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全球化的不信任 下次在哪翻桌?

鑒於二次世界大戰為歐洲乃至於世人帶來的毀滅性災難,一九五○年,法國外交部長舒曼發表了「舒曼宣言」,呼籲歐洲國家,特別是法國和德國,把重要戰略物資如煤、鋼的生產力量聯合起來。希望從資源端的合作出發,從根本消除歐洲的戰爭禍因。

嗣後歐洲煤鋼組織成立,從此歐洲便一步一步地在「合」的方向上持續前進,漸漸形成今日涵蓋五億人口的歐盟,並且把全世界引領進一個無限的新可能:以和平共榮方式凝聚在一起的共同體。

然而英國脫歐公投,可說應了三國演義裡那一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天下大勢」。

當然,嚴格來說,英國脫歐,目前還只能說是「分」的「信號燈」,會不會成為一個朝向改變的「分水嶺」還有待觀察。

不論是看好還是看壞英國脫歐的世界大局,都必須深思英國脫歐,背後所潛藏的體系失靈,是一種「全球化的不信任」,這不信任,並不是英國特有的,從美國的占領華爾街、台灣的太陽花學運、美國的川普現象,都是對體系不信任的反噬。

這不信任的源頭有許多,一個相當關鍵的源頭,是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已經侵蝕了既有體系運轉的正當性。

打個比喻,一千個人圍在一張大桌子邊。但其中的十個人擁有的資源,是其他九九○個人的總和。

這時,你是那九九○人中的一個,你會想繼續進行這一場賽局?還是乾脆翻桌?

過去,這場賽局大家雖不滿意但仍願意接受,一則是因為知道,翻桌後未必會改變分配的結構,卻可能先讓總籌碼減少,讓大家都分得更少。此外,那九九○中的許多人,擁有的資源,雖然比諸那十個人擁有的小得多,但卻可能仍是一個可以維持安家生活的資源,翻桌之後,重分配後的資源不一定會增加,卻可能連現有維持安家立命的資源都消失,這群人就是所謂的中產階級。是他們維持了不翻桌的局面。

然而,這幾十年貧富呈兩極化的發展,讓中產階級衰弱,更讓年輕世代失去了「流動的希望感」,認為不管再努力,都很難改變其資源弱勢的命運,而加重對既存體系的不滿,增加翻桌的可能性。

雖然,許多分析家認為脫歐是災難,但就算這是災難,如果世局照此情勢發展,貧富差距繼續擴大、政治部門繼續失能、恐怖主義威脅深化…憂、懼、怒的不信任浪潮,今天不發作在英國脫歐,明天也會在其他地方爆發。

長期以來,筆者一直認為,歐盟是人類文明的偉大成就,看到英國脫歐,確實感觸極深,但不管挺或反、樂觀或悲觀,至少這件全球大事透露了一個重要的訊號,民主國家長期奉行的政治經濟體制,確實到了必須全盤檢驗、深度反思的關鍵時刻。

【2016-06-27 聯合報 105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