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可以對馬習會更大方一點

馬習會
總統府證實,馬英九總統(左)周六將前往新加坡,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右)見面。(圖左取自中國時報系資料照,圖右為新華社資料照)

關於馬習會,我想要先從一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談起。

1990年,兩岸發生「閩平漁事件」,20多位大陸偷渡人士在被遣返的過程中被悶死,消息傳出,震撼兩岸。此時,兩岸政府已不可能坐視不理,必須坐下來協商。

但當時還有「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政府不可以和政府直接接觸,遂決定由兩岸的紅十字會出面協商偷渡遣返事宜,筆者當時是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祕書長,銜命代表台灣與大陸簽署了兩岸第一份協議:金門協議。

然而,當我順利完成任務後,我卻挨告了。挨什麼告呢?我被告「叛亂罪」,理由是,中共從不放棄以武力解放台灣,而我卻跑去和中共黑箱談判,這不是叛亂罪?什麼是叛亂罪?

也許25年後,大家回頭看這件事會不覺莞爾,然而,當馬習會消息揭露,我看到又是許多「黑箱」、「賣台」的指責。忽然有一種回返25年前的感覺。

馬習會是1949年兩岸分裂後首次最高領導人的歷史性會面。全世界的眼睛都盯著看這件兩岸大事,世界各國政府與媒體,幾乎都持正面的態度看待、詮釋這一場歷史之會。各界也有許多對馬習會歷史意義的精湛與專業評析。但我倒想用比較白話的方式說說,我覺得這件事的意義。

古寧頭大捷都結束65年了;不分藍綠,兩岸和平、和平的喊了也超過20年了。結果兩岸的國家領導人竟然連面都不能見、不敢見?這不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嗎?

看看這世界的其他地方吧。中國大陸與美國沒有戰略衝突嗎?八年抗戰,中日之間的歷史仇恨有多深?鴉片戰爭,英國不是開啟了列強侵侮中國的百年壓迫史嗎?但這並沒有妨礙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歐巴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英國首相卡麥隆的會面,那麼,到底有什麼理由,要阻隔、反對與質疑兩岸領導人的會面呢?

真的以為,以台灣民主的現狀、媒體之發達、民智之開通,馬英九見了習近平的面,就可以把台灣給賣了?

當然,也許綠營的朋友覺得,兩岸仍存有緊張關係,馬英九怎麼可以就大剌剌地跑去和習近平握手?

這件事,其實反過來說更正確,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的,「兩岸往來頻繁,但仍存在緊張關係」,這是雙方元首會面意義重大的原因。正因為緊張關係仍在,才更需要建立領導人的溝通平台,不是嗎?兩岸領導人建立直接溝通平台,這是增加了解、化解危機非常重要的一步。

也因此,讓我稍感失望與可惜的是蔡英文主席對馬習會第一時間即做出馬習會「對台灣的民主政治是有傷害的」這個結論。如果馬習會就會傷害民主,那麼蔡英文如果選上總統,要不要蔡習會呢?

之所以覺得可惜的原因是,蔡英文最近一直很努力的訴求她要維持兩岸和平的現狀,也開始擁護中華民國,正讓人開始感受到蔡英文似乎有一些不一樣的轉變;但一次馬習會,卻又讓民進黨掉進了「傾中賣台」的窠臼,這不是一件很可惜的事嗎?

其實,蔡英文可以對馬習會更大方一點。

2016勝券在握的蔡英文,不妨把馬習會當做為自己未來和大陸建立更高、更好、更直接溝通平台的試金石。要知道,走第一步都是最辛苦的,某種程度馬總統挨了好些罵,也等於讓後面跟著走的人可以少挨一些罵。就像我想起我在簽第一份金門協議被告叛亂罪後,其後幾十個兩岸協議,也就再沒有人被告叛亂罪了。

多給馬英九一點祝福,這不是更符合蔡英文主張「政治和解」的大度大量嗎?

(作者陳長文,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2015-11-05 中國時報 104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