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的堅持

在二○○六年末的此刻,如果要筆者以法律人的身分,來評價這一年來法律人的表現,我想文豪狄更生的名言:「既光明、又黑暗」正可一語貫穿。

當總統以降的諸多法律政治人,或身陷弊案,或甘為幫從,或怯懦噤聲。憤慨之餘,筆者以「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為題,寫了一本書,嚴厲批判法律人在社會中失去了捍衛正義、伸張正義的核心價值,這是一個法律人失範的黑暗時代。然而,說也巧合,就在這本書稿送到出版社的同時,陳瑞仁檢察官作出了歷史性的起訴書,在國務機要費一案中,起訴了總統夫人,並毫不隱飾地指出總統涉案,只是礙於總統的刑事豁免權,不能在其任內起訴。

其後,公訴檢察官張熙懷檢察官在法庭上力陳總統府邸的不法情事,在政客與御用學者聯手扭曲、擴大憲法規定總統刑事豁免權同時,張檢察官一席「不需傳喚不誠實的人」,更是對涉貪元首的一記當頭之棒。

再其後,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林孟皇對總統親家女婿涉及的內線交易案,作出重判,並引名句:「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痛斥權貴犯罪,為平民百姓一抒心中的冤怨。而法院判決書也不客氣地質疑,許永欽檢察官的起訴書附卷所載諸多其他趙家的犯罪事證,並未引據訴究,致令法院無法據以為判。

從檢察官到法官,這一連串令國人激勵振奮的表現,身為法律人的筆者,感到由衷的寬慰,這群來自司法基層的法律人,以行動打破近年來法律人負面汙名。與那群高高在上的所謂的「法律政治」人,形成強烈對比,也讓我們從這群司法人員身上,看到台灣的光明希望。

然而,這卻也引來了政客鋪天蓋地的反擊。這群政客習於將法律視為玩物,將司法人員當作任其驅使的工具,他們當然無法忍受司法人員的獨立自覺,更擔心這伴隨自覺而來的正義伸張,會將他們縛進牢獄。於是一個集體的、龐大的、無所不用其極的人格謀殺戰便血腥的上演。

而那些孤身獨上前線的檢察官、法官,擁有的武器卻是單薄的令人心疼,他們唯一的武器,就是良知,就是心中那股對正義的堅持。當黑暗軍團遮天蔽地地湧來,站在最前方抵擋的,只有一盞良心的燭火。而這一盞良心的燭火一旦被黑暗拂滅,其想要保護的千萬台灣人民,就要無止盡地淪陷在貪腐陰霾之中。

最後,我要對張熙懷檢察官和他的夥伴說:不要理會政客的抹黑抹紅,勇敢堅持,有無數對正義急切翹盼的人民,都在為你祈禱。堅持下去,爭氣的法律人!

【2006/12/31  中國時報 95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