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氛圍 潛伏暗流 ── 對比歐盟 兩岸功課還多

五月九日是歐洲日,每年歐洲日前後,筆者都會去台北歐洲學校主持慶祝活動。五月八日當我在台北歐洲學校看到來自六十二個國家的中小學生,用不同的語言,彬彬有禮的進行對話,和諧相處、共同學習。這畫面總是讓我感動不已。而這樣的感動,也總會讓我想到兩岸關係。回家後,偶然間翻到自己五年前一篇談及歐洲日的投書「歐洲日 學習超越國界的胸襟」,今昔相比,有許多感慨。

五年前,歐盟有廿五個會員國,今天已達到廿七個。而如果再往前推五、六十年,那時的歐盟,尚只是一顆種籽;那顆種籽就是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國外交部長舒曼所發表的「舒曼宣言」。舒曼呼籲歐洲國家,特別是法國和德國,把重要戰略物資如煤、鋼的生產力量聯合起來,催生了歐洲煤鋼組織。沒有人能想到,這個組織後來會發展為歐盟,透過經濟、文化、法律、制度的密切融和,打破了歐洲過去烽火無休的歷史模式,為歐洲奠定了最堅實的和平基礎。

這種制度成就幾乎是超越想像的,其中最不可思議的是,從兩個世仇國—德國與法國的仇恨消弭做起,而在一九五○年代以前,德法間的仇恨一直是歐洲乃至世界大規模戰爭的導火線。兩國為了「國家安全」與「國家生存」,選擇武裝對峙、軍事競賽,這些對峙與競賽最後都沒有為兩國帶來「安全」,而是屢試不爽地,將兩國人民捲進地獄般的烽火之中。

但正因為代價慘重,使德國與法國體認到只有互惠合作,將彼此福祉結合起來,共同追求制度的進步與社會的繁榮,才能為人民帶來安全,確保繁榮。當兩國放下仇恨,歐洲的和平進程便不可逆地連動起來,於是在近六十年後,歐盟引導著歐洲走向統合。

當我們把這樣的成就,投射在兩岸關係上,則會同時有著欣慰的一面與感慨的一面。

欣慰者,對比起五年前的局勢,兩岸互動變得善意,兩岸關係變得和諧,在海峽的天空,我們可以嗅到「舒曼式」的和平氛圍正在醞釀,就如同德法以經濟面的合作為起點,兩岸在台灣政黨輪替後短短的一年間,經濟面的良性交流快速地發展。這顯示兩岸領導人成熟的識見與穩重的判斷。

感慨者,即便兩岸已開始有互遞橄欖枝的善意舉動,但相較於歐盟,兩岸的和平進程仍充滿著變數,兩岸要進展到歐盟式的和平架構,仍有非常漫長的路要走。這中間有制度面的問題,台灣是個民主化的國家,因此,中國大陸的民主化(特別是法治的)進程速緩是決定兩岸永續和平發展的關鍵;這中間也存著態度的問題,中國大陸仍舊沒有放下其「武力信仰」,而台灣也仍頑固地維持「為軍購而軍購」的落伍邏輯,堅持高昂的軍購預算,而不問這些武器的國防實益。

今年歐盟的主題是革新與創造,重點在教育的投資和創新。廿七國要共同努力進行集體競爭力的提升。兩岸在表面上的和風暖日之下,不信任的暗流仍四處潛伏。這其間,特別是文化、法治等軟實力的落差,正是兩岸領導人及人民要特別重視的功課!

【2009/05/11  聯合報 98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