纲领》)就是主张‘一个中国’”。吴先生接着又提出“一国两制”可以适用于两岸关系,我认为他心中想到了97年之后香港和大陆的关系,因此,我对吴先生回以:“一国两制”适用于港澳的回归固然极有意义,但是就两岸关系而言,“一国良制”应该是更好的选择。事后我才晓得“一国良制”是经国先生在80年代回应中共领导人的主张。

Read more

九寨沟震灾 被英全折翼的红会何在

九寨沟地震发生后,看到灾民无助的陷于水火,我去电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询问有无发起捐款活动,据告,自从红十字会法在去年五二○后遭废除,红十字会妾身未明,已无法律基础即时地发动募款。这种自从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发生时,“第一时间”红十字会送爱的画面已成云烟。
我既感痛心,更感愤怒。蔡英文和林全,你们等于是台湾爱心的刽子手,是二位亲手折断了百年红十字会的天使之翼。

在九寨沟震灾中,民进党表示哀痛;蔡英文说:“乐意提供必要协助”;行政院说“台湾很乐意并将全力提供救援及协助”,这些都是敷衍的笑话。因为,最能抢时效第一时间救助的红十字会,已被活活扼杀。

我早就向蔡英文和林全示警,红十字会运动诞生的缘由,是因为战时伤患的救护,后来衍生到平时的人道救助,这都必须要与时间赛跑,因此进步国家多会制定红十字会专法并给予该会“紧急募款”的权力。已被废止的《红十字会法》,一方面给予红十字会紧急劝募的权力,一方面也让政府拥有当然理监事名额,可以监督财务流向。

Read more

废红十字会法,算哪门子政绩

陈长文》废红十字会法,算哪门子政绩
从过去到未来,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一直是用她默默付出的身影在说话。(图/中时资料照,赵双杰摄)

近来流传一份蔡政府上台后192项政绩,连废除特侦组都被当成政绩,引起滥竽充数的批评,为了灭火,行政院发言人出来表示:“不是行政院版本”。

其实,类此争议,不久前即已发生,不久前,有绿营人士沾沾自喜地推出蔡英文83项“政绩”,其中,特别引起笔者注意的是,这一份让绿营人士“泪推”的政绩列表中,废除《红十字会法》也在其中,爱护红十字会的人内心的酸楚伤痛,实难以言喻。

国际红十字组织,是根据日内瓦公约成立的。虽然台湾因为现实的因素(两岸关系),失去了“红十字会暨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的会员资格,但是与各国红十字会的交流,从来没有问题,也一直是他国红十字会与台湾交流的对口。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不被承认,是因为中华民国不被承认,民进党的立委以此为由,要求废除《红十字会法》,无异是在台湾的伤口上撒盐。试想,如果连中华民国自己都不承认自己,又如何要求国际友人重视我们? Read more

【转载】刘安婷成大毕业致词全文:“找个值得耕耘的地方,种下你的幸运”

(转载:女人迷网站)和台大叶丙成教授一样,TFT 创办人刘安婷在成大的毕业演说也引起热烈讨论。当你拿着那一纸毕业证书感觉沉重,正是因为这张纸上承载着多少孩子得不到的幸运,那份幸运,叫做“选择权”。刘安婷分享自己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用两个故事提醒我们,当我们这么幸运,我们拿这样的幸运做什么?(同场加映:你拿幸运做什么?专访刘安婷:“一旦开始走,就比留在原点懂的多”

校长、老师、各位贵宾,大家好。

其实我接到这个演讲邀约的时候非常恐惧,因为我不太知道,才毕业四年的我能够给你们些什么。所以,今天我我不会跟你们说什么大道理,我只想说两个影响我很深的故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