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該是冤冤相報的循環

「為了台灣好,大家要提醒DPP,不要再提過時且無意義的『轉型正義』,那是一黨之私的偏見,強加自己偏頗價值觀到全民身上。台灣與做為執政黨的DPP,目前真正需要的是『轉型理性』。惟有大家都回到中道的『理性』,台灣才有救。」

日前收到一位在行政部門歷練甚深的好友來信,短短數語,吐露了他對時局的憂心和期待。

我對這位朋友的看法除了心有戚戚焉外,我忽然想,其實又何止執政的民進黨需要「轉型理性」,在野的國民黨、乃至全台灣人民,此時此刻,最需要的,不也是「轉型理性」嗎?

什麼是「轉型理性」呢?就是從「有仇不報非君子」的清算快感,轉型為「冤冤相報何時了?」的反思與放手。

以民進黨高調推動的「轉型正義」為例,反省歷史不是不可以,但不能「選擇性」的反省,不能選擇自己想要的正義轉型,而對於自己不想要的正義就矇眼無視,這種選擇性的正義,有時比不正義本身更不正義。

舉例來說,國民黨在威權時期固然有許多侵傷人權的事件,這一部分要還原歷史並非不可,但民進黨又豈能選擇性的忘記,國民黨在保衛台灣與建設台灣留下的諸多貢獻,人民也不該將這一部分的「正義」,一筆勾銷。

很多時候,正義與不正義交揉出的歷史,是複雜難切的,回顧這些交錯的歷史,目的不在於清算,而在於提供未來的借鑒,好的留下、壞的勿犯。更何況,今天的國民黨早就是經過民主洗禮的民主政黨,而不是過去威權時期的國民黨了。民進黨不應拿「轉型正義」做為政治上要讓國民黨「永世不得翻身」的鬥爭工具,這才是對正義最大的戕害。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由於民進黨過去在野時很多的話說得太過「義和團」,許了很多根本不可能實現,或者實現的話會闖下大禍的承諾。使得執政後的民進黨,陷入了三天小轉、五天大轉的「打臉困境」。這時,國民黨不客氣的祭出了「轉彎正義」的大棒,毫不留情的呼蔡英文巴掌。這一點不能說不是民進黨咎由自取,加以很多國民黨主張的政策,民進黨在野時狂打,執政後卻狂跟,此時打臉尋公道、吐怨氣,也是另一種人性之常。

然而,公道可尋,怨氣卻可以放下。民進黨垮或不足惜,台灣若跟著垮,倒楣的是包括國民黨在內的全台灣人民。

民主政治,不該是冤冤相報的業障循環。台灣需要有大度與智慧、以「轉型理性」自許的政黨與政治人物。

【2016-05-05 聯合報民意論壇 105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