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鏡照哪種心 首長帶頭「聽說」 天天「給你死」…

何謂地獄?地獄是人心之鏡,照善則成天堂,照惡則成地獄。

最近聽到很多朋友都在表達對台灣社會人心的憂心,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怨怒充斥社會,日日都在尋找洩憤的出口。今天霸凌這人,明天霸凌他人。

這一股怨怒的戾氣,形成的原因很多。台灣總體困境帶來的邊緣化焦慮;年輕人低薪、高房價以及貧富差距造成對制度的不信任感;長時間的物質文明消蝕了許多人的耐挫力。而以上種種騷動之因,又在網路時代裡被加乘帶出了強大的影響力與傳播力,成了一股沙塵暴,襲向人心。

這樣的憤怒化為一種民粹,讓一些政客趨之若鶩,刻意表現出一種包裝在率直之下的狂熱自大。一旦握有權力的政府首長、政客把「聽說」成為入人於罪的鐵證;「給你死」等粗暴言詞天天掛口,成了自奉正義的鍘刀。這群高能見度的政客,等於對本已浮動焦躁的社會做出最糟示範。

「政府首長都可以帶頭霸凌別人了,還能成為英雄,為什麼我不可以?」

更糟的是,過去扮演資訊守門人、社會價值捍衛者的媒體,在網路時代與激烈商業競爭下,非但無法發揮監督撥亂的力量,許多媒體與政論節目更擴大各式各樣的惡質霸凌、抹黑謠言,甚至本身就是霸凌源頭、謠言中心。

這愈漩愈大的黑色漩渦,又衍生出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讓有識之士或選擇自保而噤聲,或不願噤聲卻無力施為。台灣變成一個處處存在精神虐待的黑暗樂園,政客、媒體、網路匿名謠言客,成了這黑暗樂園的三大股東,集體虐待台灣的善良價值。

當這黑色漩渦愈來愈大,有一天謠言堆砌出來的霸凌之刃,會奪去一個努力為星途打拚少女的生存勇氣,就幾乎是一種悲劇性的必然;有一天,那種得不到就毀掉的霸道,變成心理的傳染病四處蔓延。殺死情人、殺死情敵、奪人性命後再殺死自己,就成為宣洩憤怒的出口。這些被憤怒迷惘的年輕靈魂,不僅看不到被害者的無辜痛苦,看不到對別人和自己生命應有的珍視,也看不到自己父母家人一輩子的痛楚。

不是把所有社會亂象原因都指向那些天天暴粗口的政客,背後成因很多也很複雜。但觀察最近時勢演變,大家有沒有發現,自從那些把惡言當幽默、把謠言當謀略的政客與政府首長成了鎂光燈追逐的明星後,光怪陸離的暴力事件就有隱然增加的趨勢。

每一個社會、每一個時代,都藏有暴戾之氣,那是人性的黑暗面。但這正是文明與野蠻的差別,我們不可能根絕人心那黑暗的暴戾,但至少,如果我們唾棄這樣的粗暴,會比把粗暴奉為英雄,多一分抑壓黑暗、消彌戾氣的人心約束。這一分約束,就是文明與野蠻那幽幽隱微的分界。這也是風行草偃的道理。

台灣要不要墮入那地獄道?除了每個人要先自我修心,先穩定自己內心的那一分的靜與善,才有機會多播散一分的靜與善。再來就是要問問,到底媒體、網路該追求與珍惜的是什麼樣的價值?然後再好好的想想,我們要把英雄之鏡,照向哪一種人的心。

聯合報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2015/05/05 聯合報 104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