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內初選 房地稅改,i-voting可參考不可盡信

柯文哲市長上任,嘗試以i-voting決定人事與政策,如今財政部與國民黨也將效法,將i-voting機制引進房地合一稅的討論與黨公職提名初選。i-voting作為民意調查的工具,是科技改善了民主,但如果要有法律上的強制力,i-voting成熟了嗎?

投票的原則,憲法規定很清楚—平等、無記名,顯然i-voting尚未具備。首先是平等原則,台北市政府的i-voting,雖要輸入姓名、身分證字號與手機號碼,然而缺乏認證機制,網路已有「身分證字號」產生器,一個使用者要假造多個身分參與投票,技術上是可行的。這會扭曲「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平等原則。

其次,i-voting並不符合「無記名」,也就是秘密投票原則。i-voting不但在伺服器上會留下記錄,也欠缺投票時之秘密,無法確保投票人之自由意志不受其他因素影響。

然而,台北市政府採用i-voting的範圍,僅在行政裁量權限之內,作為市政府參考的另類民意調查,並無強制力。作為試驗,政府單位若以i-voting來廣納雅言,筆者認為值得鼓勵。

至於將i-voting納入政黨初選,意義又不相同。現在政黨的初選提名都遇到了困境。黨員代表性與民調準確性都遭到質疑。但i-voting就是萬靈丹嗎?當然也不是。例如,過去的政黨初選,發生過候選人申請大量臨時電話門號,來影響民調,而i-voting也會發生類似的問題。初選引進i-voting也不是沒有「劣幣驅逐良幣」的風險。

如果以身分證號碼來驗證,現在早就有身分證產生器的軟體;如果以「自然人憑證」(或政黨向黨員核發的身分憑證卡片)來作檢驗機制,原來政黨初選的「黨員大戶」也可能變成「憑證大戶」。

i-voting的程式公正性與公平性也是問題。美國二〇〇二年通過「協助美國投票」法案,投入超過三十億美元改善電子投票系統,至今仍有疑慮。

但這代表應反對將i-voting用在黨內初選?也不是,以國民黨為例,與網路脫節,可說是目前最大困境之一,i-voting不一定是真實檢驗民意的好工具,但可以是檢驗政治人物有沒有網路議題行銷能力、網路組織動員能力的好工具。這一點也確實是目前國民黨最需要的。或許不能將i-voting或其他網路機制當成提名的唯一或全面依據,但從不分區分出一定席次,以一定的網路機制產生,確不失為可以嘗試的方法。

台灣各政黨初選機制,已產生嚴重的民意扭曲,不但不能選出最優秀的人才,甚至變成淘汰人才的篩子,讓好的人才出不了頭。筆者曾以蜥蜴選龍寓言作比喻。某國要選出最強的龍,選舉規則是先由國家的二大聯盟選出該聯盟最強的龍,再由二條龍對決,選出國家最強的龍。

但當聯盟初選結束後,來到競技場的卻是二條蜥蜴,人們大驚,怎會如此?選秀主席無奈解釋:「這二個聯盟都是蜥蜴聯盟,他們只派得出最強的蜥蜴,派不出龍。」

這當然是個笑話,但卻反映了台灣政黨已經弊病叢生、及非改不可的黨內初選制度。

i-voting還有很多問題,但不管喜不喜歡,i-voting所表彰的直接民主成分,在可預見的未來,只會更重,不會更輕。【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2015-02-10/聯合報/A14版/民意論壇】

 

【2015/02/10 聯合報 104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