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長文 中國的統一應是兩種制度的選擇

【記者何振忠╱台北報導】

海基會昨天完成首度拜訪大陸的歷史之行,陳長文昨晚返台後,立即前往主管單位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報告。據瞭解,海基會訪問大陸期間,均定時向在台北的董事長辜振甫報告行程進度,再以適當程序向陸委會報告。

海基會一行人昨天在返台的飛機上,各業務處主管便開始著手準備記錄及報告,完整的書面資料將在明天彙齊。海基會訪問團在北京期間在每天完成拜會活動之後,也都由陳長文在晚間召開小組會議,並向台灣方面彙報。陳長文表示,如果立法院要求,他將隨時前往備詢。

(記者何振忠/隨機專訪)海峽交流基金會祕書長陳長文昨天結束七天的訪問大陸行程,他在北京飛往香港再返回台北的飛機上嚴肅的表示,中國的統一應該尊重全中國人對兩種制度的選擇,而這個選擇過程是緩慢的、漸進的、善意的,中國的統一,應該是兩種制度和平的競爭,而非互相爭執誰是中央,誰是地方,而以對等的方式進行制度的比較。

陳長文並以務實的角度評估此行成效,他認為就介紹海基會和建立溝通管道這兩項最低任務,此行的工作可算達成。陳長文昨天在機上與本報記者就兩岸統一問題和此行的心得,表達他的看法。以下是記者綜合陳長文的談話內容:

●兩岸統一的模式與過程:

「我們在國統綱領中已清楚表示擴大兩岸交流,減輕敵意,我們並在國統會、陸委會、海基會成立的具體行動上,表現了善意。但相對大陸對於我們的善意,除了讓我們的人過去外,在國際舞台上卻表現出對我們如此強烈的態度,讓我們感覺沒有生存的餘地,顯然不是中國人之間應有的態度。

我們不僅低層、高層,都一再對外強調中國只有一個,中國屬於中國人所有,今天在國際舞台上為什麼不能對等。中國的統一應該是兩種制度的選擇,而選擇的過程應該是緩慢的、漸進的和善意的。所以不是誰是中央,誰是地方的問題,也就不是你要主政中國或是我主政中國之爭,而是這兩種制度和平的競爭。在這種狀況下,為何不能在國際舞台上共存?

兩個德國的統一,就是用這種模式做成的。而且國際法律、政治也沒對中國獨特的例子說不可以對等,一個大一個小,何況台灣地區這麼多人認為中國應該統一,而中共方面今天採取一個我們認為並不合理的做法,只會造成少數主張在台灣的人不是中國人的這些人高興,對整個中國有什麼好處?」

●對海基會此行總的心得:

「更能體會出政府政策的正確,以及交流的必要。經紅十字會遣返、保警案的經驗,其中各種狀況立即顯出雙方許多不同概念,一個不小心就會造成誤會,所以溝通有助於消除彼此誤會,增進瞭解。這次因為唐樹備提出的第五點原則,便造成雙方許多誤會,但經過解釋才瞭解沒有惡意。更重要的,未來的交流工作,應該不止國統會、陸委會、海基會來從事,所有關心中國前途的人,都應該正視這項課題,並看自己能貢獻到什麼程度,盡力而為。」

●對此行成果或效益評估:

「就介紹海基會和建立溝通管道這些最低的任務,可算達成,大陸方面在未來海基會從事交流工作上,應可配合。」

●此後海基會立即要從事的工作:

「就還沒建立起的業務範圍內的溝通管道,應儘快建立,就像這次最高人民法院就沒見到。海基會下一步就是要把各業務單位與大陸相關中央單位建立起溝通管道,再進一步到達地方單位,並能先去了解。而具體的項目,目前的文書驗證就必須等到大陸官方的積極介入,才能達成。」

【1991-05-05 聯合報2版 80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