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國界法小教室>外籍漁工是勞工不是商品

「勞工不是商品」(Labor is Not a Commodity)。國際勞工組織(ILO)於1944年《費城宣言》即立此核心願景。回顧中華民國勞權演進,從1929年公布《工廠法》;戒嚴時期禁止組織工會及罷工,乃至經濟奇蹟背後廉價勞工;自1984年公布《勞動基準法》逐年擴增適用職業別;1987年解嚴後民運捍衛權益,至今勞權發展之路堪稱成熟。隨經貿發展,我國遠洋漁業聞名全球,除平衡漁獲經濟及兼顧生態外,漁船上更考驗完善外籍漁工福祉之道。 Read more

〈超國界法小教室〉請為「尊嚴死」多留一個選項

對歷經兩次死亡天使敲門、年近80的筆者而言,「生死」一詞挑起的大小記憶,其中有笑有淚,更有不少遺憾悔悟。現代醫療技術快速進步,延命醫療卻未必能讓病人「活著之外也活的尊嚴」。正因如此,當你我遇上難癒疾病又痛苦不堪時,擁有自主選擇何時、以何種模樣從容離世的「選項」便更顯重要。我國病人自主法制雖已耕耘多年有成,現行制度卻仍有諸多限制而使許多病人徘徊於病痛與生死邊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筆者急切呼籲,繼2000年《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及2019年《病人自主權利法》(下稱《病主法》),我國應儘速通過《尊嚴善終法》,為病人「尊嚴死」多留一個選項! Read more

唐獎法治獎 實踐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屆唐獎法治獎出爐,由哥倫比亞、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個非政府組織獲獎。超越個人、肯定團體力量的授獎,別具意義。法治進程因身處不同困境而有相異的發展軌跡、推動力道及方向。三個得獎組織面對自身特殊自然、歷史人文環境,分別藉實踐法治以精進和平、人權及環境,集結智勇雙全的民間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戰沉痾的文化及政府結構,不僅身體力行二○一二年聯合國法治宣言:「聯合國三大支柱(和平、人權和永續發展),非法治無以為功」精神,更體現「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視角及典範。 Read more

見賢思齊 即刻停止汙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許多人並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檳酒、富士蘋果…皆象徵著當地人的驕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對當地人可就是種侮辱了。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將出現自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COVID-19」,並建議各國正名以避免汙名化效應。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卻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稱呼,但為使民眾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漢肺炎」。

實際上,就在四月七日,權威國際科學期刊《自然》特別發表題為「即刻停止新型冠狀病毒汙名化」的社論,表示理解世衛組織將病毒命名的決定,並為該期刊先前在相關報導中錯誤將病毒和「武漢」及「中國」連結,鄭重承擔責任並表達歉意。

《自然》社論點醒我們:即便頂尖科學家也會犯下錯誤,但其經WHO提醒後立即勇於認錯的態度,才是吾人學習榜樣。反之,迄今疫情指揮中心、政府機關(如疾管署防疫廣告)與政治人物(如蘇貞昌院長)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漢肺炎」稱呼。筆者建議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務員都該閱讀這篇社論。 Read more

訪大槌町─拾回寧靜和日常一隅

311日本大地震及其引發的海嘯及核災,距今將屆滿9年。筆者於該年5月以紅十字會總會會長身分,與紅十字會同仁前往重災區的福島、宮城及岩手縣勘災慰問。時至今日,當年受紅十字會援助的岩手縣大槌町,因逢町制130周年活動,透過日本赤十字社,邀請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在今年2月初前往大槌町進行3天的訪視行程。身為卸任前開啟311賑災專案的會長,筆者這些年來對於日本的災後復原及重建念茲在茲,很高興經王清峰會長邀請再訪大槌町,有些見聞和心情想與讀者分享。 Read more

民進黨,別學秦檜找貓

南宋時,秦檜孫女的獅貓不見了,秦檜下令尋找,官府把整個臨安城弄得雞飛狗跳,看到獅貓就抓,無奈都不是秦檜孫女那隻,最後知府沒辦法,親自向秦檜孫女下跪求情,才總算過關。現在民進黨對待警方的態度,可與當年的秦檜類比。秦檜是為了疼自己的孫女,民進黨則是圖自己的權力,但是兩者「公器私用」的態度則是一致的。

Read more

投對票,選票可治國興邦

中華民國一○八年最後一天的震撼彈,莫過於民進黨藉國會過半優勢,通過極具爭議的「反滲透法」。

筆者感慨,一九四九到二○一九兩岸分治七十年,台灣曾戒嚴四十年,自一九八七年解嚴至今持續實踐憲政,落實自由、民主、法治堪為亞洲之典範。然而,在時間倉促,完全未經討論、條文內容規範不清之狀況下,民進黨為貫徹其反中、抗中、台獨的黨意,「甘冒大不諱」執意訂定「反滲透法」作為前年一一二四大敗後延續執政的手段,踐踏得來不易的多元民主社會。此「惡法」不僅為難了台灣兩千三百萬善良子民,更試圖扼殺自馬英九任內八年持續推展的兩岸交流成果。

Read more

面對考生,考選部能否更謙卑?

近日律師考試放榜,錄取率因去(107)年開始實施的400分門檻,外加今年改為司法官與律師同一份試卷、同一閱卷的雙重衝擊,創下20年新低。導致絕大部分考生痛苦鬱悶、前途茫茫。筆者所任教大學,每年畢業季時,商學院與法學院氣氛迥異。商學院同學臉上多帶著笑容,期盼畢業後一展長才的美好未來;法學院學生臉上則是淡淡的苦悶,畢業只是國考的開始,而非進入職場貢獻所學。對未能順利上榜的考生,筆者鼓勵各位再接再厲、不因此氣餒。但許多優秀同學畢業後無法考取律師的現況,也讓擔任老師近50年的筆者慚愧不已。究竟是為人師者沒有把同學們教好,抑是宛如科舉般的律師考試出了問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