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 不應是政府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12日邀請財政部、金管會兩位首長,報告公股銀行對頂新集團的債權保障措施、以及對該集團持有台北金融大樓公司(即「台北101」)股權所採取的策略。民意機構至今仍關切頂新集團的相關事。

日前,財政部協調公股與民股,促使頂新魏家退出台北101經營層,總經理暫由代表公股的董事長宋文琪兼任,宋董事長對媒體表示,「公股就是全民」,因此未來「不會盲目遵守」公股的指示。筆者甚表贊同,卻也感慨:這段談話原本即是公司治理的基本原則,竟能成為斗大的新聞標題?

筆者曾撰文《公公併 需一加一大於二》(2014/6/17),指出公股銀行經營團隊「習慣」由官方主導,形成「官不官、民不民」弔詭狀態,嚴重偏離公司治理常軌;同樣的困境亦發生於國營事業,政府一面監督經濟秩序,另一面卻身兼參與。

「球員兼裁判」的結果,不僅有公平性疑慮,也抑制了自由市場效能,且依實證研究,公股事業與國營事業的績效亦普遍不如民營企業。(參見筆者2014年3月10日《<國營事業暴殄天物 應積極民營化》>一文)。

因此政府該做的,應該是完善法制體系以維繫公平的市場秩序,讓自由競爭機制這隻「看不見的手」充分發揮效能,除有不得不然的公益考量外,筆者認為政府除須積極加速國營事業民營化腳步,應尊重專業經理人的決策,減少泛公股的「干預」,防免企業配合政策執行無可行性的業務。

觀察最近的「滅頂行動」,據報載,有官員表示政府「手中有些工具可運用」,政府回應民意固然值得肯定,但以行政指令破壞商務行為,如同許士軍教授所言,此舉「可能惡化台灣營商環境,降低台灣經濟吸引力」,是否妥適值得深思。

筆者百分之百贊同以「企業社會責任」(CSR)作為公司治理的基本準則,例如納入「赤道原則」(EPs)作為銀行授信的參考依據。然而政府在符合社會期待的同時,也應審慎考量「契約必須守信」和「信賴利益保護」是經濟活動安定基礎,民法另有「情事變更原則」作為制衡,若恣意以公權力干預企業經營,不但賠上企業對政府的信賴,亦侵害人民受憲法保障的財產權,如同將公司治理原則沙塔化,任由公權力拆建。例如交通部於2005年「公然違法」修改財團法人航發會的章程,以援助與航空事業無涉的高鐵,亦為政府不當干預案例。

如同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所言,政府的干預絕對是「最不得已的手段」,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不應該是政府。期待頂新事件喚起企業的社會責任,政府並藉此建構更完善的公司治理法制,奠定永續的基石。

(作者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4-11-13/經濟日報/A4版/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