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劍與履

一名男子看不慣北市有人隨處丟菸蒂造成髒亂,向柯文哲丟擲菸蒂陳情。台北市環保局不久後即宣布,五月起將加重亂丟菸蒂罰則。

柯文哲上任百日,快與狠,可說是其施政與傳統政治人物極為不同之處,讓國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民調維持在七成高檔,柯文哲為死氣沉沉的台灣政局帶來了改變可能,燃起許多對政治灰心失望者的信心。

以柯文哲遭丟菸蒂抗議為例,在極短時間借力使力,大幅提高亂丟菸蒂的罰則,形成表裡雙贏的局面。在表層上柯文哲再度強化其善於應變的魄力形象;在裡層上,重罰亂丟菸蒂不只有維護市容的效果,透過重罰,也有間接抑制吸菸風氣的意義。對後者,筆者非常肯定,因為筆者平常如知道身邊有人抽菸,都不免嘮叨地勸上二句,對這件事特別在意。柯文哲在這項政策的快、狠反應,確實抓住了我。

這些快速反應,一旦擴及到其他的政策,打中選民的心,例如聯開宅出租、違建限拆等等,就會一點一點的累積他的魄力形象與支持厚度。

但正因如此,筆者另有一勸,也是柯市長自承不足之處,就是「不要很容易生氣」,生氣與驕傲時造成的誤判,不時使柯文哲的快狠失了準度,誤傷無辜,對柯文哲、對台北、對台灣都不好。

我想拿另一個柯文哲極不欣賞的政治人物馬英九來比喻。其實正由於馬與柯的性格站在天平的極端,兩人的長處與短處恰恰相反,而這正是相互可學習的地方。由於馬英九的政治旅程已近終點,因此,我想給柯市長的勸會多一點。

首先,如果從一九九三年馬英九擔任法務部長開始起算,「馬英九旋風」足足颳了廿多年,直到他進入總統的第二任期,光環才消退、聲望漸次走低。旋風正起一百天的柯文哲,也不要太瞧不起馬總統。

其次,馬旋風可以飛揚廿年,核心因素無它,就是「清廉」,而這也是柯市府現在全力強攻之處。但筆者真誠的認為,馬的政績與能力不是沒有可挑剔之處,但如果以馬自持之深,還被套上貪汙大帽,台灣真的是沒多少清官可言了。

這不代表美河市與大巨蛋等案不必查,但不必一直擺出事事指涉馬涉案的態度,先定罪再論證的態度辦案。

第三,柯市長的魄力足矣,但厚道卻是相對不夠,對著一個前前市長窮追不捨,經常出言譏諷,真的是大可不必。好好的專注在打破官場文化、果斷力行有益台北的政策即為已足。馬英九已是即將走下政治舞台的人,不再是柯的競爭對手,他的評價留給歷史,柯實不必急於為馬定下負評,而應專注於自己的政績表現。

回頭想想,如果用「劍」和「履」當做行為的二個向度,來看看馬柯表現,馬總是履先於劍,少了霸氣(劍),步伐始終邁得坎坷(履),但也多一些不傷無辜的厚道;柯則相反,總是劍先於履,劍鋒指處,所向披靡,施政易見其效,但劍下的無辜亡魂多少?好像就少了一份在乎。

不是要柯文哲收起他的劍,但出劍時多一分謹慎與對人的尊重,會更好。【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2015-04-07/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20150407 聯合報 1040407】

(刊登標題〈上任百日 柯劍急履未及 無辜亡魂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