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保外就医是法律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前总统陈水扁(下称扁)在总统任内涉嫌贪污,除有5案停审外,已有3案有罪定谳,合并执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经特赦,应在监服刑,纵使他曾贵为总统,但如今他的身分单纯就是受刑人,与其他受刑人所获待遇理应相同。然虽为受刑人,并不表示就不能获得适当的医疗照顾。依《两公约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剥夺之人,仍应受合于人道及尊重其天赋人格尊严之处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权利获得符合人权的医疗保障。

 

扁自2015年在马总统任内获准保外就医后,迄今已获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于《监狱行刑法》第58条“在监内不能为适当之医治”。然究竟何谓保外就医,又扁保外就医究竟是法律问题或政治问题,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监所医疗制度谈起,再探讨扁保外就医争议。 Read more

失了人权心 人权之衣也将毁

有一位慈善家,走到哪里都受到人们的敬爱。他的一位邻居希望能和他一样受人尊敬,于是买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样的衣服穿着上街,但大家对他还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气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的一模一样,为什么你们还是不理我。”这时,一位长者告诉他:“我们敬爱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从一九八七年解严后,这三十年来,中华民国的民主不断进步,而所谓的“进步”,其核心的指标,就是我们对人权一天比一天的重视。我们不只是民主国,更是“人权国家”。

然而,我们现在还是“人权国家”吗?在政党轮替后的这二十个月,我担心,也愈来愈没有把握。这么说吧,我们即便还不能说是“非人权国家”,但我们对人权坚持的信念,却一点一点在流失中,继续下去,我担心,有一天,我们回头一看,会忽然惊觉,我们已成了一个不讲人权、不在意人民自由与尊严的国家。

这些担忧,并不是无所本的。 Read more

赖院长,总兵力已经太多了

资深媒体人:刘屏》小英川普 对待军警大不同
国军各级军官学校106学年度入伍生6日起在高雄陆军官校展开联合入伍训练,14日校内处处可见入伍生出操。中央社记者程启峰高雄摄 106年7月14日

兵员减少,征兵制呼声再起。国防部说明年总兵力只有17.3万,未达最低标准;学者指出,以现在21.5万人的总员额,台湾将不得不走回征兵制。但,真正的问题是台湾真的需要21.5万员的兵力,以及1年3217亿元的国防支出吗?

先做一个简单的比较,根据《军事平衡》2016年版,21.5万员的兵力是什么样的概念呢?英国的员额是16.9万员,德国18.6万员,法国22.2万员,日本24万员,台湾的总军力已经与一流国家不相伯仲。但与人口总数来比较的话,台湾每千人的现役军人人数是9.2,不仅远高于上述国家,甚至高于战争威胁中的阿富汗的5.8、伊拉克的8.3、伊朗的6.5,仅低于韩国的12.3、以色列的21.3。

Read more

用前瞻资源翻转托育、长照

以前向新婚年轻朋友祝福“早生贵子”,年轻朋友回复“计画中”后,我往往接着说“多生几个”;但近年不敢说第二句了,因为年轻朋友“面有难色”,感叹教养费用庞大。

还有一些四、五年级的朋友,上有老父母、下有子女,蜡烛两头烧。等到他们的子女婚后生育,养育孙辈支出恐怕更大,台湾经济若持续不振,等到轮到子女陷入两头烧,且还烧的更严重,四、五年级朋友将如何自处?

Read more

年改需让公务员和纳税人心服口服

军人年金改革未沟通 退伍军人到国防部丢鸡蛋抗议
台湾退伍军人权益保障协会11日到国防部抗议,宣告该协会不排除筹划“包围总统府、占领国防部”。(陈怡诚摄)

何飞鹏先生撰文〈现在的年改方案,仅是头痛医头!〉认为,退抚基金预计在2031年破产,年改会的版本延后至2044年。何文认为要更大刀阔斧:“退休薪资5万元以下,改革后的所得替代率6成;薪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者,改革后的所得替代率5成5;薪资10万元以上者,改革后的所得替代率5成;最低保障薪资3万元”,让年金的破产时间延到2051年。2051年,“所有的不足之数,全数由政府概括承受。”

何先生努力提出年改版本的用心让人尊敬,但却也同时引起了笔者的好奇。既然还是会破产,而破产后所不足数要由政府概括承受,那么,为什么政府要到2051年承受,而不是2031年后或2044年后,就开始承受?

又或者,退抚基金在必然会破产的算式中(差别只是何时),也许正显示,破产与否,并不是问题的全部。在年改议题上,存在更多复杂性。 Read more

彰化地院儿少权判决 冷暖只在一念间

去年底台北大学法学院林院长邀我与进修学士班交流。很高兴,当社会对法治的信心不足,还有许多其他领域专精的“同学”蜡烛多头烧来学法律。

一则以喜,李模教授一九九一年在东吴法学院首创在职专班法律组,如今蔚成风潮,正补足对跨领域人才的渴求。

一则以警,其他领域是否对主流法律人失望,干脆自入法海? Read more

偏乡送暖 政府应加强区域均衡发展

今年冬天遭遇霸王寒流。在偏乡,孩童怎么度过寒冬的?根据儿福联盟〈偏乡儿童过年调查〉指出,冬天时有高达三分之一的偏乡孩童外出时衣物不够暖,家中棉被不足御寒;逾五分之一偏乡孩子,曾有家中没钱买瓦斯的经验!“很多偏乡孩子又住在山上或海边,气温又更低,在如此酷寒中,是否还有孩子只能洗冷水澡,实在令人担心?”陈丽如执行长说。

同一份调查也显示,逾四成偏乡家庭年夜饭菜出现罐头、调理包、方便面等速食,近一成是接受他人赠送的饭菜果腹。

儿福联盟过年前为此向社会发起募款(http://i.children.org.tw/),虽能解燃眉之急,但中长期仍须政府着眼运筹区域均衡、国土治理,才能提升资源效能、缩减贫富差距。

台湾的公私资源,长期集中双北、都会等相对富裕地区。大选后有直辖市首长倡议“中央政府南迁、均衡区域发展”,但迁都须详尽研究评估,民调也反映人民对此抱有疑虑。更切实的问题应是,六都治理模式成形后,是否达到火车头带动区域总体发展的目标?还是形成吸纳邻近人口及资源的六大黑洞?反而加速非六都的边缘化?

掌握多数地方执政的民进党,也将在中央完全执政,这是蔡英文新政府接力深化区域均衡政策的好时机。笔者抛砖引玉,提三方面提醒:

一、资源分配面。十六年未修正的《财政收支划分法》,自二○○九年五都升格政策确定后即列优先法案,立法院至今仍未完成审议。自二○一○年起,中央统筹分配款由直辖市拿走百分之六十一点七六,其余县市仅得百分之二十四;二○一五年分配款有两千两百五十一亿,六都共分得一千四百五十六亿,其余的县市及乡镇市只有七百九十五亿元。其中,地方税基及软硬件资源已遥遥领先的台北市,人口占全台百分之十一,却获百分之十六分配款!

去年九月基隆、云林、彰化、台东等跨党派十三位县市长,连署再促中央速修《财政收支划分法》。令人深思的是,六都虽占了台湾近七成人口,但考量区域失衡、资源多集中都市的现实,如果仍将资源集中六都,是否应要求部分分配款须用于带动区域发展?或者干脆增加其他县市的分费,以改善乡镇空洞化的现象?

二、资源纪律与效能。即便在六都内也有偏乡、资源分配不均。如何将窘迫财政用在刀口上,减少浪费,效果加乘,是当务之急!

去年苗栗财政濒临破产,新县长徐耀昌北上向中央求援;这也成为地方财政透明化的契机,让中央能因此介入辅导地方财政。不但苗栗今年开始编列平衡预算止血,其他地方政府也以财政健全为目标,以免成为下个苗栗。

但这终究是短期、非制度性的改变,若要避免政治人物为了选举“政策买票”浪费,健全财政纪律制度势在必行。

三、政策引导社会资源活络利用。政府力量有限,民间力量蓬勃,作为规则制定者的政府,对社福政策的思考不应只侷限“花钱、税收”,而应发挥创意、系统性调控引导、有效利用民间资源扩大效益。例如辅导壮大民间食物银行系统:法国立法禁止中型以上超市废弃即期食物,而须捐献再利用;我国内已有多家NGO投入,政府可积极协助,例如台中市去年就制定《食物银行自治条例》。除此之外,辅导“社会企业”也是方向之一。

台湾经济未来充满挑战,但仍相对富庶。政府若能多用心,以现有公私资源,一定能让偏乡孩童在冬天穿暖、幸福过年,提升在地生活、教育与发展机会!

(陈长文/终身志工)

【2016-03-10 人间福报 /人间百年笔阵 105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