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駕悲劇不斷 政府快修法

上周台大研究生遭酒駕撞擊身亡的新聞,使筆者憶起二○一○年聽到如同子姪般的好友孩子,遇酒駕肇事而無辜離世的噩耗,是何等心如刀割。酒駕事故頻傳,固然是民眾輕忽於事態嚴重性的僥倖心態,但目前修法進度躊躇不前,除是立法怠惰,更是政府失職、失能。

筆者早於二○一三年撰文〈讓酒駕悲劇歸零,立法應完整配套〉呼籲,防制酒駕應有明確立法配套。相關法規主要涉及行政、刑事與民事,三者應具有互補、替代關係,如刑罰無法達到嚇阻效果,則應提高民事責任,或以行政措施降低酒駕可能,才能制度性防此惡習。 Read more

程序屢拒釋憲,大法官棄守憲法制衡?

大法官會議不受理監察院對《不當黨產條例》的釋憲聲請,湯德宗、黃璽君、吳陳鐶、林俊益、張瓊文5位大法官對不受理決議提不同意見書,展現了憲法守門人的承擔與勇氣,相形之下,多數意見一腳把爭議踢回社會,讓人遺憾。大法官會議先前還拒絕地方政府對年改釋憲的聲請、拒絕對《前瞻條例》爭議的聲請,民國107年的大法官們異常消極沉默,筆者失望至極。 Read more

從利他就是利己談「互惠」

報載泰國日前擬調漲簽證費用(後暫不調漲),國內民眾與旅遊業者多認台灣給泰國免簽,泰國至今卻未給台灣免簽,不符互惠原則;政務委員張景森則認為互惠想法「太傳統」,免簽可帶來觀光財,「不知道替國家每年多賺一百億的政策,算什麼喪權辱國?」似隱含無須考量互惠的觀點。

由積極面,互惠是「你對我好,我對你好」;由消極面,也是「你對我壞,我對你壞」。張委員對互惠的看法某程度上是正確的,互惠在部分情形中確實無益、甚至對人民有害,但是否可以遽認互惠在當代已失去其功能?值得商榷。

Read more

【報導】星期人物-從成吉思汗開疆闢土談公司法

漫畫◎圖文/譚淑珍
漫畫◎圖文/譚淑珍

 

( 工商時報 譚淑珍 2018-09-02)《公司法》修法後,有各種的解析、解惑,但是,應該少有人是像理律法律事務所長暨執 行合夥人陳長文是從「緬懷」先懷的角度,從歷史中找啟發。

日前理律事務所與工總合辦「公司法修正重點及實務影響研討會」,顧名思義即知講的是新《公司法》對實際公司營運的影響,談的是現在進行式。

然而,陳長文談的則是過去,他用三段歷史談法遵、談企業的永續,還有在全球化的時代裡,誰也無法置外於全球的演變。

Read more

經嚴謹審理的死刑判決即應依法執行

近兩月10餘起命案、多起分屍案,引起社會質疑,久未執行死刑影響治安。部長邱太三回應,廢死非政策,但執行死刑須「依法慎重」。不過在監43名定讞死刑犯,定讞10年以上14人,難道無一「依法慎重」走完程序?社會的質疑,源自政府長期近乎實質廢死,及最高法院屢現疑似「迴避判死」的違常裁判,導致「死刑條文」嚇阻力蕩然不存。

Read more

大法官的「智慧」不該消聲於集體

近來司法院會提出諸項改革方案,一位資深司法記者問筆者:「究竟司改應走向何方?成功嗎?」大哉問。民國37年首屆大法官獲任命,憲政在戒嚴時期也未曾停擺,至解嚴前已做出217號憲法解釋。雖面臨國危與世局驟變,司改持續前進,無論大法官制度或檢審分立,有目共睹、得來不易。然歷經政黨輪替,社會對司改有莫大期望,其中,筆者對大法官期許最深,再從「前瞻釋憲不受理」說起。

Read more

給大陸憲改時刻的建言

大陸兩會3月初開幕,將啟動修憲工程。這是1949年以來,中共在大陸進行的(至少)第九次憲法的制定或修訂。

本次修憲,二中全會確立「對憲法作部分修改、不作大改的原則」,筆者肯定此點。因為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任何法律不得與之牴觸,有其權威與穩定性,不宜動輒就憲法所規範的國家根本制度或原則大幅修改。

肯定此點之餘,筆者也要強調,維持憲法穩定性固然重要,但這並非代表憲法文本、憲法實踐應一成不變。憲法是社會契約,隨著社會快速變遷,既有的憲法條文可能早已脫離社會現實、或有保障不足之虞,自有與時俱進的必要。

相信中共中央也充分認識到這點,習近平主席才會在19大提出在「新時代」思想下,增加國監委,並主張落實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要求。也才規劃修憲,將「習近平主席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憲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