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囂張之怒 當政黨輪替變清算大會…

最近,台北市政府不斷的示意要將廉政之刀,砍向馬英九、郝龍斌主政時代的台北市各項建設,連帶的掀起了台北市政府與鴻海郭台銘的漫天戰火。四方混戰,打得大家霧裡看花。

用個假設情境,歸納成一個問句,也許就有助於大家了解,這中間的問題在那裡?

我,陳長文,在此宣布,我將參選四年後的台北市長。

 我若當選,政見只有一個:我一上任,將清查所有和柯文哲先生主政時的台北市政府有合約、參與工程標案的廠商,全部移送廉委會調查,「一定」要查出弊案為止。當然,我不會參選台北市長。這也是刻意誇大的情境。但這個陳長文可以抽換為張三李四王五孫六。

藉由這「誇張情境」,我要說的是,一旦政黨輪替變成了清算大會,試問,還有企業敢參加政府的公共工程嗎?台北市還需要建設嗎?或者應該這樣說,愈優質的廠商,反而會更怯於參與政府的建設,而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果。這對政府施政、城市建設會是好事嗎?

不是說,我們反對柯市長清查弊端,有弊當查,是為政者的本務。但關鍵在台北市政府或綠營人士透過北市府釋放的許多片面資訊,透露了一個「先射箭再畫靶」、「先定罪再論證」的態度,一出手就先以否定的態度,透過政論的名嘴捕風捉影以及網路鄉民的反商心結,否定了前任市長所有的建設,甚至上綱為圖利乃至於貪汙,連帶的清算圍剿和前政府有合作關係的企業。

從政治上來看,這樣的出手,確實會有幾個效果。一是發揮「打掉重練」的效應,拉低民眾期待的基期。「你看前任做那麼爛,我是救火隊來救火、收爛攤的,所以,如果這爛攤收不好,也不是我的問題」;二是,捉準了當下反商仇富的民眾氛圍,例如在大巨蛋案將刀劍指向涉入葉世文收賄案的遠雄,不但可以立刻獲得廣大的掌聲,同時不管遠雄在大巨蛋案有問題還是沒問題,也不會有人敢幫大巨蛋說話,誰說話就是遠雄同路人,這噤聲效應,就可以讓主攻大巨蛋擁有一面倒的優勢詮釋權。

現在,政治獻金案攻馬英九、新燕案攻朱立倫、大巨蛋案攻郝龍斌、BRT案攻胡志強、航空城案攻吳志揚。招招刀刀,都砍向「清廉」二個字,而這二個字若中招,對任何政治人物來說都是萬劫不復的結果。可是究其實,到目前被拿出來說的各種案子,要上綱到弊案,證據端有幾分扎實呢?

郭台銘發火登報,柯文哲市長也怒了,回馬槍一句「囂張財團」,這句話又可以贏得鄉民掌聲,也是另一個政治正確。但柯市長不妨多一點點同理心,站在郭台銘的角度想一想,從三億男到秋葉原,是那一方先把郭台銘框進了「奸商」想像裡呢?

如果,企業依照政府公開招標的法定程序參與的公共工程,都得因政黨輪替,而被按上一個官商勾結乃至於貪汙共犯的大帽,郭台銘的「囂張之怒」,有很難理解嗎?(作者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5/01/21 聯合報 104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