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陳長文:上市櫃公司 應設法務長《落實社會責任 企業新課題

座談會 落實社會責任 企業新課題 【記者李娟萍、徐碧華紀錄整理】
策略管理學大師波特說,企業社會責任(CSR)是企業21世紀新的競爭策略。美國道瓊集團與英國金融時報發展社會責任指數。將社會責任落實於核心營運策略,已是企業追求永續發展時所必須認真思考的議題,台灣企業該如何回應社會的期望與需求?

丁克華:銀行放款時 可納入評估

近來國內企業違法案例頻傳,博達、力霸案等均是經營者不顧企業社會責任,只謀私利的惡例,對我國投資環境及經濟發展產生負面影響。

公司治理是一剛起步的議題,很多國家傾全國之力推動,新加坡政府更成立一個小組在推動,我們發展公司治理尚慢,企業該如何配合發展策略,如社會參與、企業承諾、環境保護等,具體實踐以落實企業社會責任?

綜合與會者的意見,我們應參照OECD規定,要求上市櫃公司在財報內,自動揭露公司相關資訊。

勞退基金、台股基金也應選擇投資社會責任做得好的上市櫃公司,增加資本市場誘因。銀行業放款時,也要針對這個問題,對企業進行一些評估。另外,也要鼓勵國內的大公司多參加全球的CSR評鑑。

黃正忠:與國際接軌 台灣應加強

全球化後,世界的穩定和平發展已與企業經營息息相關;全球化後,企業的影響越來越大,國家治理影響越來越小。全球65億人口中,78%是窮人,我們不能讓這78%的窮人變成憤怒的人,變成會暴力相向的人。

於是落實企業社會責任(CSR),漸成為國際企業營運的主流,企業要續創榮景,地球也要永續發展。要與國際接軌,台灣應更重視CSR的議題。

黃男洲:融入經營理念 達到綜效

企業和社會是相互依存的關係,應善盡社會責任,但作法也要有管理思維。例如二氧化碳排放議題,對金融業只是一般議題,但對於汽車製造業,可能是經營環境的議題,如果汽車製造業能製造減少廢氣的引擎,可能會大受歡迎。

玉山金控把對社會的責任內化到經營理念中,不只要做一個綜效最好的企業,還要成為一個最被尊敬的企業。

吳當傑:編製指數 強化資訊揭露

股市觀測站有個公司治理專區,可以先來強化企業社會責任的資訊揭露。還有公司的年報,現在已要求揭露公司治理,但企業揭露得不夠,總是一、兩行帶過,未來也可在年報中進一步要求揭露。

現在法人機構要選擇具社會責任的企業投資,必須靠法說會或者親身拜訪,先讓公司充分的資訊透明化,這樣要做評鑑就不必問公司願不願意。至於企業社會責任的指數編製,我們也來看看可以怎麼做。

朱竹元:觀念 應該化為具體行動

談企業的社會責任,很多公司都會說,等我賺了錢再說。談企業的社會責任,不應該只是一個道德勸說,拿來搏得掌聲用的,它應該要從觀念變成一種具體的行動。

例如在企業內部應該把CSR這一目的組織化、專業化,在企業內部設立專門的部門、專任的經理人。另外,外部也應該有些壓力,迫使公司重視CSR,馬來西亞用三個月就編製完成CSR指數,國內也該考慮做這方面的評鑑或編製指數。

只是做評鑑得公司提供資料,否則就無法評鑑,如果能要求公司揭露CSR的資訊,就有資訊可以評鑑。例如在公開說明書中的公司治理項目,要說明CSR面向,說明「我做了什麼」、「我還將要做什麼」。

蘇松欽:從誠信著手 將觀念內化

1930年代企業注重股東權益,1960年代企業創造經濟價值外,也注意創造社會價值,到了2000年代,企業更應參與解決社會問題、回饋社會。

我去年到北京參加一場美林證券舉辦的會議,會中談到未來有潛力的企業是替代能源產業、以及能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企業。其實台灣太陽能產業最近也相當蓬勃。

企業經營者能否落實或善盡社會責任,與企業經營者有無誠信息息相關,美國恩隆案的發生,就是一例,美國國會因而通過沙賓法案,加強公司治理。

企業如何善盡社會責任,可從三個方向,包括公司治理、誠信、以及賴大法官講的「思無邪」,將社會責任觀念內化。

詹彩虹:訂定機制 從上市櫃做起

站在投資人立場,企業應該追求最大的利潤,利潤是指收入減去成本,企業追求利潤的同時,其實用了社會的無形成本,只是這成本並不反映在財報上,但企業應有這種思維。

其實企業也能感受到未善盡社會責任會受到懲罰,消費者對於公司形象美的商品是會排斥的。

不過,談企業應善盡社會責任,不能只靠企業自覺或者消費者制裁,就如同談公司治理一樣,在歐美,他們談的是機制、是監督。從上市櫃公司開始做起,要求要進入上市櫃這個族群者,必須要符合上市上櫃規定,而在規定中訂定其善盡社會責任的條款。這機制做起來不難,不涉及任何法令。

陳長文 :上市櫃公司 應設法務長

世華銀行借給100萬元給父親,找八歲孩子當擔連帶保證人,父親過世,世華銀行要求孩子還錢,法院裁判,這孩子不必還錢。銀行為什麼能接受一個八歲的小孩當連帶保證人呢?

航發會的錢是華航股東捐出來的,其成立只有一個目的:發展航空,結果航發會竟然拿錢去投資高鐵。本來是要發展天上飛的,卻被用去發展地上跑的,公司章程還沒有完成修改,錢已經撥出去投資高鐵了。

成吉思汗的雅薩法典有這麼一條:「傳回不祥情報者斬。」許多企業的經營者,常常把企業法務或律師顧問的諮詢意見,視為專門傳達噩耗的討厭探子,一概的把這些法律資訊加以摒除。法律的規定是最低的標準,是道德的最低要求,企業會應該規範上市櫃公司都應該設法務長,以確保公司都盡到法律要求的社會責任。

孫震:社會責任 應予價格管制

社會和企業的倫理在墮落,一位金融界的前輩對我說:「來借錢的人講的話,以前可以相信七成,現在只能相信三成。」美國的MBA課程加強了倫理課程,台灣還沒有。

企業的社會責任有幾個對象:股東、員工、顧客、員工、生產夥伴、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現在大家重點都放在後兩者,因為前面幾個都有市場機制來照顧,價格保障了最低公平,只有自然和社會環境這公共財沒人照顧。

其實企業家不做仁慈公益,也不必覺得對社會有所虧欠,因為企業這個產物是被設計來創造價值的。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是在遊戲規則下,不騙人,參加公開自由的競爭。

把外部成本內部化主要要靠政府干預,給它一個價格或者予以管制,變成價格的管制是較有效的。

【2007-07-30/經濟日報/B4版/金融廣場】

【2007/07/30  經濟日報 96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