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假設的同情

《假設的同情:兩岸的理性與感性》

作者:陳長文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05年8月25日
目錄:

推薦序:追求台灣人民最大福祉/林濁水
推薦序:兩岸和平新思惟/馬英九
推薦序:專業、奉獻、親情/高希均
自序:不過是公共政策的選項/陳長文
第一篇 宏觀 統與獨的光譜表
 第一章 假設的同情-該用什麼樣的態度談統獨?
 第二章 唐吉訶德的想像-統獨議題優位化的負面效果
 第三章 對立的代價-到底還要付出多少痛苦?
 第四章 瞎子摸象的啟示-解剖統獨議題的三維工具
 第五章 統獨光譜表-從公投議題,談統獨定義
 第六章 理性與感性-謙卑地尋找感性犄角上的理性共識
第二篇 對話 兩岸理性與感性
 第七章 什麼是中國?-政治獨立不應與文化歷史混淆
 第八章 耐心比勇氣重要-改國號 並不能贏得「獨立」空間
 第九章 現實的認知-如果台灣宣布獨立而大陸動武
 第十章 權宜的誠信-縱容政治領袖的獨派矛盾
 第十一章 因信心而體諒-不應混淆「反對台獨」與「體諒台獨」
 第十二章 互動的同理心-波多黎各公投的啟示
 第十三章 信心、耐心與善意-等待中國統一的成熟時機
 第十四章 柔軟的身段-展現善意的具體作法
 第十五章 烏鴉的諍言-致胡錦濤主席的公開信
第三篇 和解 尋找最大公約數
 第十六章 是信念或是裝飾品?-從尊重兩岸人民的人權做起
  之一 人權是信念,不是裝飾品
  之二 大陸痴與人權盲
  之三 大陸人民繼承權限制,該取消了吧
  之四 不讀那所大學的自由
  之五 台灣之子不能搭返鄉包機 
  之六 寧效凱撒,勿學龐培
 第十七章 應窮盡一切,避戰-走出軍備競賽的無底洞
  之一 國防要有國防以外思考
  之二 夏馨「愚蠢說」也許是對的
  之三 複雜的國防,簡化的題目
  之四 綠神藍佛,誰救那一家四口?
  之五 贏了刀劍,輸了自己
  之六 台灣利益最大化──拚軍購或釋善意?
  之七 政府必須窮盡一切,避戰
  之八 美國,請重簽共同防禦條約
  小結:從結果目的與階段目的看軍購
 第十八章 數字的迷思-尋找正確的外交戰場
  之一 激情的外交攻防之外
  之二 走出邦交國數迷思,尋找正確的外交戰場
第四篇 新象 共同的善意和解
 第十九章 交集與歧異-從一邊一國與一中原則,看統獨的可能同異
 第二十章 都是決心問題-獨立與統一都是決心問題
 第廿一章 最大善意解-善用一中各表賦予的緩衝帶
 第廿二章 共同的等待-中國民主與經濟的成熟
 第廿三章 尋找國家新意涵-「國家」是一個實踐的過程
附錄:其他相關新聞與評論文
  之一 制度比國家認同重要
  之二 中共反獨,訴諸公式
  之三 現代墨子,病榻不忘兩岸
  之四 哲人已逝,兩岸關係何去何從
  之五 澆灌善意蓓蕾,綻放兩岸春天
  之六 反分裂法,有這麼嚴重嗎?
  之七 讚美善意,擴大善意
  之八 五十年後,追求的是世界福祉
  之九 善意種子,植成和平大樹
  之十 陳總統,拿下和平獎吧!

【自序】假設的同情

陳長文

不過是公共政策的選項

早期,在以統一為目標的國民黨執政之時,長期以來均透過司法、政治的力量,將台灣獨立主張加罪化為「叛國行為」。然而,隨著政黨輪替、民主發展,將不同意識形態傾向者「加罪化」的情形已較少見,但新的執政者︱民主進步黨,卻沒有走出國民黨的舊邏輯,常常會透過政治宣傳的方式,透過各種污名化的手段,將具有中國統一傾向的人及其主張打成「賣台」。統獨之間,就這樣紛擾不已,幾無寧日。大家似乎很少想過,統獨主張,真的必須強烈到用「賣台」或「叛國」來形容嗎?

如果你問我,贊成中國統一還是台灣獨立?我的答案是︱若把「統」字定義成一種有條件的、未來式(兩岸政經制度相近相容時)的兩岸統合期待︱我很樂意被歸類為「統派」。但即使我是這樣的統派,也能對政治上台灣獨立的主張抱以同理心來看待。擁有「統一」或「台獨」的情感,並沒有絕對的「是非」可判,都只是單純的情感取向罷了,最多只有好與不好的問題(例如戰爭風險的增加或減少),而沒有對與不對的問題。

對我而言,在沒有戰爭的陰影下,即中國大陸成為一個有民主包容性的政權,而能理性包容台灣獨立;而台灣人民的多數意志又是選擇台灣獨立的時候,即使我個人在「情感上」,會因為兩岸未能統一而有所失落,但在「理性上」,我也願意尊重這樣的結果。

說得更明白一點,只要能使兩岸的人民得到更多的幸福(在此,筆者姑且將這幸福的內涵定義為民主、自由、均富),統獨乃至於統獨以外的任何可能安排,皆無不可。

統一和獨立都只是一種手段,是為更高目的服務的手段,而非目的。就像這塊土地的「名字」究竟應該是「台灣」還是「中國」一樣,都不是具有實質意義的事情,重點應是,不管掛上「台灣」或「中國」之後,這塊土地擁有的到底是什麼?

兩岸之間(台灣與中國大陸)以及台灣島內(統派和獨派),虛耗在「唯名之爭」(哲學上的「唯名論」另有定義,這裡只是借用這個名詞)的力量實在太多了,傷害了彼此的感情,使彼此僵持在意氣之爭的漩渦裡,對兩岸的人民與政府而言,只能狹隘的「逢中必反」、「逢台必反」;對台灣島內的藍綠政黨之間,則是「逢統必反」、「逢獨必反」。漸漸地忘卻了人與人相處的基本道理,忘卻了追求共福共善的提升才是要務。

當然,從某些角度來看,統獨問題是很重要的,就如同很多關心統獨議題的人所言:「國家認同不確定,所有的問題都無法確定。」這句話不能說是錯的,但也未必全對。事實上,長久以來,台灣一直消耗了過多的關心在統獨問題上,造成了很多的副作用,光談這些副作用,就需要許多的篇幅。然而,如果大家真的切中要點地談,那也罷了,可惜的是,在台灣,所謂的談統獨問題,仍只是在特定人物的引導下,為特定的政治目的而談,使得我們的社會對統獨問題談得雖久卻淺。所謂的統獨,一直被簡化為政治對立的壁壘或作為區分「誰愛台灣」、「誰賣台灣」的標準,特別是每逢選舉,整個社會似乎只剩下兩種人,一種是愛台灣的愛國者,一種是賣台灣的叛國者。

統獨的論述,真的只能這麼膚淺嗎?既然大家沒辦法說服自己不談不碰統獨問題的話,倒不如深入一點,而不是停留在淺碟子的論述裡打轉。這是我撰寫本書的最大用意,我希望藉著這本書中的文章說出一些自己的簡單想法,其最終的目的,可以總結成一句話:「不管你支持的是統還是獨,在台灣,我們都是一家人。更不要懷疑,我們都不可能存有害台灣的心。」

讓統獨議題還原成和其他諸如治安、教育、文化、社會、經濟、衛生、國防等等公共政策議題一般的位置吧。這不是代表統獨議題不值得重視,只是希望大家能透過建立「統與獨,都只是公共政策的一個選項」這種平常以待的認知,一方面可以讓我們社會的其他議題,不致於被埋沒在統獨的大纛之下,無法得到適當的關心;另一方面,也可以基於這種平常以待的認知,減少不同統獨傾向族群之間,情感的撕裂。

感謝天下遠見出版公司高希均社長對本書的「催邀」,一年多前,希均吾兄即不斷地催邀長文撰編本書,由於自己公務甚繁,若非希均吾兄一再叮囑,這本書恐不知要拖到何年何月才能問世,而希均吾兄對本書非但「起了頭」,更「結了尾」,為拙作撰寫評序,更為本書加添了深度、丰采。感謝馬英九市長和林濁水委員,百忙之中,還得撥出時間看完這長達十餘萬字的拙言,並以千鈞之筆,為拙著撰作評序,為本書點睛。最後,感謝我的學生羅智強君,智強在本書撰作的過程中,對我提出了許多寶貴的建議,並且宵旰不息地協助校對本書,感謝智強的付出。

最後,本書盡量用比較輕鬆與淺白的筆調來撰寫,目的是希望大家可以用比較輕鬆的角度來看統獨問題,畢竟,統獨不過是發生在我們生活周遭的種種事件當中的其中一件事而已,用輕鬆的態度看待它,有時反而能讓我們找到更為清楚與可行的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