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地震…催生政府律師

十九日晚間發生規模六點八的強震,震央在花蓮外海,幾乎全台都能感受到地震威力。氣象局隨即發出地震報告,各有關單位也立即確認是否傳出災情。

緊接著,隔天廿日下午,全台又有「地震」傳出,震央同樣是在花蓮,只是這回不在外海,而是在新任縣長就職典禮上。它是人為的「法治地震」。新任縣長傅崐萁先在十八日辦了離婚,然後隨即任命「前妻」為副縣長。災情傳出後舉國譁然,內政部卻一下「有效」一下「無效」,到廿二日下午江部長毅然邀集相關機關確認了「災情」,決定報請行政院予以撤銷人事命令。

台灣是一個「法治地震」頻繁的國度。由於長期的法治乖常、立法從嚴執法從寬,法律儘量定得周延漂亮,但是執法的強度密度卻落差一大截,造成僥倖的心態,這樣「法治感知」嚴重鈍化的結果,社會的長治久安,將有被侵蝕殆盡的危險。

有句俗話說「氣死驗無傷」。雖然我們無法明確量測出這次「法治地震」的規模強度,與對公民法治意識所造成的災損有多嚴重。但是,就因為它不易量化,不易被發現控制,我們才更要有相應的「管理制度」啊!筆者不只一次籲請政府設置「政府律師」,就是這個道理。

現今的媒體生態已經徹底改觀,一則「縣長假離婚規避法律」的「法治地震」,不消幾分鐘就傳遍全台、甚至全球了。從而,政府要跟媒體賽跑,要在第一時間就做出正確果斷的決定。然後,儘快把政府依法行政、斷然處置的資訊,送到「資訊市場」上,跟那些玩法規避法律的新聞訊息競爭,盡早做到「災損控制」,甚至認真「培養公民守法」意識。

但這些都不是現在政府「法制單位」(如法務部)的資源所能夠承擔肆應的。人力編制不足、預算不夠、甚至是法匠思維,當然是個問題。但更大的問題是出在如「政府律師」定位屬性,以及人才觀念的養成上。

「法制」作為各級政府機關幕僚單位的屬性,造致機關文化長期處在「消極被動提供法律諮詢意見」、與「請逕依貴機關職權認定卓處」的官式文章間游移擺盪。

法學教育的目標也是一個問題。太過專注在「司法人才」而忽略「法政人才」培育養成的結果。三權中「司法」屬性是最被動、也是最個案的;遇到問題去諮詢法律人的意見,可能得到的答案卻是「等告上法院,再依個案事實認定」。

總之,「政府律師」對「法治地震」頻仍的我國尤其重要,惟有建置把關行政源頭「依法行政」的機制,才能確保「法治」在第一時間就能夠貫徹落實。

【2009/12/30  聯合報 98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