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名台灣總統的鋼索訊息

蔡英文總統,參觀巴拿馬運河水閘時,在留言本寫下「見證百年基業,攜手共創榮景」,署名「PRESIDENT OF TAIWAN(R.O.C.)」。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批評蔡英文在「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巴拿馬,矮化中華民國的國名,「我不能接受」。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則認為「不恰當」。

對此,綠營砲火全開,但我覺得,其中「最有力」也「最值得討論」的是徐永明的反擊:「說出台灣這麼丟臉嗎?」這句反擊非常簡潔,因很容易讓人聽得懂、有感覺,也就顯得有力。

但這句話反一個角度,就會發現其間的謬誤,那就是:「說出中華民國全名(而非括注)這麼丟臉嗎?」實際上,這件事,和「說台灣很丟臉」或「說中華民國很丟臉」並無關係。關鍵在身分與場合。

首先,在很多無涉政治的民間場合,不論在國內或國外,「台灣」與「中華民國」經常交互混同,甚至在國外,對外國人介紹時,介紹自己「來自台灣」,可能多過於介紹自己「來自中華民國」。這主要是因為,外國人對「台灣」擁有的具象理解高過「中華民國」。

會帶來不必要爭議

但不管你是用「來自台灣」還是「來自中華民國」自我介紹,不會也不該二分地區別「說台灣而不說中華民國,或說中華民國而不說台灣」是一種對另一個名字的羞辱。

那麼,大家在吵什麼呢?關鍵點有三。一是蔡英文身分的正式性;二是外交場合的正式性;三是統獨之爭的敏感性。這三者加起來,使蔡英文不署名中華民國總統,而署名台灣總統,並不恰當,也會帶來不必要的爭議。

首先,不管蔡英文本身的意識形態為何,她向《中華民國憲法》宣誓就職總統,並誓言捍衛中華民國、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其正式的身分與職稱全銜就是「中華民國總統」,而不是「台灣總統」。其次,在外交場合上,國家元首使用職銜更應注意。而第三則是,聲稱要「維持現狀」的蔡英文,不會不知道,維持現狀的核心就是「不統、不獨」,而其中「獨與不獨」的關鍵,就在於「國名」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前者就是憲法現狀,後者即所謂的法理台獨。在以上二種正式性下,署名「台灣總統」,會對這樣的爭議性發生加乘作用。

於是每一次,當蔡英文署名「中華民國總統」時,都是又一次對「維持現狀」的保證。相反的,當蔡英文國際正式場合署名「台灣總統」時,某種程度,就是在釋出改變現狀的「鋼索訊息」。

 玩法理台獨擦邊球

這個鋼索訊息,不管對內對外,都容易被解讀為蔡英文在玩法理台獨的擦邊球。不消說,這對已經盪到谷底的兩岸關係,不啻是再加一道霜雪。

所以蔡英文署名「台灣總統」的問題,不在於「台灣」二字說不出口,而是從她的身分、所在場合及可能衍生的內外爭波,這樣的署名,確實不恰當。

(陳長文)

【2016-06-30 蘋果日報 1050630】