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總統 找人民想選的人

愈困難的事愈簡單,愈簡單的事往往愈困難。這是我看到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瀕於難產的感覺。

不久前,和朋友聊到總統選舉。朋友說國民黨很難推出有勝算的人,接著說了複雜的政治分析。我說:「沒那麼複雜,要找有勝算的人選,沒那麼困難。」

「怎麼說呢?」我說,很簡單啊,就把人民想像成是老闆,然後在人力銀行發一個徵求總統候選人的啟事。把應徵條件一一開出,不就好了?他顯現了好奇心:「要開出什麼樣的條件呢?」我列了7個條件。

第一,年齡40歲以上、50歲以下,愈年輕愈好。40歲以上是法律要件,若非法律綁死,30歲也無不可。愈年輕愈好,一是,台灣政治死氣沉沉,因為傳統政治人物包袱太重,年輕人包袱輕,施展空間較大;二是,除了柯文哲,檯面上被點名選總統的政治人物,多在政壇打滾了20年、30年甚至40年的都有,可以把政治上機會(責任)留給年輕人了。倒不是歧視年長者,因為這些阿公阿媽級的政治人物,交出了什麼讓人耳目一新的政治成就呢?三是,現在是網路時代,公共政策決策模式以光速前進,愈年輕,對於資訊工具愈沒有障礙,才是適合領導國家的人。四是,年紀較長的人,投票傾向多固定,明年選舉,是年輕人決定勝負的選舉,誰能帶給大家(包括年長者)新鮮想像,就能致勝。

第二,最好有產官學三面的經驗。有產業(包括服務業)經驗更能知曉經濟發展之所需;有行政經驗,特別是當過首長則比較能快速上手,學習成本較低,台灣面對迫切問題,沒有太多讓新手實驗試誤的空間;有學界經驗,有理論深度,知識廣度,且學界是公共治理的人才庫。

第三,要有國際觀(兩岸關係準用)。台灣有很多的問題,並不是靠內政治理力就能解決的,台灣糾結在複雜的國際現實裡,如果領導人昧於國際現實,用坐井觀天態度治理國家,將會把國家導入困境。

第四,要有和媒體打交道的能力。在政治場域,不懂溝通就等於不會做事。

第五,要正正派派。雖然現在「正派」好像變成了迂腐,但如果領導人不正派,粗暴無禮、不彰法紀甚至行涉貪腐,那表面上風風火火的「魄力」,其實是以犧牲社會的尊重善念為代價,長期必將國家導入災難。

第六,要有清楚的藍綠理念,最少的藍綠包袱。民進黨提的人須有民進黨籍、應接近民進黨理念,國民黨亦然,政黨政治就是理念的競逐,理念不明又強爭政黨代表,或能譁眾,未必能治國。另外,要有清楚的藍綠理念,但不能有太深的藍綠忌怨,才有較大的機會團結國家,而「團結」是台灣迫切需要的政治品質。

第七,把以上6點全忘了,推一個人民會想把票投下去的人。要問的,不是在宮廷式的政治角力裡能推出什麼樣的人,而是人民會想要選擇的人,以及可以帶領國家繁榮進步的人。把這個人找出來。就這麼簡單!

而以這七條件,目前國民黨被點過名的總統候選人,都未必全面符合。朋友笑著虧我:「簡單?你說的這種人找不到吧!」我說,先別問找不找得到,若有符合七條件的人,你覺得有沒有勝算?他說,聽起來滿不錯的。

我說,好,那我告訴你,「找得到」,接著立刻點了一個名字。他楞了一下,說,他很難被國民黨提名。我說,我只說是「有勝算」的人,沒說是會被國民黨提名的人。我反問,你覺得他符合七條件嗎?他說,沒有100分,但大致符合。

國民黨一直想「找到人」選總統,但政治太複雜,所謂主將,人人有自己的盤算,反而找不到能孚眾望的人;為什麼不反從「初衷」簡單問一句:人民要的是什麼樣的領導人呢?

要找到這個合適的候選人很簡單,只是讓這個簡單找出的人,在國民黨複雜的政治生態中被提名,卻是千難萬難。但這千難萬難能克服,後面的一切,也將隨之容易。而這困難的簡單,不只是國民黨的功課,也是台灣民主的功課。

最後,不要問我那個人是誰?想知道他是誰,請讓自己的腦袋變得「簡單點」,答案,沒那麼困難,祝福大家,更祝福台灣。(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5/05/15 中國時報 1040515】

新聞:找總統候選人 跟著民意走就好了 2015年0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