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社會只許反馬 不許挺馬…

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在萬石齊投馬英九的時候,隻身出來挺馬。甚至連他經營多年的臉書,都被刪文、停權。也因為強出頭,同時被名嘴追擊,進行人格毀滅。不但卸任後參加來台大陸官員在場的餐敘被爆、連兩年前春節應企業邀請拜年的公開致詞,也被拿來大做文章。

羅智強與企業互動的分際該如何拿捏,社會當可公斷,筆者不認為羅智強在頂新爆黑心油前和包括頂新在內的企業互動,有可非難性,畢竟,企業也是社會構成的一分子。但短期和頂新互動過頻,這一點外界批評羅智強不無道理,羅智強也對此認錯道歉。

 但比較重要的問題是,要因此上綱到羅智強是拿錢辦事的門神,絕對需要扎實的證據。在羅與對其指責者對質的過程中,指責者一直以提出扎實的證據不是重點而迴避舉證責任,但對指責者不是重點,對羅卻是攸關名譽清白的唯一重點,因為指責者沒有證據的爆料,羅在幾乎不要負責任的網路世界被打成貪官汙吏。整個社會都對落單的馬團隊集體追殺,顯然是不合乎比例的。

另以羅智強臉書遭網友人海檢舉而被停權、封文一事來說,不要小看這件事,就如羅智強引的「我雖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句話,已被奉為民主社會裡言論自由的核心價值。我們的社會容得下謾罵國家元首的意見不足為奇,但卻容不下為馬總統澄清的聲音,這可以算是另一種民主諷刺了。

現在整個社會,批馬的意見如滔天海嘯,羅智強微弱的聲音,其實不過就是在巨嘯上一沫浪白而已,反馬者幾乎已在輿論戰場上贏得了勝利,竟連這一沫一吹即破的浪花都容不下去。這樣是對的嗎?

除了羅智強以外,幾乎已經沒有任何幫馬說話的聲音了,昔日馬總統的同志不對馬落井下石已是厚道,大多悄然無聲,直如地底靜室,深怕掉一根針在地下會被別人聽到。馬強時,眾人緊緊簇擁分他的光環,馬今如過街老鼠,那些過去沾他光的,現在避之唯恐不及。馬總統固然要檢討。但看到這一場人情冷暖、隨人顧性命的社會現形記真實上演,的確讓人感慨不已。

你可以罵羅智強愚忠,但反過來說,他的意見在當下的反馬王道裡,與狗吠火車何異?連這一點點的異音都容不下,我們的社會不該好好的反思嗎?(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5-01-12/聯合報/A14版/民意論壇】

 

【2015/01/12 聯合報 104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