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長文:索回被掠奪文物 需待時間觀察

「呼喚流失的中國文物」系列:索回被掠奪文物 需待時間觀察
陳長文說,華盛頓會議達成歸還納粹掠奪品給原主的共識 唯無法律約束力 但未來可能會形 成具制裁力的法令

【記者施美惠/專訪】因戰爭而流失海外的中國文物能否物歸原主,律師教授兼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副會長陳長文認為,從國際法律上看,要索回中國文物雖非很有希望,但也不是那麼絕望。

年前在華盛頓召開的戰時掠奪藝術品處理會議中,與會各國原則上形成了些共識,將納粹以掠奪手段取得的藝術品歸還原主猶太人,這項發展就像瑞士銀行被迫交出戰爭中猶太人儲存的黃金,這種圓滿結局當然是猶太人在國際社會的力量,使相關國愧咎,但國際法並未幫上太多忙;不過,「物歸原主」能否形成公約,還要時間觀察。

陳長文就法律觀點分析,不論那一項法律,為順應當時社會,都具有不溯及既往原則;以此看中國歷史文物,從敦煌佛像開始被盜、滿清八國聯軍到中日戰爭等等,已經歷一兩百年時光,當時並無明顯法令制止文物被掠奪行為。加上事過境遷,被掠奪文物可能經過許多轉手,就法律的安定性來看,自須對善意的第三人給與某種保障。

他指出,戰爭期間,「搶奪」行為亦非不被允許,尤其是國家與國家間。加上戰爭結束後,又有條約的簽定,顯然已經歷好幾道手續的「承諾」,諸如割地、賠款,被侵略與侵略者間曾經有過的關係,儼然已「互相了斷」。

明白說來,從現有國際法律的觀點,要索還中國文物,實在無太多著力點。不過他認為,社會總要進步,對於文物歸屬的看法,已經漸漸形成認為應是人類文明的表現;文物「該屬誰」、「該物歸原主」的壓力,這次的「戰時掠奪藝術品處理會議」不就是如此?

陳長文表示,很明顯的,這次華盛頓會議的結論並無法律約束力,也就是說,現階段無相關法令,但將來可能會孕育出新的、具制裁力的共識,並非不可能。全球現有一百九十多個國家,與索還文物有關係的國家有兩類,一種是東西不見了,一種是不見的文物在其他的國家,將來,這兩類國家應可形成共識,而透過各種努力來達成願望。因此,要能索還中國文物「非很有希望」,但也不是那麼絕望。

陳長文認為,未來,可在這件事上著力的機構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法協會、歐盟等政府與非政府間的國際組織,以及若干特定國家如美國、歐洲等國,以歐盟國家為例,屬於曾被侵略與侵略者的角色,將來若集中焦點,涉及各子題包括該歸誰、如何補償等問題,相信在國際組織、關心人士間,可促成公約的簽訂,慢慢地,各國就可以立法、鑑定相關文物、蒐集證據、訂定有償或無償等彌補方式,在各國國內形成共識,而產生制裁力。

或許有人會擔心證據的蒐集,不過這也是個共識問題,陳長文覺得,可以先給一個定義,到底那些算我們的文物,或許可定出來,只要是無主的,不論誰挖出來,就應該歸還。而已經在博物館的,若是戰爭後直接到手的,只要在該當事國形成共識就可以索回;若是透過轉手購買的,也有好幾個層面可談,包括我們有權買回來、無權但有優先購回權或根本就禁止買賣等。要索還中國文物的確是一件長期且過程相當辛苦的工作,但不論政府、民間,都可以著手進行這件事。

具體而言,著手進行時要先創造環境,在中外形成共識,可以先召開研討會,由相關機構、團體串聯,在類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機構中進行討論,向各該國家施予壓力,促成公約的形成。

接下來的問題是流落在外的中國文物該歸還誰,中國是誰,陳長文的看法是,對外而言,我們應該把意識形態、主權問題統統丟掉,或許應該把老祖先的東西先拿回來再說,「否則就沒完沒了,本末倒置」,中國文物屬於全體中國人,只要是中國的土地,誰做的努力也是次要的問題。

「台灣與大陸間重要的課題是在呼喚流失的文物前,先有共識,主動提出問題,如此才可能讓別人注意此問題。對於兩岸交流來說,摒棄政治的爭擾,也可能因為透過此問題的討論,讓彼此注意中國的歷史文化,這未嘗不是件好事?」更重要的是中國文物若歸還,應該抱持的態度是:我們是不是中國的一分子,兩邊應可作成一約定,技術問題可得合理解決。

【1999-01-16 聯合報 88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