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因一黨獨大讓民主法治成了脫韁野馬

近日接連兩周立法院臨時會熱鬧非凡,前有監察委員人事審議,後有《國民法官法》漏夜表決,雖然討論的內容不同,痛心的是這會期立法院一貫的態度可謂「使命必達」!然而,此現象讓筆者細思極恐,難道在一黨獨大後的民主進步黨許多該有的程序正義已淪為不必要的堅持?哪怕只是過場、走個形式都嫌多餘,程序正義不復存在,民主已成為名存實亡的口號,我們離獨裁還有多遠? Read more

致有心無力的蔡總統

許玉秀前大法官投書,指蔡總統於今年3月接見司改倡議團體時,因溝通不良把現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書長呂太郎找來「喝斥」,引發各界議論,法界譁然。許前大法官對此詫異,沒有辦法想像如此場景會發生在包括她在內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現任大法官身上,認為此舉顯已逾越總統該遵守的「憲政分際」。當天與會的民間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亦表示,「我不是沒有看她那麼凶過,但當天口氣真的很不好」。

筆者拜讀投書,內心百感交集,一則對許前大法官的一語中的深表贊同;另一方面納悶蔡英文身為法律人總統,不可能不知道憲法下總統職權與憲政分際的要求,竟對「現任」大法官呼來喚去、喝斥責備,不難想像近期蔡英文對於國家治理「有心無力」的那分著急。筆者想藉箸代籌提醒總統,您是以817萬高票當選的總統,選舉的桂冠已經拿到,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調整心態、做出成績,才能不辜負全國無論是否投票給您的人民之期待。 Read more

唐獎法治獎 實踐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屆唐獎法治獎出爐,由哥倫比亞、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個非政府組織獲獎。超越個人、肯定團體力量的授獎,別具意義。法治進程因身處不同困境而有相異的發展軌跡、推動力道及方向。三個得獎組織面對自身特殊自然、歷史人文環境,分別藉實踐法治以精進和平、人權及環境,集結智勇雙全的民間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戰沉痾的文化及政府結構,不僅身體力行二○一二年聯合國法治宣言:「聯合國三大支柱(和平、人權和永續發展),非法治無以為功」精神,更體現「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視角及典範。 Read more

港版國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對北京全國人大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之決定,近期已有諸多討論與政治聯想,筆者想從法律角度分析此舉是否與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灣民眾應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須強調,對香港回歸而言,「一國兩制」是細緻的制度安排。鄧小平先生早已認識到香港對中國現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當年中國尚缺乏治理香港這樣現代化資本主義城市的經驗,故在與英方進行長達廿二輪談判後,一九八四年雙方以《中英聯合聲明》確立以「一國兩制」治港,至於「五十年不變」具體安排,正是體現於一九九○年人大所通過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條,人大制定法律原則不適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將其所制訂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才能在港實施,但亦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如國旗、國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條既已明文制定國安法乃香港責任,則其應屬香港自治範圍。的確,香港政府「尚未」落實第廿三條立法義務,但基本法也未授權人大代為立法,否則第廿三條豈非形同虛設? Read more

政治,需要什麼樣的法律人?

中華民國在台灣,由法律人擔任總統,即將邁入第6個4年,也就是,蔡總統即將開始她的第2個4年連任任期。

歷經解嚴、終止戡亂、政黨輪替,民主法治時代的來臨,也適時給了法律人投身政治的舞台,包括出任國家總統。基此,法律人某程度也在人民心中獲得了肯定。但是,20年的「法律人執政」,是否彰顯了法律人為政應有的正面價值?頗令身為法律人的筆者惶恐。亟望,往者已矣,來者可追。

政治,是管理眾人,為人民服務之事。成熟的民主使任何人都有機會獲得人民支持而登上政治舞台。法學教育培養法律人的邏輯思辨,因此面對問題時能快速掌握並提出合宜解方,較容易獲得人民的支持。或許人民普遍認為「優秀的法律人」就會是「優秀的政治家」,但回首過往似乎不然,也因此筆者希望520即將連任總統的蔡英文,能展現爭氣法律人的特質,令人刮目相看。 Read more

「加零」中斷,法治仍要100分!

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面對疫情帶來的恐慌,各國使出渾身解數抗疫,只盼疫情能儘早落幕。由於病毒「無差別式」攻擊,無論是生活在民主或專制之下,各國人民均無法脫免被感染的危險。疫情已然是全球社會的共同挑戰,需要人類齊心尋找解決方案。

我國當前疫情治理固已有高分,但法治層面仍有達到滿分的進步空間。我國憲法開宗明義宣示的「民主共和」精神非透過成熟法治不為功。中華民國自1987年解嚴並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民主化已有可觀進展,法治也漸有「以法主治」(rule of law)的雛型,但行政機關因主客觀因素仍有「藉法專制」(to rule by law)的弊病存在,如不戒慎恐懼,來之不易民主的成果將前功盡棄。 Read more

防疫優等生,法治別被當掉

近日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宣布成立法制組,專責涉及防疫法律之爭議。疫情爆發百多天後,這項決定值得肯定。雖是亡羊補牢,猶未晚矣。防疫期間「超前部署」、「料敵從寬」固然有其必要,但在法治社會,任何措施都該要經得起憲法合法性與正當性的檢驗。基上,筆者想再從一起可能已被人淡忘、卻仍教人惦記在心的事件,提醒政府。

據報,上月底祭出「外國入境者居家檢疫14天」禁令後,兩名已自歐洲入境的英國旅客被安排住進花蓮檢疫所。但兩人因不滿伙食、衛浴品質而向家人訴苦,並經家人投訴英國媒體BBC,抱怨台灣檢疫環境惡劣、堪比監獄(prison-like condition)。起初陳時中部長僅表示「公道自在人心」,但隨著網民責難聲浪發酵,指揮中心隔天峰迴路轉,宣布取消兩人應得的隔離檢疫補償金。二人其後在完成隔離檢疫要求後,在英國在台辦事處妥善協助下順利離境。但究竟這項取消補償金的決定,合法性有無問題? Read more

站在「無知之幕」後,部長應該能看得更遠

據報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要求從湖北返台者一律集中隔離檢疫,此外,移民署也對1690名滯留湖北的國人註記,並由民航局發函要求各航空公司除專案包機及經核准者,不得搭載管制名單人員返台。這些滯留湖北的台胞因等不到包機回家,據報近日擬委請律師控訴蔡政府違憲限制人身自由、剝奪國民返鄉權。但內政部長徐國勇則表示,台灣同胞沒注意到憲法第23條,「人民的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故徐部長回應,基於疫情防治的理由,當然可以限制人民的權利,徐部長更稱我國與日本、美國或法國的做法相同,他們若要告政府,「站在長期從事法律工作的立場,我認為他們不會贏。」

筆者身為法律人,知道徐部長所言或許不虛,然而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權利的保障書,縱使有憲法第23條規定,亦僅能在合乎該條所列情形下,始可依法限制人民權利,且其限制程度更必須合乎「比例原則」而不能超過「必要範圍」。因此憲法是「原則禁止」限制與干預人民自由權,即便「例外允許」限制基本權,亦應從嚴認定、非到最後手段不得妄圖犧牲人民權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