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准了同性婚,台灣呢?

歷經了長久的法律訴訟,美國最高法院以5:4的些微多數,判決同性婚姻合憲,依據美國憲法精神,同性婚姻在全美各州都必須合法。這個判決震撼了全世界。透過這個判決,憲法對人權的彰顯,司法體制加速改革的功能,美國的最高法院再次做出了示範。

在最高法院的判決文中,大法官們詳細解釋了婚姻對個人的意義、對社會的意義,以及伴侶的選擇權,之所以是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之一的原因。但接下來的論述,尤為關鍵,大法官們說:「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在這些原則方面並無不同」。

也就是說,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當然有其不同之處,但在婚姻的本質,以及構成社會秩序的基石這方面,是一致的。筆者認為,這是台灣反對者在同性婚姻議題,可以進一步思考的。

一對相愛終老的同性伴侶,跟一對相愛終老的異性伴侶,他們在彼此生命相扶相對的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對社會秩序所發揮的功能有無不同?如果沒有,當然應該享有一樣的權利、獲得一樣的保障。

有以「生育」的功能質疑「同性婚姻」。但在愈來愈多的人婚而不生或不婚不生的時代,「生育」早已不是婚姻的前提。

有以「同性婚姻對社會產生的影響」反對,而這種所謂的「影響」,一言蔽之,就是「同性婚姻會讓更多人選擇成為同志」。

不論性傾向是先天或後天,就算這種影響存在,為什麼「更多人成為同志」會是負面的?答案只能是「因為同志是錯的」。如果繼續問「為什麼同志是錯的」,通常只能得到宗教或是心理上的理由。

這其實是同性婚姻爭議的核心矛盾,藉由同性婚姻,同志族群想爭取的是認同;而反對同性婚姻,則是希望藉由同志族群的否定,把同志貼上「不正常」的標籤,來讓每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努力讓自己成為異性戀」,而極小化同志的出現。藝人蔡康永必須去解釋自己「不是怪物」,這樣的心路歷程,對任何人都太殘忍。

筆者相信,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性傾向的權利,擔憂開放同性婚姻會讓社會上多數人選擇成為同志,豈非是擔憂者對異性戀性傾向的不具信心。

而同性戀者,也無需過度強調「性傾向先天決定」,好像在說成為同志是一種無可奈何;事實上在筆者接觸過的同志朋友中,絕大多數是思考清楚,做事慎密,他們身上絕不該背著所謂的「原罪」。

此外,從法律面的影響來看,未來台灣的同性伴侶,也可在美國任一州註冊結婚,以超國界法的思維來看,台灣也應該承認美國婚姻的效力,這對台灣的同性婚姻進程,就算不去修法,也產生一定的推力。

而在司法的部分,在美國註冊的同性婚姻,依超國界法的角度,對台灣也會產生效力;中華民國憲法與美國憲法雖然條文不同,對基本權利保障的精神多為共通,八十多年前的民法親屬篇不能與時俱進,筆者認為也違背了憲法對平等權的保障。儘管釋憲是不告不理,但是立法院與審理案件之法官也都有聲請釋憲的資格,可簡化許多程序。

此外,同性婚姻,牽涉的也不只是法律邏輯的辯論,另一個不能忽略的則是,與社會整體的對話。而在台灣接下來的總統大選中,洪秀柱以「開放態度」,蔡英文以「理性對話、縮小差異」回應,筆者認為都可以再正面、直接、白話一點。

我們當然知道目前社會對同性婚姻充滿爭執、尚無共識,但是身為準國家領導人,本身的立場,以及會以自己的影響力帶動社會往那個方向前進,是應該要向人民清楚說明的,而不只能只是民意的應聲蟲與牆頭草。

最後,不管對同性婚姻議題的支持或反對,都要保持一種立場上、思想上與邏輯上的謙卑。或至少,大家在溝通意見時,不要用「惡之欲其死」的強烈仇恨去回應彼此的不同意見。而太過激情、太過情緒對立這一點,是筆者在看到關於同性婚姻議題的討論中,我們的社會似乎還不夠成熟的地方。

我的結論是,我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但這支持,是一個「謙卑的支持」。(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5-06-29 中國時報 104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