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迷霧裡的龍

自序《受縛的神龍-太陽花下的民主反思》迷霧裡的龍

《受縛的神龍:太陽花學運後的民主反思》

作者: 陳長文、羅智強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4年10月30日
目錄:

序:太陽花下的民主反思/陳長文
第一章-民主神:從雲端到凡間
第二章-鬥神:民主的鬥性
第三章-山神:立場決定觀點
第四章-魯蛇神:去魅化的新英雄
第五章-溫拿神:身分抽籤機前的謙卑
第六章-龍神:失能的行政權
第七章-庸神:政治領袖的平庸化
第八章-規則神:立法者的權力溢出
第九章-正義神:司法的獨立或獨裁?
第十章-統獨神-議題的影舞者
第十一章-選舉神-未實現的民主邏輯
第十二章-革命神-擊倒偽民主神之後
第十三章-全球化神-天使與魔鬼的合體
第十四章-直接民主神-實踐的可能性
第十五章-新民主神-提升民主品質的四個解方
後記:從科學麵的故事說起/羅智強

【自序】迷霧裡的龍

陳長文

龍騎士騎著飛龍,要穿過迷霧森林。

迷霧森林裡常年籠罩重霧,不分晝夜。由於霧濃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要飛越迷霧森林談何容易?

於是一路上,飛龍不是被樹枝絆住、就是在原地打轉、甚至好幾次差點一頭撞上山壁。

龍騎士很生氣,一會兒怪飛龍耳不聰,一會兒怪飛龍目不明,再不然就怪飛龍飛行技術太差、反應太遲頓,甚至懷疑飛龍是故意想害龍騎士。

飛龍被嫌到忍不住回駁:「是不是該想辦法請迷霧精靈先把霧驅散,再來穿越,否則,連路都看不清楚,要怎麼安全的穿越森林呢?」

在三月十八日太陽花學運開始後不久,我和智強談到了對時局的憂心,智強提了一個主意,與其只是單純的憂心,不如,從反思的角度,把這一場學運當成一面鏡子,來映照台灣民主的現況,思考民主價值本身的盲點。這不是質疑民主,毋寧是一種檢視,透過發掘問題、看見問題,看看民主遇到了什麼樣的挑戰?要如何面對?有沒有可能更強壯?

於是,我和智強有了很多的討論和意見的交換。我們一篇一篇的發表一些看法,但我覺得,這樣似乎顯得零散,主軸難以貫透,甚至因為單篇文章切割開來,有些意思不夠完整,前因後果說不清楚,反而有可能引起一些誤會。

智強也有同感,交換想法後,我們認為不如以一本書的框架與篇幅來寫這一系列的主題。畢竟,我們想要討論問題範圍不小,單篇單篇一千到二千字的文章,實在無法涵蓋;以一本書的架構來寫,論理起來,也比較可以顧及層次感,一層一層的分析,針對不同的問題,向上爬梳、向下探索。

於是我們師生二人,就開始了這一場民主的思辨之旅。

但第一個問題是,要用什麼樣的筆法寫這本書?

用「對話錄」的形式嗎?

陳長文:民主的正當性在於……

羅智強:一旦正當性受到質疑,社會運動風起雲湧就不意外……

這樣的對話錄,好處是,我和智強各自表述的意見,會比較清晰。但壞處是,意見會顯得破碎,讀起來,也會覺得生硬。

點子多的智強,又提了建議,以我為第一人稱、為主要視角,來寫這本書,智強則化為一種輔助的第三人稱、第三視角,穿入他的意見。這樣的寫法,閱讀起來,意見主軸會比較集中清楚,讀起來也比較輕鬆容易,不會感覺支離破碎、難以咀嚼。

於是,這本書的呈現形式,就大致有了輪廓,用非對話錄的方式,來寫我們師生的對話與觀點想法。

所以,書裡面許多以我為第一人稱的意見表述,有很多都是我和智強對某些事情的共同看法。

智強的下筆快、整合力強,常常我說的一些很抽象的概念與想法,他都能很快的用周延的邏輯、具體的事例,把這些概念以淺顯易讀的文字表現出來,這一點,讓這本書的進度得以加快許多。

另一方面,喜歡寫寓言故事的他,還採用了一種較少採用的有趣筆法,就是在每一章的篇頭,根據文章主旨,創造一個與龍有關的寓言故事,以收畫龍點睛的效果。畢竟,這本書要談的議題難免會有一點複雜、有一點抽象,讀起來比較嚴肅與沉重。在篇首加上寓言的這種體例,我們希望讓讀者,在輕鬆閱讀寓言後,可以快速的掌握與理解,接下來的篇章,我們想要談的議題。換言之,這本書,我們並不打算寫成一本專業艱深的學術著作,盡可能以深入但淺出的方式,試著點出問題,就像引玉之磚,希望能打破一些習以為常的慣性思考,帶出一些想像的可能。

而這也是這本書書名,我們把主標定為「受縛的神龍」的原因。這是智強在本書創造的寓言裡,我特別挑出來了做為書名的一則寓言。

我們也可以用同樣的心情,來看太陽花學運,在某個層面上,我認為太陽花學運對現行代議民主政治的衝撞,在程度上是超過比例的,這也必然會帶來一些後遺症。

但太陽花學運還是有它正面的意義與價值,其中一項,就是示警、就是反思。就算這次的學運在手段的使用上超過了比例(過了頭)。但中間還是有二個值得探討的內在因素:一是,用什麼標準來檢視學運,並評斷他們過了頭?二是,過了頭的現象不是自發的,而是被擊發的,它有成因,是什麼因素擊發這個過了頭的學運?

我認為,太陽花反映的其實是對體制的不安,是對現狀不滿的出口,執政者尤其首當其衝,是被對抗與批評的對象。然而,執政者也是從體制選出來的,如果執政者令大家不滿,容或有執政者個別的問題值得檢討,但同時,是否也有超越執政者的制度結構問題,應該要被看見?

就像龍騎士騎的飛龍,也許這隻飛龍的飛行技術確實有可以被挑剔之處,但真正的重點是,我們被重霧封鎖,看不清楚我們所面對的問題是什麼,當然就不容易找到解決問題的有效方法。於是國家的運作,陷入一種一再重蹈覆轍的歷史循環。我們感到不安,表達不滿,但往往沒有認真的去思考造成不安不滿的制度之結是什麼?

而在這本書中,我們試圖找出那個制度之結,至少,點出制度之結的可能樣貌是什麼?

如果把「體制」擬人化,那麼民主政治、自由市場經濟體制,被太陽花學運衝撞時,就算那樣的衝撞看起來不合理,都還是要保持一種謙卑,為什麼這「不合理」的衝撞會發生?少了這樣的反思,才是體制最大的威脅與危險。

讓我們一起建立這樣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