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電子連署 公投玩假的?

陳長文發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陳長文發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去年十二月,公投法大幅修正,下修了連署與通過門檻,並且立法明定以「公投綁大選」為原則,也讓今年的公投提案百花齊放,並且都希望藉由縣市長選舉的高投票率,來讓直接民意有表達的機會。

然而,公投法雖下修連署、通過的門檻,但是真正決定性的影響,在於以法規明訂電子連署系統的建置。

過去的公投,只有國民黨和民進黨二大黨有足夠的組織能力連署幾十萬份公投成案,只是在投票時,投票率無法達到門檻。因此公投法連署、通過門檻的下降,確實有利於公投的成案。

但是對於一般民間團體來說,即便是下修後的連署第二階段的廿八萬人門檻,還是極為困難。不是說提案沒有廿八萬人支持,而是要如何接觸到他們呢?

Read more

不是惡因 陳師孟是惡果

這些年來,我和許多關心台灣司法的人最感痛心的事是,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司法獨立已蒙上極大的陰影,特別是當監察委員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表示要用監察權去查辦判決不合己意,也就是判決結果對民進黨人士不利,而對國民黨人士有利的法官。這種以「判決結果」合不合意,而非以法官在行使職權有無事實上之不法行為,做為其動用監察權的標準,將明顯構成監察權的濫用。不但破壞了憲法的權力分立原則,更破壞了司法的公正與超然獨立。如此一來,人民在面對司法案件時,尤其涉及政治人物時,都可以很正當的懷疑法院,真的會做出公正的判決嗎?

然而,即便如此,外界解讀,此「反妨害司法公投案」在「反陳師孟」,卻也是不正確的解讀。

Read more

捍司法公正,陳長文發起, 馬英九領銜、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投

鑒於監察委員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機關,要以監委職權查辦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對此,陳長文律師決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擔任召集人,並由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擔任執行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希望力拚年底前成案,以併入2018年縣市長選舉。在陳長文力邀下,前總統馬英九也允諾領銜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為司法公正獨立盡一份心力。

陳長文表示,監察委員陳師孟恐嚇司法機關事件,顯示台灣的法治與司法獨立已危如壘卵,關心司法的有志之士,能緘默乎?加以2013年發生關説司法風暴,在刑法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實有其迫切與必要,但民進黨居多數的立法院已不可期待,只有訴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並配合今年年底的縣市長選舉,此一捍衛法治的大事,方有可成之機。 Read more

陳師孟正在清算未來的蔡英文

說起「法治」二個字,對於不是學法律的人來說,有點抽象,有點模糊,有點隔閡感。我也不想用太學理的方式來談法治,我用一句話,來告訴大家,什麼是法治?

法治就是蔡英文的守護神!而陳師孟,正在殺害蔡英文的守護神!

Read more

民主,還能讓台灣驕傲嗎

陳師孟一席準備要清算法官的講話,讓人瞠目結舌,但更讓人驚訝的是他依然得到了民進黨團的全票通過,1張不同意票都沒有。這表示陳師孟並不是一個個人,他代表的是民進黨內的一種集體價值觀。

三權分立,講究的是互相制衡,沒有哪一權獨大,而今天民進黨卻企圖利用手中的行政權與立法權,去創造一個「太上司法權」,讓監委去騷擾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當行政、立法可以去操控「司法」的時候,台灣的民主就已經變成了一種任期制的獨裁。 Read more

【轉載】羅智強觀點:恐嚇陳長文?北檢好大的官威、好厚的臉皮

作者:羅智強(前總統府副秘書長)

最近北檢不斷的發新聞稿重批陳長文律師,還拿出律師倫理規範恐嚇威脅,我只有一個感覺,「北檢好大,我們好怕」。

容我一個一個來談北檢數波批陳長文聲明的荒謬處。
首先,北檢拿律師倫理規範來嚇唬人,我要説的是,北檢不覺得可恥嗎?我還真是第一次見識到有檢察機關公然恐嚇律師,不得為公眾評論。

Read more

嚴守無罪推定 是法治國基本要求

筆者在11月27日〈是恢復特偵組的時候了〉一文中,提醒檢察機關「司法如皇后貞操,不容懷疑」,希望負責偵訴的檢察官要避免陷入不當行政指導的為難處境,而憂心北檢幾件高度爭議性的起訴內容,恐遭行政權干涉的質疑。

對此,北檢「措辭強烈」地以聲明譴責筆者。於受領指教的同時,針對質疑筆者還是要先以北檢對李述德的起訴內容來說明。

Read more

是恢復特偵組的時候了

法諺有云:「司法有如皇后貞操,不容懷疑」,這不是說人民不能懷疑皇后貞操,而是皇后本人要避免瓜田李下,不能讓自己的貞節,讓國民有懷疑的空間。

檢察官也是廣義司法的一環,檢察官的獨立性也一直是觀察司法的重點。然而在實踐上,檢察官受檢察長指揮監督,檢察長受法務部長任免,而法務部長由總統、行政院長任命。因此當執政高層本身涉案的時候,自然就形成一種很詭異的局面,檢察官要來調查自己的權力來源,從制度跟人性上都產生了矛盾。

也因此,當高層首長涉案時,有所謂「獨立檢察官」制度的產生,也就是「特偵組」的濫觴。台灣如此,國外(如美國)早已如此。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