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凶再有效率 也不該將法治踩在腳下

據報載,近日有數名台灣地區年輕藝人應大陸央視邀請,於10月1日「國慶」特別節目中演唱《我的祖國》歌曲,演出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卻對藝人恫嚇:「我們是自由民主的國家,有些人他享受我們的自由民主,享受健保資源,身為公眾人物,還跑到對岸去唱不適當的歌,國人自有公評。」給了這群尚未登台的藝人一記「政治忠誠度」審查,文化部立即表示,若陸委會認定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文化部會依法核處罰鍰。演出後陸委會稱「不會任意使用公權力」、文化部也會尊重陸委會決定。筆者感嘆,彷彿我們又回到動員戡亂及戒嚴的年代,可是蘇院長現在已經是民國109年啊,這個蔡總統口中又「凶」又有「效率」的團隊還在乎法治成績嗎?

蘇院長律師出身,走過威權到民主開放,對於「言論自由」的可貴與真諦理應知之最深。言論自由是象徵中華民國在台灣地區從「法制」到「法治」的標竿,我國憲法第11條規定:「人民有言論、出版之自由」,無論言論的內容如何,國家(特別是行政機關)完全沒有權力告訴人民唱什麼歌是「不適當」。20多年前大法官在釋字509號清楚指明:「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基此,行政機關對於任何限制言論自由之行為都應戒慎恐懼,除非有明顯而立即危險之迫切公共利益,否則均屬違憲。其中尤以「事前」恣意的言論審查最要不得,蘇院長快人快語的一席話離控制思想言論的獨裁國家「一言堂」政府不遠了! Read more

〈超國界法小教室〉請為「尊嚴死」多留一個選項

對歷經兩次死亡天使敲門、年近80的筆者而言,「生死」一詞挑起的大小記憶,其中有笑有淚,更有不少遺憾悔悟。現代醫療技術快速進步,延命醫療卻未必能讓病人「活著之外也活的尊嚴」。正因如此,當你我遇上難癒疾病又痛苦不堪時,擁有自主選擇何時、以何種模樣從容離世的「選項」便更顯重要。我國病人自主法制雖已耕耘多年有成,現行制度卻仍有諸多限制而使許多病人徘徊於病痛與生死邊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筆者急切呼籲,繼2000年《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及2019年《病人自主權利法》(下稱《病主法》),我國應儘速通過《尊嚴善終法》,為病人「尊嚴死」多留一個選項! Read more

〈超國界法小教室〉索馬利蘭「建交」事件:從承認到認清自己

9月9日,索馬利蘭共和國(下稱索國)駐台代表穆姆德大使(Amb. Mohamed Omar Hagi Mohamoud)在台北揭牌「索馬利蘭共和國駐台灣代表處」,繼中華民國駐索國代表羅震華公使8月17日在索國首都哈爾格薩揭牌「台灣駐索馬利蘭共和國代表處」後,啟動雙邊關係。

回顧事件始於7月1日,外交部長吳釗燮於記者會宣布我國早於2月26日(4個多月前)與索國外長簽署「議定書」,雙方互設代表處並將依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處理外交人員禮遇等。記者提問時,吳部長答覆與索國「不是正式邦交,沒有使用中華民國」、「代表處方式最符合彼此利益」、「高度官方性質代表處關係」。而外交部臉書貼文揭牌台灣代表處無「中華民國」,認為少了「贅字」、感到「酥胡」之輿論風波,讓關心超國界法問題(transnational law)、國家定位及兩岸關係的筆者關注此事,爰分享淺見。 Read more

從法制到法治是兩岸共同的難題

據報載,本月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機關報《法制日報》創刊屆滿40周年,為使報紙名稱更能體現「中央精神」,就在這天《法制日報》經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司法部同意,並報新聞出版署批准更名為《法治日報》。自1980年1月1日創刊、深具黨國色彩的報紙,在慶祝辦報40年之際,將「法制」一詞由「法治」取代,雖僅只是一字之別,卻讓30年來幾度期望到失望的筆者,願意再相信一次,畢竟兩岸法治若能彼此借鏡、互相砥礪,才是全體華人之福,國家之幸。 Read more

莫因一黨獨大讓民主法治成了脫韁野馬

近日接連兩周立法院臨時會熱鬧非凡,前有監察委員人事審議,後有《國民法官法》漏夜表決,雖然討論的內容不同,痛心的是這會期立法院一貫的態度可謂「使命必達」!然而,此現象讓筆者細思極恐,難道在一黨獨大後的民主進步黨許多該有的程序正義已淪為不必要的堅持?哪怕只是過場、走個形式都嫌多餘,程序正義不復存在,民主已成為名存實亡的口號,我們離獨裁還有多遠? Read more

致有心無力的蔡總統

許玉秀前大法官投書,指蔡總統於今年3月接見司改倡議團體時,因溝通不良把現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書長呂太郎找來「喝斥」,引發各界議論,法界譁然。許前大法官對此詫異,沒有辦法想像如此場景會發生在包括她在內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現任大法官身上,認為此舉顯已逾越總統該遵守的「憲政分際」。當天與會的民間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亦表示,「我不是沒有看她那麼凶過,但當天口氣真的很不好」。

筆者拜讀投書,內心百感交集,一則對許前大法官的一語中的深表贊同;另一方面納悶蔡英文身為法律人總統,不可能不知道憲法下總統職權與憲政分際的要求,竟對「現任」大法官呼來喚去、喝斥責備,不難想像近期蔡英文對於國家治理「有心無力」的那分著急。筆者想藉箸代籌提醒總統,您是以817萬高票當選的總統,選舉的桂冠已經拿到,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調整心態、做出成績,才能不辜負全國無論是否投票給您的人民之期待。 Read more

唐獎法治獎 實踐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屆唐獎法治獎出爐,由哥倫比亞、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個非政府組織獲獎。超越個人、肯定團體力量的授獎,別具意義。法治進程因身處不同困境而有相異的發展軌跡、推動力道及方向。三個得獎組織面對自身特殊自然、歷史人文環境,分別藉實踐法治以精進和平、人權及環境,集結智勇雙全的民間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戰沉痾的文化及政府結構,不僅身體力行二○一二年聯合國法治宣言:「聯合國三大支柱(和平、人權和永續發展),非法治無以為功」精神,更體現「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視角及典範。 Read more

港版國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對北京全國人大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之決定,近期已有諸多討論與政治聯想,筆者想從法律角度分析此舉是否與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灣民眾應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須強調,對香港回歸而言,「一國兩制」是細緻的制度安排。鄧小平先生早已認識到香港對中國現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當年中國尚缺乏治理香港這樣現代化資本主義城市的經驗,故在與英方進行長達廿二輪談判後,一九八四年雙方以《中英聯合聲明》確立以「一國兩制」治港,至於「五十年不變」具體安排,正是體現於一九九○年人大所通過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條,人大制定法律原則不適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將其所制訂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才能在港實施,但亦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如國旗、國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條既已明文制定國安法乃香港責任,則其應屬香港自治範圍。的確,香港政府「尚未」落實第廿三條立法義務,但基本法也未授權人大代為立法,否則第廿三條豈非形同虛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