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因一黨獨大讓民主法治成了脫韁野馬

近日接連兩周立法院臨時會熱鬧非凡,前有監察委員人事審議,後有《國民法官法》漏夜表決,雖然討論的內容不同,痛心的是這會期立法院一貫的態度可謂「使命必達」!然而,此現象讓筆者細思極恐,難道在一黨獨大後的民主進步黨許多該有的程序正義已淪為不必要的堅持?哪怕只是過場、走個形式都嫌多餘,程序正義不復存在,民主已成為名存實亡的口號,我們離獨裁還有多遠? Read more

兩岸重開機只需要一個小朋友

民進黨籍的考試委員提名人吳新興,在立法院接受詢答時,坦承「民進黨不是台獨黨」,這可以說是公開戳破了民進黨的國王新衣,接下來考驗的反而是國民黨該如何應對。

一直以來,民進黨的兩難困境是:推動台獨,國際框架不允許;不推動台獨,又會引來基本教義派「背叛」的質疑。蔡英文總統上台後,終於找到解決的方法,她一方面維持「終極統一」、「兩岸一中」的憲政體制;一方面找到機會,就與北京當局互嗆,來讓青年族群覺得民進黨是站在北京的對立面。

除了轉移獨派壓力外,「仇中」對於民進黨,還有兩大好處: Read more

致有心無力的蔡總統

許玉秀前大法官投書,指蔡總統於今年3月接見司改倡議團體時,因溝通不良把現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書長呂太郎找來「喝斥」,引發各界議論,法界譁然。許前大法官對此詫異,沒有辦法想像如此場景會發生在包括她在內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現任大法官身上,認為此舉顯已逾越總統該遵守的「憲政分際」。當天與會的民間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亦表示,「我不是沒有看她那麼凶過,但當天口氣真的很不好」。

筆者拜讀投書,內心百感交集,一則對許前大法官的一語中的深表贊同;另一方面納悶蔡英文身為法律人總統,不可能不知道憲法下總統職權與憲政分際的要求,竟對「現任」大法官呼來喚去、喝斥責備,不難想像近期蔡英文對於國家治理「有心無力」的那分著急。筆者想藉箸代籌提醒總統,您是以817萬高票當選的總統,選舉的桂冠已經拿到,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調整心態、做出成績,才能不辜負全國無論是否投票給您的人民之期待。 Read more

小花花與阿鴻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愛

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溫馨的新聞:今年二月,一隻疑似受人類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帶流浪的比特犬,出沒在附近山莊而被山友們注意,並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團裡傳開,眾人也盼牠能下山獲得治療照顧。高山協作員張永鴻(阿鴻)開始在上山時照料他、建立信任,並多次嘗試帶牠下山。但或許是先前對人類社會的陰影,小花花最終都在走至登山口時受驚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協助安排下,阿鴻和友人再次展開救援行動。在幾經波折的第六十小時,一路跟著下山的小花花再次來到登山口。這次阿鴻選擇強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將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車輛—在全程沒有牽繩和麻醉下—終於順利引領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療和照料。

在數百則快訊報導和流言蜚語充斥的每天,報紙上不起眼的一則小新聞,卻抓住了筆者的心。讀著這樣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過。 Read more

於情、於理、於法都應讓小明回家!

自2月(農曆新年假期)至今,部分具中華民國血緣的學童仍滯留大陸無法回台,也就是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口中的「小明」。這些「小明」是台灣地區人民與陸籍配偶在大陸所生的小孩,他們在台設有學籍、加入健保,以居留方式在台灣生活。他們只是在年假期間到大陸探親,卻因為疫情爆發已長達半年無法回台團聚。無論各界如何聲援,仍喚醒不了陳部長、蘇院長、蔡總統的同理心。日前多位小明的父母至疾管署陳情,看著這些為人父、母的在大熱天裡高舉「防疫不斷親情、兩地相思好無情」、「總統部長解禁令、孩子平安回家聚」,讓筆者感嘆疫情已趨緩到部分地區商務客都能在近期解禁,近日更已開放2238名境外生返台,台灣地區人民的骨肉回台團聚為何仍遙遙無期? Read more

唐獎法治獎 實踐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屆唐獎法治獎出爐,由哥倫比亞、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個非政府組織獲獎。超越個人、肯定團體力量的授獎,別具意義。法治進程因身處不同困境而有相異的發展軌跡、推動力道及方向。三個得獎組織面對自身特殊自然、歷史人文環境,分別藉實踐法治以精進和平、人權及環境,集結智勇雙全的民間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戰沉痾的文化及政府結構,不僅身體力行二○一二年聯合國法治宣言:「聯合國三大支柱(和平、人權和永續發展),非法治無以為功」精神,更體現「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視角及典範。 Read more

要把陸生lock down到什麼時候?

根據教育部最新資料統計顯示,2018年大專院校境外學生仍以來自大陸地區計2萬9,960人(占23.6%)最多,兩岸學生得齊聚於台灣高校、一同學習,乃前總統馬英九於2011年開放陸生來台之成果,透過持續深化與交流,從象徵「陸生元年」至今,已將屆滿十年。

但自疫情爆發之初,政府暫緩回鄉過農曆年的陸生返台上學,不僅大大影響「陸生」受教權,更使應屆畢業生生涯規劃面臨諸多不確定。一個學期已過,新學期將至,據報載目前仍有2.6萬名境外學生無法來台(陸生7463人)。

其中更有8000名畢業生(陸港澳生約2500人),加上9月分即將來台的1.6萬名新生,則有將近4.2萬名學生等待教育部與指揮中心的「明確」指示。 Read more

港版國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對北京全國人大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之決定,近期已有諸多討論與政治聯想,筆者想從法律角度分析此舉是否與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灣民眾應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須強調,對香港回歸而言,「一國兩制」是細緻的制度安排。鄧小平先生早已認識到香港對中國現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當年中國尚缺乏治理香港這樣現代化資本主義城市的經驗,故在與英方進行長達廿二輪談判後,一九八四年雙方以《中英聯合聲明》確立以「一國兩制」治港,至於「五十年不變」具體安排,正是體現於一九九○年人大所通過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條,人大制定法律原則不適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將其所制訂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才能在港實施,但亦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如國旗、國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條既已明文制定國安法乃香港責任,則其應屬香港自治範圍。的確,香港政府「尚未」落實第廿三條立法義務,但基本法也未授權人大代為立法,否則第廿三條豈非形同虛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