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知难不退 陈长文挑战骑独轮车

【报导】知难不退 陈长文挑战骑独轮车

(陈中兴/桃园报导)“骑独轮车最深刻的体认,就是知难不退。”知名律师陈长文说,骑独轮车要保持人与车的重心平衡,初学的人很难做到,很有挑战性,因此知难不退。能骑上独轮车,还能骑上一段路,这是他最快乐的成就。

年近七十的陈长文,学独轮车的时间并不长,却能够自信、勇敢的跨上独轮车,挑战向前行的快乐;昨天他替中华民国独轮车协会挑战金氏世界纪录活动代言时,踩着独轮车骑往五十公尺远的舞台,抵达后,兴奋得像个夺牌选手,举起独轮车欢呼。

“学骑独轮车,可以学习到好奇心及勇气。”陈长文说,他看到有人骑独轮车灵活自在的前后移动,引发他的好奇心。

“初学独轮车,很容易摔倒。”陈长文说,觉得重心不稳时,跳下车就没事;多练习就不会害怕,有勇气再骑上独轮车挑战高难度平衡技巧。

陈长文说出学习独轮车的心得,不过,当他看到独轮车教练骑得轻松惬意,也忍不住询问教练:“怎么样能做得出这么好的平衡?”展现陈长文“活到老学到老”的心志。

图说:陈长文在独轮车上展现了无比的活力。摄影/陈中兴

【2014/10/28 国语日报 1031028】

【报导】70岁大律师陈长文 爱撇独轮车

【报导】70岁大律师陈长文 爱撇独轮车

2014年10月28日  中国时报 /综合报导)古语云:“70岁而知天命”,对大律师陈长文来说,却是另一“知难不退”的开始。他虽从台湾海基会秘书长、红十字会总会长等重要职位退下来,仍保持着惊人的学习精神,近来他童心大发,竟疯狂爱上骑独轮车,不仅如此,他已能公开表演驾驭独轮车的绝活,还不时吆喝朋友一起挑战这玩意儿。他说,玩独轮车很享受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短短距离30公尺,陈长文律师骑得非常顺畅。(取自中评社)
短短距离30公尺,陈长文律师骑得非常顺畅。(取自中评社)
11月1日桃园县将挑战多人骑乘独轮车500公尺的金氏纪录,为号召更多人加入,陈长文日前出席活动现场,展示自己的训练成果。陈长文接受媒体访问表示,2年前开始接触独轮车,任何人一看到独轮车,自然会好奇,想要了解怎样骑上去?光“怎样骑上去”不容易,多半知难而退。

陈长文说,事实上,学习独轮车给他最大收获,就是“知难不退”,看似困难的事,努力学习克服突破,这就是做事的动力与创造力。

他表示,一开始也是扶墙抱柱,不敢骑出,经过慢慢摸索,才克服恐惧困难,“居然给骑了出来”,秘诀就是不要害怕,不要往下看,放轻松,左脚踩右脚踩,要有力量动作。

“这种感觉,真得像是腾云驾雾感觉。”陈长文说虽然自己已经挑战成功,事实上,还有很多要学习。

好比如何自己跳上车,如何做到“定轮”,遇到红灯怎样煞车,半轮前、半轮后的转换与启动,“想起来就好兴奋,但做起来很难”,这就是知难不退的精神。

陈长文现在遇到熟人,就会邀约“来学独轮车吧”,对方回应通常不置可否,陈长文还会多方鼓励,任何年纪都可以学习的,他自己学起来就很过瘾,厉害的是,他还可以把独轮车举起来呢。

我与独轮车 分享因为爱而勇于尝试的故事

“左脚、右脚、左脚、右脚…”最近我的家人和朋友,总会被我强力推销看我练习独轮车的录影音画面,看着我气喘吁吁地从连坐上车都非常困难,到可以一边高声提醒自己左脚右脚不停的踩着踏板,一边尽力维持身体平衡前进骑过一个网球场宽的距离,到最新的进展是我可以骑得更远还可以转弯,这真是有点值得炫耀的事啊!如果你和我一样是位年近七十岁的人,你愿意和我一样尝试学骑独轮车吗?我愿意,因为在我心中有一个关于独轮车的温馨画面,令我忍不住想要学会它。

话说二十多年前当时我担任红十字会总会的副会长,因为我的小孩文文的缘故,让我体会到身心障碍家庭的困境,于是我筹画红十字会发起“让爱穿透障碍”专案活动,一则提高社会对身心障碍的正确认识,另则募款帮助身心障碍者和他们的家庭筹组协会,并发展教材、教具等工作。

当时有位英国学校的家长为了响应“让爱穿透障碍”专案,特别在校内募款,并邀请我到剑潭活动中心为学生讲话(和接受捐款)。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在这么多孩子面前讲话,演讲的地点是教室外面的走道间,一群小学生们席地而坐,听我说有关红十字会以及创办人亨利杜南的感人故事。会后,我才得知德、英、法等国在台湾的学校因为没有校地,将学生分别安排在不同的地方因陋就简地上课,学生和家长不仅疲于各地往返,租约到期就必须另觅地点上课,这位英国学校的家长就跟我说,过了这学期,他们又要搬家了。

这些外籍学校的学生看似少数,但却影响着国外企业来台投资的意愿。于是我主动连系政府部门寻求协助。很幸运地,因为政府也希望争取欧洲企业来台投资,政府很快就同意提供闲置的美国学校旧校区借给德英法等国的学校共同使用,其后又因为租约到期,我再度协助学校向政府陈情,争取到阳明山一处闲置的国有地,提供给欧侨自费兴建校园。

原以为取得校地之后,我的任务圆满,但是国有地只能租给本国人(包括财团法人),再加上建校需要募款,于是在台欧侨便募款成立了台北欧洲学校基金会,以非营利组织的身分向国有财产局租用校地,而我就这样被选为基金会的董事长,但不介入学校的日常管理。

多年来,学校在每年的欧洲日(五月九日)都会举办庆祝活动,去年的欧洲日,我在贝多芬〈快乐颂〉的乐声中,看到小学部六位小学生从长廊的一头骑着独轮车鱼贯进场,这一幕立刻让我联想二十多年前的场景,一样的走廊、一样天真无邪的笑靥,当阳光从挑高的中庭广场洒落,仿若物没换、星不移,当下我会心地一笑,我体会到,那是因为心中的爱没有改变所致。

去(二○一二)年欧洲日的主题是“Active Ageing and Solidarity of Generations”(积极的老年与世代的团结);眼下我看着欧洲学校的年轻孩子,感受到我们常说青少年是社会未来的希望,但如果年纪大的人也有一份年轻的心、也愿意持续学习成长,那与世代团结的连结点究竟是什么?答案很清楚,就是:“积极”(Active)。

欧洲日庆祝活动在乐声中结束后,我向校方借了一部独轮车回家练习,我想用行动试试看自己是否可以和小学生一样,虽然我们在年龄上有差距,但对于爱心和积极,不管任何世代,只要愿意,都可以做到的。而我则是从一颗爱的种子(“让爱穿透障碍”专案)开始萌芽,带着无比的好奇心和幼稚的勇气持续地练习独轮车。或许,我希望借着试骑独轮车的动机和善缘,把爱的种子和积极的行动持续地分享、传布。(陈长文/终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15303

【20130807 人间福报 102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