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同性伴侶註記 為北高按讚

高雄市、台北市相繼開放同性伴侶註記,受理同性伴侶在戶政系統加註「伴侶」關係註記。對此,筆者要幫北高市府按一個讚。

雖然,這項註記,仍不具法律效力,但至少一定程度的「突破了形式」,讓接下來為同性婚姻努力者,有更有的機會向實質的法律效力邁進。

有一次,我和一位研究辯論的學生聊到同性婚姻權的問題。這位學生沒有實際表態支持或反對同性婚姻權,但他倒是點出,在「辯論比賽」上,同性婚姻權已漸漸成為一個「不持平」的辯題。什麼叫做「不持平」?就是在強調邏輯推理的辯論場上,反對同性婚姻的人不容易找到足夠堅實的邏輯理由,去和支持同性婚姻的一方辯論。

因為,反對同性婚姻的主要理由,一是宗教的理由,這無法成為辯論的論據;二是混亂了家庭關係,但關鍵在誰來定義「家庭關係」?為什麼反對同性婚姻的人比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更有資格定義「家庭關係」?三是從傳延後代的角度反對,但同樣的,為什麼「傳延後代」可以成為阻止同性婚姻的理由,若依此,不婚不生的人不也不打算「傳延後代」嗎?四是從愛滋病等疾病傳染的角度,但愛滋病並不只傳染於同性間的性關係,異性間也會傳染。

當失了邏輯上的論理依附時,反對同性婚姻有時就會陷入一種情感上對傳統的緬懷。但問題是,為什麼一部分的人的「情感緬懷」,可以超越同性戀者對結為伴侶的「情感期待」?

同性婚姻的反對理由,不能變成「因為同性婚讓我看了礙眼」所以反對有理由。因為反過來說,同性戀是不是也可以說「因為我看異性戀者礙眼」,所以也可以反對異性婚呢?

曾經看過一部反諷影片,片中一對異性戀的情侶,飽受同性戀社會的霸凌,因為在影片中設定的社會背景,同性戀是「主流價值」,最後主角不堪這樣的霸凌而選擇結束生命。

這部影片一針見血地點出了,「主流價值」霸凌「非主流價值」的荒謬。這個社會不該因為異性戀者是多數、是主流價值,就去剝奪同性戀者對婚姻的期待。

筆者嘗聽過一些身邊朋友,其子女是同性戀者,得不到祝福而發生的悲劇,都會為他們痛心不捨。我們應該多一點同理心,雖是占多數的異性戀「主流」,仍不妨想想,「非主流」的同性戀群體,他們可能是我們的子女、手足或至交好友,何忍讓他們受此無謂的痛苦,為什麼不能祝福他們呢?

陳長文/終身志工(台北市)

【2015-06-19 聯合報 104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